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她们 (1)

  • 第6页
    但,底色终归是底色,终会在生命激情散尽后,幽幽地浮现。

何谓文化 (5)

  • 第122页
    巴金把悲剧化作了崇高,而黄佐临则把悲剧化作了戏剧。或者说,巴金提炼了悲剧,黄佐临看穿了悲剧。看穿的结果,是发笑。
  • 第116页
    最高贵的艺术,未必出自巨额投入、官方重视、媒体操作,相反,往往是对恶劣环境的直接回答。艺术的最佳背景,不是金色,而是灰色。
  • 第116页
    艺术的重大使命,就是在寒冷的乱世中温暖人心。
  • 第114页
    …在文化上,伟大,总是表现为跨疆越界。
  • 第111页
    黄佐临一时无法用英语解释清楚中国文化里的一个沉重概念:“赴国难”。他只是说:“我们中国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多数都会回去。我不是将军,但也算士兵。”

在漫长的旅途中 (6) 更多

  • 第17页
    以往总是在追逐驯鹿的季节而到北极圈,在空中鸟瞰这条美丽的极北之河时,心想总有一天要来看一看,却这样空想了十八个年头。
  • 第20页
    孩子会长大成人,然后老去,在人的各个时期,大自然都会捎来各种讯息。
  • 第18页
    衰老是每个人必经的历程,就像在寒冷的冬夜里,随时会有人来敲门摆放一样。
  • 第12页
    日常生活中的“当下片刻”,究竟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自然”。那不是站在远处眺望的世界,而是要融入其中,并非创造什么,只不过是寻回已流失的时光。
  • 第11页
    或许过去和未来根本不存在,只是人们随意幻想创造出来的。但人们竟也摆脱不了这种既有着美感,同时又乏善可陈的幻想。
  • 第11页
    稍微改变一下观点,就看到更多过去所看不到的了。

尽头的回忆 (3)

  • 第46页
    以前很长很长的时间里一直觉得缺少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原来就是这个啊。尽管在内心的某处隐约知道了些什么,但绝对没有想到居然就是这个。一直那么寂寞,原来竟是因为欠缺了这个。因为太过寂寞,所以连想到这一点都...
  • 第18页
    我的性格是对任何事请都过于认真,不管学什么总要努力坚持到能够派上用场。这已经成了我的癖好或秉性,无法改变了。在某种意义上,正因为我的发展方向已经确定了,才会在实现目标之前执著于各种各样的事情。学问终归...
  • 第18页
    店里的器具,因日复一日的使用和擦拭而颜色渐深。同样的,外婆应该只是日复一日地来到店里,做着一成不变的菜肴,她的人生仿佛也变得极深极深。

斯普特尼克恋人 (2)

  • 第2页
    我们不健全的人生,甚至浪费也是多少需要的。若将所有浪费从人生中一笔勾销,连不健全都无从说起
  • 第1页
    世界上无论有多少人生选择,自己也只有当小说家一条路可走。她这一存在如千年岩石一般坚不可摧,没有任何妥协余地,她这一存在同文学信念之间,简直是间不容发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