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波恩对《卡夫卡文集.第4卷.书简》的笔记(31)

瑞波恩
瑞波恩 (知君只爱市中隐,把酒问花坐相悦)

读过 卡夫卡文集.第4卷.书简

卡夫卡文集.第4卷.书简
  • 书名: 卡夫卡文集.第4卷.书简
  • 作者: 祝彦/张荣昌
  • 页数: 360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2-11-1
  • 第83页

    如果没有必要用文体修辞上的奇思妙想把注意力从事件本身引开的话,事件的引诱力就是最强烈的。

    2017-10-13 17:21:12 回应
  • 第128页

    作家,这样一个作家的定义以及他的作用(如居然有作用的话)的解释是:他是人类的替罪羊,他允许人们享受一种罪尤而不负罪责,几乎不负罪责。

    2017-10-13 18:42:54 回应
  • 第81页

    手艺需要艺术,但艺术更需要手艺。我当然不认为,一个人能够强迫自己生孩子,就定能强迫自己教育孩子。

    2017-10-13 18:46:11 回应
  • 第87页

    此刻是夜里两点,一种特殊的灵感陪伴我这最幸福又最不幸的人去睡觉。这种灵感的特殊之处就是,它使我有能力做到一切,并不限某一种工作。如果我不加选择的写下一句话,比如“我朝窗外看去”,这一句子就已经是完美的了。

    2017-10-13 18:55:51 回应
  • 第88页

    我不能完全献身于这一文学创作事业,而且有各种原因。姑且不谈我家庭的情况,单单因为我的作品产生缓慢和它们的特性,我就无法靠文学为生;此外,我的健康状况和我的性格也妨碍我哪怕在最顺利的情况下去过一种不安定的生活。因此我才成了一家社会保险公司的职员。而这两种职业永远是水火不相容的,绝不许有一种共享的幸福。这一个职业中的最微不足道的幸福就会变成另一个职业中的莫大不幸。

    2017-10-13 19:02:36 回应
  • 第88页

    我有一种不幸的念头,即我没有时间去写出最起码的好作品,因为我的确没有时间去写一个故事,如应该做的那样朝四面八方铺展开去。但我又认为,只要我通过写一点东西使自己放松的话,我的旅行就会取得更好的效果,我就会更好地理解一切,于是我就再一次试着写了。

    2017-10-13 19:28:06 回应
  • 第89页

    当然,要是我在心中感到不可抗拒的写作冲动时,那种障碍就完全不存在了;这种冲动在一段长时期内会产生一次,每次会延续一段较长的时间,或者像在施特雷萨时那样只存在一瞬间,那时我感到我整个人已团成一个拳头,拳心里指甲深深地掐进肉里——我只能这样来形容我的感觉。我干脆不必等到别人给我讲什么礼数,用餐完后就立即告辞走开,像一个孤僻的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楼走进自己的房间,把椅子放在桌上,借着高高地装在天花板上的电灯泡的昏暗光线写字。

    2017-10-13 19:35:43 回应
  • 第90页

    我觉得,失眠的原因只在于我的写作。因为我尽管写得又少又差劲,由于这些小小的震撼而变得敏感起来,尤其是在临近黄昏时分,早晨更是如此,我就感觉到似有强风向我劲吹,那是某种即刻就可能出现的状态,这些状态十分强烈,把我撕裂开来,似乎能使我什么都干得出来;此时我得不到安宁,因为我内心的嘈杂之声响成一片,而我又无暇命令它停止。

    2017-10-13 19:40:58 回应
  • 第90页

    又是我的梦的力量不让我睡觉;这些梦的光芒已照进我入睡前的清醒状态。在晚上和早晨,我对文学创作能力的意识是一望无际的。我感到自己完全放松了,直到我身心的最底层,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从我内心深处把任何东西挖掘出来。

    2017-10-13 19:44:45 回应
  • 第90页

    我终于把它说出来了,但仍然大为吃惊:我的全部身心都为一项文学创作工作准备着,而这样一项工作对我来说简直是在极乐世界里的身心消融和真正的生命力的迸发;可此时我却在这办公室里为如此可厌的一纸公文不得不从我那有能力获取此种幸福的身体上挖下一块肉来。

    2017-10-13 19:52:25 回应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