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馆事件 (2)

  • 第169页
    古代的中国人认为恶魔只沿直线飞行,于是就把城镇的墙壁建成带夹层的,各装上一扇门,并将其位置错开,在门与门之间建造弯弯曲曲的小路;而古代的英国人为了防止恶魔入侵,会在正门台阶上画出迷宫状的纹路。
  • 第90页
    一部优秀的推理小说应该具备的条件是:‘一、不可思议的开头;二、悬疑的中盘;三、意外的结局’

砂女 (29) 更多

  • 第180页
    他把手浸泡在桶里的水中,好不容易才强忍住没有失声痛哭出来。水冰冷刺骨。他就这样蹲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 第179页
    在视线被完全遮挡住之前,女人一直把因泪水和眼屎几乎看不到东西的眼光投射到男人身上,如泣如诉,男人将视线转移过去,假装不理睬。
  • 第175页
    他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代给了女人,他觉得自己将在她的臂膀之中变作河滩上一块光滑扁平的小石子。剩下的部分则将液化,融入女人的体内。
  • 第160页
    所谓孤独,其实就是寻求梦幻而得不到满足的饥渴。
  • 第152页
    死到临头了,个性还有什么用!模子里刻出的粗点心一般的生活我也愿意,我就是想活着!
  • 第136页
    记得有个社会主义者曾经说过,他喜欢朝鲜人的精神,但是受不了他们的味道…… 种族歧视~~~
  • 第133页
    风里夹杂着咸咸的海潮味道,耳朵、鼻翼发出抽打铁陀螺一般的呻吟。围在脖子上的手巾随风飘动,打在脸上。在这里,雾霭好像也不再有往上涌的劲头了。大海镀上了一层耐酸铝,泛起类似煮开的牛奶奶皮的小小皱褶。在...
  • 第130页
    无论是登山家、还是大厦擦玻璃的 ,还是电视塔的电工、还是马戏团荡秋千的,还是发电厂的烟囱清扫夫,在他们被下面吸引住的时候,那也就是他们破灭的时刻。
  • 第129页
    离开一米,就会到一百米的深度,离开两米,就会到一百米的深度,随着深度的加强,就会成为令人目眩的深渊…… 自己是太疲劳了……决不能向下看! …… 。你看,那儿就是地上了 · · · · · · 那就是你随...
  • 第122页
    Got a one way ticket to th.e blues, woo woo—— (这就是悲哀的单程票的布鲁斯) ……要想唱歌,你就随便唱。实际上,手里被人塞了单程票的人是绝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唱歌的。仅持有单程票的那种人,他们的鞋跟即使...
  • 第121页
    积淀下来的疲劳,就像滴入水中的墨一样扩散开末,变成了圈 ,变成了海蜇,变成了彩球,变成了原子核模型图。发现了田鼠的夜鸟,发出令人厌恶的声音在呼叫自己的伙伴。声嘶力竭地狂吠的不安的狗。在高高的夜空中不...
  • 第120页
    超越劳动的道路只有通过劳动。不是劳动本身具有价值,而是通过劳动我们可以超越劳动……这种自我否定的能量才是劳动真的价值。
  • 第109页
    性也许原本就不是针对个体的肉体而言,而是处于某种的管辖之下 ……完成自己职责的个体必须迅速返回原来的位置。唯有幸福的才会走向满足…… 悲伤的则走向绝望…… 将要死亡的就走向死亡之地……这种骗局居然会被...
  • 第108页
    堆积、跨越无数化石层的人类的痉挛 ……恐龙的牙、冰河的河壁都无法阻止尖叫、狂喜向前的这生殖推进机的去向……不久就是扭动身体、竭尽全力放出鱼白的烟火……还有冲破无限黑暗喷涌而出的流星群 ……生锈的橘黄...
  • 第108页
    痉挛……同样的反复…… 总是在梦想着其他事情的同时,全身投入的、不变的反复 …… 吃、走、睡、打嗝、高喊、交合 ……
  • 第107页
    颤抖着,男人也极热,眼看就要喷溢出来 …… 即使如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的大腿对自己会有如此强烈的吸引力……他真想把自己身体所有的神经都拔出来,一根一根地缠绕在女人的大腿内侧…… 食肉植物的食欲大概...
  • 第100页
    好像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深信:即使分开大腿,如果不放在肥皂剧镜头的画框里的话,也是无法让对方承认自己的价值的。但是,这种天真到惹人怜悯的错觉才正是将女人们培养成单方面精神强奸受害者的原因所在
  • 第96页
    假如说义务这东西就是人的护照,那么为什么还必须通过这些家伙办理签证?!按说:人生本就不该是那种零零散散的纸片…… 它应该是一本合上的日记本…… 最前面的一页,其实一本日记只有一页也就足够了……对接不...
  • 第93页
    这就像是一头野兽、原以为找到了一条逃生路,纵身一跃而上,却发现那道栅栏的缝隙实际上不过是笼子的入口……这就像鱼儿几次碰壁才知道金鱼缸的玻璃是无法穿越的墙壁……
  • 第91页
    那灵魂的绷带,像冰一样冰冷透明,像羽毛一样柔软……
  • 第73页
    ……只要死过一回,我们就不用再担心自己会死,为此东奔西跑了……
  • 第66页
    二十岁的男人通过观念发情,四十岁的男人通过皮肤的表层发情,可是,对于三十岁的男人来讲,只留下一个轮廓的女人最为危险…… 大概会像拥抱自己本身一样,很随意地拥抱女人……但是,女人背后藏着很多眼睛……女...
  • 第59页
    越是在自然环境差的地方,风景画越发达,越是在人和人之间关系疏远的地方,报纸越发达。
  • 第57页
    像教师这种嫉妒虫附体存在是不多见的……学生年年都像河水一样超越自己流淌而去,在这流水的底部,唯有教师,像深埋的石头一样总是不得不被残留下来。
  • 第48页
    可以肯定,在这种生活中,女人从来不记得别人对她说过一句怜悯的话语……或许别人让她得到了掉进陷阱的自己,就使得她象纯情少女一样怦然心动……真是太可怜了…… 哎
  • 第42页
    女人转过脸来,神情紧张,警惕地望着他。那哀求的表情已经自然纯熟,可以肯定,她这一辈子都是靠这种表情度日。
  • 第37页
    自己完全中了圈套,掉进了他们的陷阱,稀里糊涂地成了一只受到虎甲属引诱的饥饿的小老鼠,被引诱到了无处逃避的沙漠中……
  • 第10页
    正因为人们执著于固定不变,所以才会出现那种令人厌恶的竞争,不是吗?假如我们放弃固定不变,委身于沙的流动,那么理应消灭竞争。
  • 第2页
    一个人都成年了,居然还会热衷于采集昆虫这种毫无用处的事情,这本身就是*好的证据,足以证明其精神具有缺陷。即使是孩子,如果对采集昆虫表现出非同寻常的癖好,那么这种孩子多半有恋母情结。他们之所以要在绝无...

长安十二时辰 上 (55) 更多

  • 第320页
    据说管仲是青楼业的祖师爷
  • 第328页
    “唯有正统波斯王室,才有这等剔透的琉璃碧眼。”伊斯口气颇为自豪,旋即又叹了口气,“可惜太宗、高宗之时,大食逼迫,波斯竟致覆国。先王卑路斯举族迁徙,投奔大唐,官拜右威卫将军,王族子嗣散居在西域诸城。...
  • 第296页
    并不是所有的虫蚁都只有被靴子碾死的命——虫蚁之中,有一种叫作蚍蜉。生而纯白,大小如米粒,小得可怜。可是它们有嘴至刚,啮木为粮,专门喜欢钻椽穴柱,蚀壁蛀梁。纵然是百丈广厦,千里长堤,也能被这小小的飞...
  • 第294页
    追得上追不上,这是个能力问题;追不追,这是个态度问题。
  • 第280页
    守捉郎,守捉郎,恩必报,债必偿。
  • 第278页
    火点是他们的专用切口,指的是用于任务发放的联络点。在火点负责的人,叫作火师
  • 第278页
    这些宅院像是出自军匠之手,建筑样式几乎一样,排列严整,都是三进七房。唯一能把它们区分开来的,是每一处中庭高高飘飘起的鸟兽旗麾:有熊有虎,有隼有蛟,没有重复的——这正是十位节度使设在长安的留后院,每...
  • 第272页
    如今写诗的,大多辞藻昳丽,浮夸靡绮,动辄诗在远方,却不肯正视眼前的苟且。正该有人提倡新风,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
  • 第269页
    周围越是热闹,这落寞感就越强。他穿行于这人间最繁华最旺盛的地方,却仿佛与周遭分别置身于两幅画内,虽相距咫尺,却永不相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公子距离这尘世更远。 (1回应)
  • 第268页
    拔灯不是灯,而是一队队在特制大车上载歌载舞的艺人。这些拔灯车由各地官府选拔,送入京城为上元灯会添彩。上灯之后,他们分别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入城,沿街徐行,各逞技艺,最后在四更也就是丑正时,集合于兴...
  • 第264页
    信的内容很简单:靖安司被罹兵难,首脑残破,恐有害于城治,提请中枢再简贤良,重组司务。 他知道,李林甫觊觎靖安司的控制权很久了,只是苦于无处下手。这封信,可以送李相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份绝大的人情。...
  • 第263页
    甘守诚站起身来,将左手横在胸前,敲击胸口三下。这是军中的袍泽之礼,旁边的近卫们也齐刷刷随将军行礼。 一个声音在屋中响起:“君不闻胡笳声最悲,紫髯绿眼胡人吹。吹之一曲犹未了,愁杀楼兰征戍儿……胡笳怨兮...
  • 第259页
    平康坊里,可不光有青楼,还有范阳、河东、平卢、朔方、河西、安西、北庭、陇右、剑南、岭南五府十位节度使的留后院。
  • 第256页
    刑求这门艺术,和房事一样,精髓在于前戏。
  • 第255页
    “我来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张小敬的声音传入告解室,“神龙朝时,有一个御史叫周利贞,受武三思之命,去杀桓彦范。周利贞特意砍伐了一片竹林,留下凸出的尖竹桩,然后把桓彦范在地上拖来拖去。他的肌肤一...
  • 第248页
    “玉獬豸?这个可不多见。一般不都是弄个貔貅、麒麟之类的吗?”旁边一个狱卒好奇地问道。 “獬豸能分辨曲直,角触不法。不愧是公门世家,这神物都和别家不同。”崔器一眼就看出渊源,然后把它推了回去,自嘲道,...
  • 第244页
    唐律有明确规定,持质者,与人质同击,根本不允许顾忌人质生死。 real???
  • 第240页
    然后把一枚蓝白相间的离丧铃悬在车外,喝令车夫发轫。 牛车一动,离丧铃摇摆晃动起来。这铃铛里灌了铅,声音与寻常铃铛迥异。周围的游人一听,知道有人要送急医,纷纷避开一条路来,免得沾染晦气。 120~~~ 要爱玲
  • 第239页
    张小敬把医师赶开,撕开袍子,一具苍老的肉体露出。在其小腹右下方,有一条触目惊心的长疤痕,如蛇踞侧腹,两边肉皮翻卷。张小敬伸手摸了一回,抬头说这是陌刀的伤疤。 陌刀柄长四尺,刃长三尺,是唐军专用于马战...
  • 第237页
    散花钱乃是长安的一个习俗,赏灯时抛洒铜钱,任人捡拾,散得越多,福报越厚。但这个陋习屡屡出事,被官府所禁。游人们听到有人居然公然散花钱,无不惊喜,一传十,十传百,顿时无数民众朝这边涌过来,男女老少哄...
  • 第236页
    伊斯自幼生长在西域沙漠中,平日最喜欢的活动,就是在各处石窟沙窟之间飘来荡去,久而久之,练出一身攀缘翻越的轻身功夫,任何高险之地,皆能如履平地——他自称跑窟。 刺客这么逃,正好搔到了他的痒处。 眼见伊...
  • 第233页
    恕罪恕罪,我忘了口蜜腹剑这词是被禁的 敏感词~~~
  • 第216页
    无数百姓簇拥在灯架之下,人人仰起头来,眼观灯,鼻闻香,舌下还要压一粒粗盐。这是长安城流行已久的习俗:盐者,延也;烛者,寿也。吸足一根蜡烛的香气,便可延上一年寿数,讨个吉利,名目唤作“吸烛寿”。
  • 第210页
    景者大光明,莲花大洁净,十字大救赎。这教义也算别具一格。 曹破延既然说出十字莲花,显然这位右杀贵人,应该是藏身于景寺之内。此前龙波是混迹于祆教祠,看来突厥人很喜欢利用无辜教众作为掩护。
  • 第203页
    蜡烛易招魂,所以停尸房里从来不置烛台,都用松明火炬。
  • 第202页
    这里本来是京兆府的停尸房,专供仵作检验之用。旁有水渠,可走污秽;侧立寺庙,可度阴魂。据民间传言,当年孙思邈选择光德坊居住,正是为了方便随时勘验尸身,磨砺医术。
  • 第195页
    今日上元节,慈悲寺门前例行分发素油子。这是上元节长安必备的小食,用湿面搓成球,入油煎炸,香味十足
  • 第187页
    他们两个想的主意,都是如何遮掩身形低调行事;而张小敬却截然相反,身形藏不住,不要紧,闹出一个更大的事转移视线。
  • 第176页
    宣平坊这里地势很高,坡度缓缓抬升,远远望去就像是在城中凭空隆起一片平头山丘。这片山丘叫作乐游原,上有宣平、新昌、升平、升道四坊,可以俯瞰整个城区。灰白色的坊墙沿山坡逶迤而展,墙角遍植玫瑰、苜蓿,更...
  • 第176页
    长安城像是一匹被丢进染缸的素绫,喧腾的染料漫过纵横交错的街道,像是漫过一层层经纬丝线。只见整个布面被慢慢濡湿、浸透,彩色的晕轮逐渐扩散,很快每一根丝线都沾染上那股欢腾气息。整匹素绫变了颜色,透出冲...
  • 第174页
    你托我去找别人麻烦?嗯?说明你也有问题,我也得查查!
  • 第173页
    贪婪而懂得克制的人,往往都聪明绝顶。
  • 第172页
    这个人内心有着勃勃贪欲,却能隐忍克制,将来一定是个狠角色。
  • 第160页
    西市一共有两个出入口,一东一西,分别设置了一道过龙槛。过龙槛是横在门下的一道石制门槛,门槛上有两个槽口,两槽之间相距五尺三寸。换句话说,只有轮距五尺三寸的马车,才能进入西市。过宽,过窄,都进不去。...
  • 第151页
    按照《仪制令》的交通规矩,贱避贵、去避来。
  • 第149页
    在长安城内行走的车子,尾轸普遍尖窄如燕尾,以方便走街串巷。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车马行外的人,一般还真不知道。
  • 第148页
    假者,借也;节者,权也。“假节”本是汉晋之时天子授权给臣子的说法,靖安司用此古称,意义却有不同。“假节望楼”,是指所有望楼不再向靖安司总司通报,转而听假节者的安排。
  • 第140页
    无论是刑部还是大理寺,都不会认真调查是不是冤枉,他们需要的是抓一批犯人好“有个交代”。
  • 第136页
    蕨根生吃会得腹瑕,须用草木灰同煮去毒,所以卖蕨根饼的商贩都会准备一些
  • 第134页
    东市的阿罗约是个驯骆驼的好手,他的毕生梦想是在安邑坊置个产业,娶妻生子,彻底扎根在长安。长兴坊里住着一个姓薛的太常乐工,庐陵人,每到晴天无云的半夜,必去天津桥上吹笛子,只为用月光洗涤笛声,我替他遮...
  • 第130页
    以开元二十年之后孙愐所修《唐韵》为底,以卷、韵、字依次编列,如二十六六,即卷二第十六韵第六字,一查《唐韵》便知是“天”字。
  • 第124页
    他生平最讨厌麻烦,这些贱民一个一个不肯去死,
  • 第121页
    大宁坊在朱雀大街以东第四条街,西毗皇城延喜门,北与大明宫只有一坊之隔。所以住在此处的,以官员居多。有趣的是,虽然住户个个身份高贵,但宅邸却远没有安仁、亲仁等坊那么豪奢,多是七房三进的青脊瓦房——没...
  • 第120页
    长安城的分布是北密南疏,越往北住户越密集,向南的诸坊往往广阔而荒僻。人烟冷清,坊内杂草丛生。
  • 第105页
    曲江池。这个池子一半位于城内,占了两坊之地;另外一半在城外,与少陵原相接。曲江池内水道蜿蜒,楼宇林立,花卉周环,柳荫四合,小径穿插园林之间,一年四季都是极好的去处——无论是对游人还是对逃遁者。
  • 第94页
    不要有汉胡偏见,两者都很危险。
  • 第71页
    平康里三巷之中,南曲、中曲皆是优妓,来往多是官宦士人、王公贵族;靠近坊墙的北曲,也叫一曲,来的多是寻常百姓、小富商人或赴京的穷举子、选人之类,环境等而下之。从布局便看得出来:南曲多是霄台林立;中曲...
  • 第66页
    长安城饮酒成风,其中有八人最负盛名,号称“饮中八仙”。为首即是贺知章,还有李白、李适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等七人
  • 第61页
    朱雀大街是一条宽阔恢宏的南北通衢大道,整个长安城的南北轴心。路面中央微微拱起,两侧有深沟,东西宽约一百五十步。路面覆着一层厚厚的浐河沙,有如一条青白色大江,将长安外郭城区分成长安、万年两县。道路两...
  • 第61页
    善神马兹达有云:善思、善言、善行,皆为功德。
  • 第60页
    祆教在长安是小教,只在胡人商团之间流传,朝廷以萨宝府羁縻。不过它的信众行事好聚众,一旦有什么纠纷,极易酿成骚动。所以凡涉祆政事务,大唐官员都是如履薄冰,以安抚为主。这一招,大萨宝屡试不爽。
  • 第49页
    烟丸含有白磷、硫黄、芦苇缨子、松香、樟脑等物,遇风而燃,燃则发烟,本是军中联络示警之用
  • 第43页
    “许多年前,这里的城市任由我们蹂躏,这里的女人和牛羊任由我们掠夺。现在我们却龟缩在草原一隅,任凭大唐和回纥人奴役我们。但这一次,我们将找回祖先的荣光,从白旄大纛的帐下出发,穿过风雪,穿过刀箭。仇恨...
  • 第41页
    削掉后者头顶的一缕头发,绕在手腕上——这在草原上,代表收取有罪者的魂魄。
  • 第18页
    长安外郭以朱雀大街为分隔,东归万年县管辖,西归长安县管辖……

箱男 (9) 更多

  • 第83页
    只记得没过多久,我就变成了高度近视眼,让吝啬的爹妈给我配了副眼镜。这都是因为我总是躲在暗处,看那种铅字特别小的书和杂志——眼睛都快贴在书上了——的结果。这次挫折使我产生了逃避心理,既不想看人,又不...
  • 第171页
    实际上,纸箱这玩意儿,从表面上看,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立方体,可一旦从里面往外看,它就像是成百个智慧之环连接成的迷宫。你越是挣扎,纸箱就犹如人身上又长出了一层皮,不断增加迷宫里的岔路,变得越来越混乱。
  • 第148页
    他觉得自己的胃沉到了膀胱一带,胸腔里变得空落落的。
  • 第136页
    ……被堵住呼吸通道的汗腺就像躺在干涸海滩上的贝壳,伸出舌头喘息着。
  • 第114页
    轮船的螺旋桨搅起的波浪的蓝……废弃的硫磺矿的一汪积水……酷似果冻的深蓝色鼠药 …… 这种镜片,是技术熟练的技师小心翼翼地从严冬的太阳上剥下来的一层薄薄的皮染成的。
  • 第97页
    无论你穿着多新的鞋、多名牌的上衣、却不穿裤子在街上走的话,那可就成了奇观了!所谓文明社会其实就是这样一种裤子社会。
  • 第95页
    有个男人把自己的女友做成了标本,和她生活在一起。据他说,标本比活人更有献身精神、更忠诚,而且还更性感。
  • 第75页
    真正的特大新闻,应该是预告世界末日来临的那条最后新闻吧?当然,我真心希望能听到那条新闻。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自己哪一天会孤零零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 第37页
    看来,箱男无论做多少次梦,终归只能继续做箱男了。

安禄山服散考 (28) 更多

  • 第98页
    祭祀通常在祈祀仪上用的器具有:乳钵、口罩、鞭、滤器、臼、豪摩、灯、baresman枝等……
  • 第91页
    现代学者一致认为豪麻(苏摩)中含有致幻成分。
  • 第87页
    《朝野佥载》卷五载: 景云中,有长发贺玄景,自称五戒贤者。同为妖者十余人,于陆浑山中结草舍,幻惑愚人子女,倾家产事之。绐云至心求者必得成佛。玄景为金簿袈裟,独坐暗室,令愚者窃视,云佛放光,众皆慑伏。...
  • 第62页
    在安史之乱的平定过程中和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唐朝境内出现对胡人的攻击和对“胡化”排斥。
  • 第21页
    康氏……安史之乱后,他们用唐人已经不熟悉的会稽来作为自己的郡望,使人一望就以为他们出自江南高门。
  • 第17页
    广东连南瑶族从除夕到正月初三为“放牛出栏”,期间成年男女婚否均可自由性交,不受习俗约束。
  • 第15页
    孔子很可能便是叔梁纥与征在祷于尼丘山野合所生。
  • 第335页
    ……,连女子也被道家思潮所鼓励,不少女子借出家以便其交际自由。这些女子形成一个特殊阶层,便是“半娼式女道士”。
  • 第277页
    “清”、“青”,古通。……“华清驻老”之“华清”,显是指道教经书中“华青宫”能使人得道成仙而言。
  • 第136页
    晓然若秋月而入碧潭,豁然若春韶而泮冰,积实谓美矣。
  • 第351页
    雍王的称号颇为显赫,且由于李贤的关系甚而跟皇位的继承似乎有某种内在的必然联系。如,后来的德宗李适也曾为雍王。 雍正???
  • 第278页
    天宝十五载,安禄山反,华清宫遭焚,玉像被烧烈,双手被疯道人窃去,后刻木手钳于腕下。
  • 第243页
    唐玄宗与道教茅山派关系最为密切,受其影响也较大。
  • 第220页
    礼天二十斤,日月五斤,北斗八斤,太乙八斤,井五斤,灶五斤,河伯十二斤,社五斤,门户闾鬼神清君合五斤,凡八十八斤。余一十二斤,以好韦囊盛之,良日於都市中市盛之时,嘿声放弃之於多处,径去无复顾。凡用百...
  • 第200页
    锦江烟水,卓女烧春浓美。小檀霞,绣带芙蓉帐, 金钗芍药花。额黄侵腻发,臂钏透红纱。柳暗莺啼处,认郎家。 星冠霞帔,住在蕊珠宫里。佩丁当,明翠摇蝉翼, 纤珪理宿妆。醮坛春草昼绿,药院杏花香。青鸟传心事,...
  • 第164页
    体乾之刚,利坤之贞,煦春之仁,厉秋之义,蹈礼之节,包乐之和。是以文昭扶翊,武著戡清,行备九德,政成百度。忠与勋偕,业与时并。兵符相印,与身终始。开国传家,与国无穷,盛矣哉!
  • 第161页
    高骈惑于神仙之说,于道院中刻木为鹤,大如小驷, ,鞍辔中设机捩,人或逼之,奋然飞动。骈尝羽服跨之,仰视空阔,有飘然之思矣。
  • 第123页
    西汉皇帝喜好男宠与欲求长生之道有关。
  • 第120页
    原始道教有“男女合气之术”。这里所谓的“合气”,是当时流行的术语,即男女性交。 …… 证实了早期道教中有以房中术为长生之“大药”的做法。
  • 第118页
    在《汉书·艺文志》中,班固不但收录了八家房中术的作品,而且对这些作品单独进行分类。……说明汉代房中术在时人的眼中的很正经的学问,并非淫邪。
  • 第90页
    在拜火教的宗教仪式中,和圣火前祈祷同样重要的是饮用一种叫豪麻的圣水。
  • 第83页
    莨菪子,是因为“其子服之,令人狂狼放菪,故名 ”
  • 第72页
    由于祆教信仰的缘故,尸体需置于石板之上不得污染土地。
  • 第71页
    安国国王坐金驼座,䥽汗国坐金羊坐,何国王、乌那曷国王坐金羊座;波斯王著金花冠,坐狮子座,漕国王带金鱼头冠,坐金马座。
  • 第26页
    正统的琐罗亚斯德教所实行的族内血亲婚,……这种血亲婚具体表现为父女为婚、母子为婚和兄妹为婚等三种形式。
  • 第22页
    祆教教义认为,在月经期间,特别是月经来潮的时候,女人是不洁的。月经几乎被认为是最肮脏的污染,他们认为附在经期妇女身上的恶魔是世上最邪恶的魔鬼。 …… 祆教所有祭祀均着白袍、白帽、蓄须,大祭司白袍外饰...
  • 第19页
    康姓为昭武九姓中首姓、望族,作为昭武九姓之首……
  • 第3页
    在唐代的文献中出现带有“胡”字的名词,绝大多数应当是指粟特人。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39 4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