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的女孩 (2)

  • 第32页
    伟大的吉米·亨德里克说过,“等你死了,人人都爱你:一旦死去,你就是最应该活着的人。”
  • 第5页
    “到了最后,生命的结束只有朋友和家人在乎,只有那些认识你的人才在乎,”哈巴狗伤心地抽泣着,“对于其他人来说,那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结局罢了。”

十二个圣诞故事 (10) 更多

  • 第285页
    我不立新年决心,我选择做心灵清理。我希望不要重蹈覆辙的是什么? 历史重演自身,不仅指时代洪流,也包括个人经历。我们很难扭转消极的思维模式和消极的想法。我们很难用不同方式处理事情,停止破坏与自我破坏的...
  • 第240页
    这间图书室的风格模仿的是一百年前的绅士俱乐部:皮革,木头,温暖舒适的环境,书籍,动物画,放在相框中的老照片,报纸。
  • 第207页
    被欢迎。被认可。被喂养。能酣睡。能感到安全。能阅读。能在一页纸上写出文字供他人阅读。
  • 第176页
    我并非多愁善感,但回想那段时间,我相信如果我们可以找到与过去和解的方式,不管是与父母、爱人,还是朋友——我们都应该试着去做。那不会是完美的,那是一种妥协,而且不一定就意味着幸福的家庭或重塑的情谊,...
  • 第150页
    你听过那个笑话吗?——你爱上某人是因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然后你用接下来的人生控诉对方是这样的人。
  • 第130页
    我之所以建议你亲自准备一些这样的小餐食,是因为仪式与期待有关——我们要为之准备,既在行动上也在心理上,这正是仪式的好吃之一。 仪式不能一心多用。 仪式是从时间长河中截取出一段时间,顺利的话它会产生深...
  • 第128页
    它的美寓于音乐、声音、经文和祷告中。还有一种传承感——宗教正擅长此事。 还有一种归属感,对某种比购物和聚会更加必要的事物的归属感。这是一种心灵的体验,无论你是否信仰上帝。 仪式是一种改变时间的方式。...
  • 第117页
    “关于时间这事,”露西尔说,“它总是在那里,你过去没有做,那就现在来做。”
  • 第81页
    我等待倦意袭来入睡,等待曙光重现。 我们很幸运,包括那些最不幸的人,因为曙光终将出现。
  • 第32页
    既然每天的时光就是我们拥有的全部,为什么我们反倒学会了将其匆匆打发?

刺杀骑士团长 (26) 更多

  • 第98页
    考验是切换人生的好机会,越艰辛越对后来有帮助。
  • 第72页
    人有时忘记本应记得的事,想起本应忘记的事,尤其在面对迫在眉睫的死亡之时。
  • 第60页
    我已累得一塌糊涂。简直就像终于找到城里亲戚的乡下老鼠。
  • 第39页
    何况那是人心和人心之间的问题,事情会根据进展情况发生微妙变化的。微乎其微的心理变动有时会迅速膨胀起来,而相反的场合也会有。
  • 第28页
    奇妙的一天。看不出自己是前进了还是后退了抑或原地兜圈子。方向感一塌糊涂。
  • 第18页
    他的眼神惧怯又困惑,就像被喝令从熊熊燃烧的十六楼窗口朝着看上去差不多只有杯垫大小的救生气垫跳下的人。
  • 第14页
    对我来说,做饭并不难受。向来喜欢手工活:做饭,做简单的木匠活,修理自行车,修剪庭院。不擅长的是抽象性数学思考。将棋啦国际象棋啦九连环啦,那种知性游戏使得我简单的头脑大受损坏。
  • 第12页
    既有时间夺走的东西,又有时间给予的东西。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是一项重要工作。
  • 第3页
    无论怎么挣扎,人也要为与生俱来的东西所大大左右。
  • 第333页
    “历史之中,就那样搁置在黑暗中为好的事件多得要命。正确知识未必使人丰富。客观未必凌驾于主观之上。事实未必吹灭妄想。”
  • 第246页
    在这悄无声息的树林中,仿佛可以听见时间流逝、人生嬗变的声音。一人离去,另一人到来。一个情思离去,另一情思到来。一个形象离去,另一形象到来。甚至这个我本身都在日复一日的重叠中一点点崩毁又一点点再生。...
  • 第238页
    世上空虚的事固然不在少数,而像在情人旅馆清晨独自醒来这般空虚的事应该不占多数。
  • 第203页
    我无论如何不能设想我们正式解除夫妻关系而后也保持朋友关系。我们通过长达六年的婚姻生活共同拥有了许许多多的东西——许多时间,许多感情,许多话语和许多沉默,许多犹豫和许多判断,许多信守和许多达观,许多...
  • 第84页
    在某种意义上,面相同手相相似。较之与生俱来的东西,重要的是在岁月河流中和各人处境中慢慢形成的东西,同样的概不存在。
  • 第60页
    后来回头看去,觉得我们的人生委实匪夷所思,充满难以置信的荒唐的偶然和无法预测的曲折进程。然而,在那些已然实际出现的节点上,很多时候哪怕再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也可能找不出任何匪夷所思的元素。闪入我们...
  • 第60页
    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
  • 第58页
    不惧怕改变生存方式的勇气。将时间拉向自己这边的重要性。以及在此基础上寻找自己特有的创作风格和主题的执著。
  • 第52页
    日暮时分,打开葡萄酒瓶(时而喝葡萄酒对于当时的我是唯一的奢侈。当然不是高档品),听旧密纹唱片。唱片收藏全都是西方古典音乐,多半是歌剧和室内乐。哪一枚都好像被不胜爱惜地听过,唱片表面一道伤痕也没有。...
  • 第40页
    “你像是理解事物比一般人花时间的那一类型。不过以长远眼光看,时间大约在你那边。” 好像“滚石乐队”老歌的歌名,我想。
  • 第26页
    居然不困。全然不困,甚至觉得困意一生都不会来访。
  • 第22页
    回过神来,已经跑上目白大街。往哪个方向跑呢?判断很花时间。不久,得知是从早稻田朝练马方向跑去。沉默让人难耐,于是重新打开CD播放器,听了几首雪儿·克罗。而后再次关掉。沉默过于安静,音乐过于吵闹。但还...
  • 第20页
    “这——,不好说。”我说,我还没有考虑往后如何的意识余地。就连脚下的地面都岌岌可危。此刻站在这里都竭尽全力。
  • 第19页
    我不再看雨,看她的脸。并且再次感慨:即使六年时间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我对她也几乎没有了解。一如一个人每天晚上都仰望空中的月亮也对月亮一无所知。
  • 第19页
    大约早就做好准备才提出来的。想到这里,一种在黑暗中一脚踩空般强烈的无力感袭上身来。事情在我不知晓的地方稳步推进。
  • 第14页
    我已经到了很难说是年轻人的年龄,某种——类似胸中燃烧的火焰的什么——似乎正在从我身上消失,我正在一点点忘却以其热度温暖身体的感触。
  • 第8页
    也许她是为了寻求痛感,或者为寻求快感的没有也未可知。抑或寻求以某种形式接受惩罚。人在自己的人生上面寻求的东西委实五花八门。不过她在那里不寻求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亲密性。

独居的一年 (8) 更多

  • 第517页
    “他不信任他的爱,还有什么比不信任更让人感到孤寂的吗?”
  • 第313页
    “但这是考试,露西,考验的就是当年没有地方停车——或者没办法停车的时候,能不能找出一条路来继续向前开,明白吗?”
  • 第307页
    就童年而言,露丝更认可格林在《权力与荣耀》中的说法:“童年时,总有一个时刻,门会敞开,未来会走进来。”
  • 第307页
    “小时候,”格林本人写道(在《恐怖内阁》中),“我们生活在永恒的光明中——天堂就在身侧,像海滩一样真实,上帝仁善,成年男女知道每一个问题的答案,世上存在真理这种东西,正义是可以衡量的,而且像时钟一...
  • 第233页
    “评论是免费的宣传,”露丝喜欢这样说,“坏的评论也是。”
  • 第144页
    勇敢就是接受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把它尽力做到最好。
  • 第82页
    因为没有谁说得清什么样的面孔会触发人们对亲人的回忆,哪怕是一次皱眉、一个微笑、一缕散乱的头发都可能让他们在转瞬之间回到过去,也没有谁能够预知,“联想”这个功能在爱意迸发和追忆亡者的时刻会发挥多么强...
  • 第73页
    “我就是喜欢男孩子的这一点,”玛丽恩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照常过日子。”

斯通纳 (3)

  • 第44页
    你必须牢记自己是什么人,你选择要成为什么人,记住你正在从事的东西的重要意义。有很多人类的对抗、失败和胜利,很多并非军事之争,史书中也没有记载。当你试图决定要做什么的时候要记住这个。
  • 第43页
    那场战争屠杀掉的不仅仅是几千或者几万年轻人。还屠戮掉一个民族心灵的某种东西,这种东西永远不会失而复得。如果一个民族战争频仍,很快,剩下的就全都是残暴者以及动物,那些我们——你我以及其他像我们这样的...
  • 第17页
    在大学图书馆,他游历过排排书架,置身于几千册图书中,呼吸着皮革、布面、干燥的书页释放出的发霉的气息,闻着就像某种来自异国的香气。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0 11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