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岄对《细民盛宴》的笔记(16)

山岄
山岄 (走着走着总会到前方~)

读过 细民盛宴

细民盛宴
  • 书名: 细民盛宴
  • 作者: 张怡微
  • 页数: 204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7-1-1
  • 第1页

    这一类事,一旦决定,往后就很难说清对不对,人生大部分的选择都是很偶然的,但任何一种选择之后,都需要绵长的意志力来克服浅滩暗礁的责难,选错了,也没什么,大部分人都选不对。

    2018-03-12 08:50:02 回应
  • 第2页

    奇妙的时间会意义。令这些不大不小的眉眉角角渐失存在的意义。宏大的情绪包袱就像被豪雨掸去的发梢的灰尘。硬要记得它们,反倒会显得恶薄,不通世情。忘记它们,心怀又难以平复。我有时劝慰自己,不要总是那么神经质,人活着不可能强求事事顺心,有时却又被自己过剩的敏感与无能所激怒。

    2018-03-12 08:54:11 回应
  • 第10页

    所谓生计,无非是活着和死亡。是活着的人打给死去的人看的,是活人与亡人的勾兑。

    我们对彼此唯一的兴趣,就是看看对方命运中的纰漏。笑一笑,或者,忍住不去笑。

    2018-03-12 08:56:18 回应
  • 第28页

    我觉得我与父亲之间所隔,从罅隙到鸿沟,从料峭悬崖到苍茫荒漠,是滴水穿石的强力所致。岁月也投胎没有在我们之间起到任何温柔的弥合效用。我们只是分别变老,并互相凝视。

    如卢梭所言,“我们刚,投胎于世就进入了竞技场,到死方才走出来“,”场”就是“命”。这是你的命,你要认到死都不问是非的。

    2018-03-12 09:01:34 回应
  • 第44页

    我这才知道,要去爱一个无能为力的人,原来是那么辛苦的事。

    生活的魔力,会令这一切的演进都看起来和合情合理,我无处指摘,更无处陈情。我只能眼睁睁地目睹着日常里丧失,是以这样具体、理性的面目一点一点铺展开它的破坏之力。直到很久以后,当我走过一个又一个工地,看上海各个新村怎么拆房子。“怪手”一点点地凿着楼房外墙,悠忽就落下一个电风扇,不经意有掉了一面墙,一个阳台倒塌了,一只马桶噗噗地坠入废墟之上。每一寸土地上曾有过多少爱恨都显得极其轻盈,也极其虚无,我们从高空抛一袋垃圾都要比它落地响亮。这就是时间的噬人之处,我们无以遁逃。

    2018-03-12 11:29:48 回应
  • 第52页

    像在过了一个神秘的时间节点已有,我不再在乎男人的初恋、情关,不再在乎他曾在哪些日子里为了哪些女人辗转难眠。我们只关心有人能把这个月的水电煤付完、把贷款缴完、把下水道的脏头发清完,就万事大吉。因为不管有多痛苦,我们都已经做了选择,时不我与。

    大部分人活着不都为了顺心和享福。无论昨夜八方风雨如何严酷,日子总要过下去的。如果忍耐可以平息的痛苦,那就不是太大的痛苦。如果是睡眠可以搪塞的困顿,那就不算太大的困顿。

    人没有失望,居然也能如此不快乐,是童年的我很难理解的事。人是多么不知足啊,生命里总有比不失望更复杂的需求。总有甘愿为之受的苦,像爱,难以掌握,又难以割舍。

    2018-03-12 11:42:07 回应
  • 第56页

    无所归依的人总是怀想过去,至少当年的自己比较年轻,至少当年的爱更加引人入胜。

    2018-03-12 11:49:35 回应
  • 第59页

    我的继父从没当过继父,我的继母从没当过继母,他们在少年时代,理应也从未对此做过万全的准备,发誓要成为一个得体的继父继母,谁不是摸着石头过河。于是我们的生命经验,好似从一开始,就是新鲜的、专横的、难以重叠的。我们只能互相观看,连理解都是奢求。

    2018-03-12 13:23:42 回应
  • 第60页

    也许最深的根源,是来自这样的一种错觉。以为伦理上恩赐的爱是不可消逝的。甚至不可以飞驰,更不能遗失。而非伦理的那一些,又是不可靠的,难以通融、浸透,是天赋的隔绝。我超越不了这样的局限,是因为我根本不想超越。我对父亲的埋怨并不指向弃绝。这里没有更为复杂的意味,也不存在巍峨的困境。我假借优柔寡断与重情重义的外观,来掩饰自己软弱的病态、表达的障碍,是因为沉溺病态无疑也生产稀少的快乐。当吃苦也能成为专权,苦就不尽为苦本身,它自然不会变成甜,却会令人麻醉。它产生的快乐并不会比跑步过后分泌的多巴胺更多,但它无疑是安慰的、温存的,令人上瘾的。可想要维持这种温馨,就只能继续跑,继续消耗、疲累,继续假借健康的名义,去供养内心深处对快乐的贪欲。

    人间情感,但凡想着要求全就是自毁。然而爱本身就指向求全,它力图占有,也力图永恒,故而自毁毫无意外,因为我们无法把握的事情太多。

    2018-03-12 22:18:29 回应
  • 第99页

    世界上最悲伤的注视,莫过于你要看遍这世界上所有的人,才会略微看懂你身边的亲人。

    生活里很多事情都很难说,越是亲近的人,越是容易耍无赖。吵不散的人,才更娴熟于辜负。反倒是不亲的那种,越要表现做作的爱、克服万难的礼数、才会显得谨慎、周全些。

    2018-03-12 22:30:12 5人喜欢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