Cranberry对《空谷幽兰》的笔记(3)

Cranberry
Cranberry (Let it be)

读过 空谷幽兰

空谷幽兰
  • 书名: 空谷幽兰
  • 作者: [美] 比尔·波特 著/R·约翰逊 摄影
  • 副标题: 寻访现代中国隐士
  • 页数: 227
  • 出版社: 民族出版社
  • 出版年: 2001-9
  • 第43页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诗经
    引自第43页
    2017-07-19 19:02:38 回应
  • 第166页
    在禅宗里,我们不停的问,谁在念佛。我们所想的一切就是,佛号是从哪里升起来的。我们不停的问,知道我们发现自己出生以前的本来面目。这就是禅。我们一心一意地坐着。如果心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不管它到哪儿,我们都跟着它,直到最后心变得安静下来;直到无禅可参,无问可问;直到我们到了这种境界,不问而问,问而无问。我们不停的问,直到我们最终找到一个答案;直到妄想消尽;直到我们能够吞下这个世界,它所有的山河大地,一切的一切,但是这个世界不能吞掉我们;直到我们能够骑虎,而虎不能骑我们;直到我们发现了我们到底是谁。这就是禅。
    引自第166页
    2017-07-20 13:05:32 回应
  • 第295页
    高鹤年最后一次去南五台的时候,是在1914-1915年冬春之间。他从龙桩那儿往下看,恰巧看到圆光寺着火了,那是香火太盛的结果。这个情景使高鹤年联想到生命的短暂,和我们试图建立起某种永恒的东西的努力。最好是建立起一颗空的心。
    引自第295页
    2017-07-20 14:54:4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