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人神分离ing对《炎夏之都》的笔记(4)

MY人神分离ing
MY人神分离ing (不知所措中)

读过 炎夏之都

炎夏之都
  • 书名: 炎夏之都
  • 作者: 朱天文
  • 页数: 232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4
  • 第68页 风柜来的人

    他明明感到生命一点点,一涓涓,都溜走了,从他摊成一个大字的手臂,像一条泥黄的河,流流流,都流过去了,他终会耗竭而死。他唯一希望那场下不完的黄雨永远不要停,他就可以像条大肚鱼永远摊在这里,干掉,咸掉,然后翘掉。

    2014-04-06 18:08:29 回应
  • 第68页
    他痛恨最后打出的“剧终”二字。痛恨戏院的太平门吱呀推开,一箩筐太阳光轰轰橙橙跌进来
    引自第68页
    2014-04-06 18:09:45 回应
  • 第168页
    一年后,祖母也去世了。那年吴淑梅全家搬到台南去,他没有考上大学,当宪兵大头兵去了。祖母去世的那个月,一直躺在床上没有起来过,家里只有他和阿仁小弟三个男生,不会看护,到有一天他发现有一排蚂蚁,居然沿着祖母鼻子流出的清水爬行,长长爬过腮边、枕边、床边,爬上墙缝去的时候,祖母已经死去不知多久。和尚来念经,收尸,翻开祖母躺着的身体时,有一面都腐烂了。和尚回头狠狠看了他们一眼,真是不孝的子孙,他的眼睛是这样在骂他们。毕竟,祖母和父亲母亲,和许多人,他们没有想到便在这个最南的土地上死去了,他们的下一代亦将在这里逐渐生根长成。 到现在,阿哈咕常常会想起祖母那条回大陆的路,也许只有他陪祖母走过的那条路。以及那天下午,她跟祖母采了很多芭乐回来。
    引自第168页
    2014-04-10 19:32:09 回应
  • 第181页
    她发现,柯其实并不如他的讲话内容那样苦恼,像绝大部分年轻人,他们只是要讲,要发表,要热烈淘淘地给予别人,不理会与人应对,而几乎带着霸气的,就是要给。
    引自第181页
    2014-04-10 19:35:1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