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古利乌鸦对《马斯洛传》的笔记(16)

唐古利乌鸦
唐古利乌鸦 (开始住在网上)

在读 马斯洛传

马斯洛传
  • 书名: 马斯洛传
  • 作者: 爱德华·霍夫曼
  • 副标题: 人的权利的沉思
  • 页数: 319
  •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 出版年: 2003-01
  • 第18页
    一直以来,马斯洛都有一个改不掉的秉性,那就是如果他不喜欢一件事情,他就无法耐着性子坚持做下去,必须立刻退离出来。因此,马斯洛将他对此项目的想法告诉了桑代克教授,虽然这可能会显得自己有些自负和傲慢,甚至有可能丢掉这个宝贵的助理一职。但桑代克的反应令马斯洛颇为感动和欣喜,他允许马斯洛放手去干感兴趣的研究,并照常发工资。桑代克告诉惊呆的马斯洛,他在自己设计的CAVD心理测试中获得了195的超高智商分数。桑代克十分相信马斯洛的思考和研究能力,并宣称如果马斯洛一直找不到一份永久性的职位,他愿意资助马斯洛一辈子。这令本来内心惶恐的马斯洛狂喜不已,他不仅在形势如此不好的大萧条时期保住了这份比较好的工作,并且得知自己的智商是那么超群。之后,马斯洛一直将这个超常智商分数作为自己成就的标签。当感兴趣的研究遭到冷落时,当自己的追求得不到周围人的认同时,马斯洛都会想到这个智商测试结果,肯定自己的智慧,寻找到前进的支点,确信自己的思索先人一步,坚持在探索的道路上披荆斩棘。

    心理学家们伟大的友谊。桑代克真的太棒了。

    你能想象“成功学”鼻祖马斯洛,居然童年是个充满了自卑,内向封闭的小孩吗?

    我想说我也是不喜欢一件事情,就无法坚持做下去,给再多钱也做不下去。可是,我的桑代克在哪里?

    2019-01-12 17:55:56 回应
  • 第20页
    马斯洛还颇有兴致地探讨了支配情绪的强弱对日常生活的影响。他还发现,社会准则在男女关系的形成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的文明社会中,大多数妇女都受过要“温柔贤淑”(非支配性)训练,并且毕生都会受影响。

    这种非支配性训练本质就是服从训练。那些说男女两性有巨大差异,就是要合理分工的人,只是委婉地维护男权社会的支配性地位而已。

    2019-01-13 06:35:01 回应
  • 第21页
    20世纪40年代中期,马斯洛与性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西(也有人翻译成金赛)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辩论,并且出于直率,他提醒金西的一份关于性行为的报告存在很严重的缺陷。但最终这件事情还是激怒了金西。马斯洛注意到任何基于自愿原则所做的性行为研究都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不贞、手淫、乱交、同性恋行为的虚假的高比例。这是由于志愿者效应的存在及那些支配情绪高的女性往往更愿意主动表露自己的性观点和性经历,因而在样本中支配情绪较强的人就会占有不相称的过高比例。只是研究结果的“正常‘’与‘’一般‘’之说的描述在统计上很不准确。

    金赛自己就是同性恋,和自己的助手……唉,太混乱。所以,金赛报告里同性恋的比例不切实际的高,也许与他自己就是同性恋,渴望得到认同有关?

    2019-01-13 06:46:01 回应
  • 第5页
    他说的:“我异样地感到,我是一个非常丑陋的年轻人。我天生有一种深刻的感觉,即不知怎么回事?我有些不对劲,在我的记忆中,我从来没有任何优越感。只有一种强烈的令人痛楚的自卑感。”

    很难想象大心理学家居然也会有这样低自尊的童年。

    2019-01-13 07:20:59 回应
  • 第9页
    我常常感到困惑,我的理想主义倾向,我对伦理的关注,我对人道主义、善良、爱、友谊和所有其他美好事物的珍视是从哪里来的?我确知他们并不是我所得到的母爱的直接结果。但是,我的生活哲学、创立理论的整个趋向以及所有的研究,却都可以从憎恶和反感她所喜欢的每一件事情中找到根源。

    这是从反面来说,母亲对孩子的影响之大。好在,孩子顽强的生命力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2019-01-13 07:27:07 回应
  • 第24页
    回想起来,铁钦纳研究心理学的方法与马斯洛那充满激情的社会目标完全是南辕北辙,毫无关系。马斯洛发现结构主义‘’与人无关‘’。这是因为其中没有什么可以被应用的,铁钦纳强调,心理学纯粹是对意识的实证性的研究——尤其是研究我们的感觉、映象和知觉经验,他接受的唯一研究方法是‘’科学的内省法‘’,这种方法就是,请一些受过训练的助手,在实验室的设备中内省,当各种颜色的环状物旋转时,或者听到各种音调时,他们被要求大声报告,他们所感知的是什么。更武断的是,铁钦纳把某些内省确定是正确的,而另一些是错误的,并以他的观点作为最终的权威意见。他还傲慢地轻视教育心理学、变态心理学、工业心理学这些新发展起来的、很有用的心理学分支领域,认为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科学或者‘’纯粹的‘’科学。

    我读大学时也是感到失望,觉得现在国内心理学都是搞认知,搞基础太无聊了。最感兴趣的还是心理咨询。

    2019-01-13 07:55:22 回应
  • 第34页
    马斯洛一个人住在比布鲁克林更加偏僻的威斯康辛,他发现那里的很多事情都很新鲜。例如,他回忆说,‘’在我20岁来到威斯康辛以前,我一直把供应热水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直到那时我才明白。热水并不是一打开水龙头就有的。它是需要付钱的。我记得当时我感到很吃惊。‘’

    感觉就像书呆子啊

    2019-01-13 08:18:57 回应
  • 第34页
    马斯诺对她的教授们的看法,特别天真。对于他们的理性思维的才华,他所报的期望是不切合实际的。正如后来他所回忆:‘我’一直寻找苏格拉底和柏拉图。虽然他为没有在麦迪逊校园里找到这种思想家而感到失望,但他仍然怀着敬畏的感情把他的老师当成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特别人物。他永远忘不了,使他这种信仰幻灭的一件事:有一次在男厕所里,他偶然发现那位了不起的哲学老师正在小便池解手。他当时对此十分好奇,觉得不可思议。后来他幽默地回忆道:‘’那时我是怎么搞的?居然会以为教授们都没有膀胱或肾脏?‘’

    哈哈哈,这真的是你吗,马斯洛。哈哈哈。也许后世马斯洛的迷弟迷妹也会对大师居然需要解决生理问题感到奇怪。

    2019-01-13 08:22:52 回应
  • 第35页
    1928年12月31日,在他们的直系亲属面前,这对表兄妹举行的结婚仪式。威尔用在康奈尔省下的几个钱,给他俩买了一套配对的睡衣。

    此时马斯诺只有20岁和他表妹才19岁。太猛了。表妹还只是高中生没毕业。

    2019-01-13 08:25:53 回应
  • 第36页
    结婚使马斯洛在感情上具有高度的安全感,他第一次真正感到自己被周围聪明的同学圈子所欢迎。

    如果童年没有很好的家庭环境,后期能遇到感情很好的爱人,会对人有很好的帮助。马斯洛和表妹20岁就结婚,一生相伴,我觉得这种很好的依恋关系改变了马斯洛早年孤独自卑内向不受欢迎的性格。

    2019-01-13 08:32:37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