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飞行 (1)

  • 第1页
    季阳的脸上有一抹健康的红色,笑得如此生动,像一朵开房的花。我们并肩走回云想客栈,只要我扭头看她一次,就觉得她的脸像一朵花,又开放了一次。我们有好多话不知从何说起,就不断傻笑,彼此看一眼就笑一下。 季阳...

毫无代价唱最幸福的歌 (3)

  • 第1页
    最无惧的是他付出而不求回报,因为与你有关的快与不快也是回报。最无辜的是你,到手的快乐于你无益反而有碍,所有不快乐却与你有关。 直到有一天,可能在恍如隔世的那天,朋友嘛,通个电话,说一些 你还好吗 之类...
  • 第1页
    活在深山,其中一个好处,可能是不知何世何时何温,一切凭自己身体感受该怎么样就好。只是安全感建立在温度与时间之上的规范,怕是积重难返了。 习惯是安全感的来源,也是局限可能性的牢笼。 进行那些名为娱乐...
  • 第2页
    有个存在已久却可能已过时的说法,就是在萧条或动荡时期,娱乐事业反而更加发达。因为贩卖的事歌舞升平,正好在乱世提供一个逃离现实的忘忧乐园。 凡事往好处想,不是雨时想着晴天的好,并守候晴天来临;而是懂得...

退步集 (1)

  • 第27页
    以我所知,有那么一类调皮聪明的青年,走上正道后,脸上的神情会庄重起来,并逐渐培育自己的信念和勇气。

红楼梦 (1)

  • 第1页
    我虽比他尊贵,但绫锦纱罗,也不过裹了我这枯株朽木;羊羔美酒,也不过填了我这粪窟泥沟。

观念的水位 (1)

  • 第1页
    相对于把蛋糕最大,民粹主义者总是热衷于把蛋糕分掉。 民粹主义盛行拉美式民主,注重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垂直呼应,但忽视政府、立法和司法机构的水平制衡。 选举是独裁,就是民众通过投票把权力交给了他,然后他用这...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