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波恩对《白鹿原》的笔记(1)

瑞波恩
瑞波恩 (知君只爱市中隐,把酒问花坐相悦)

读过 白鹿原

白鹿原
  • 书名: 白鹿原
  • 作者: 芦苇
  • 副标题: 芦苇电影剧本+剧本创作笔记
  • 页数: 304
  •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
  • 出版年: 2014-4
  • 第5页

    芦苇:我在《白鹿原》剧本里,从封建帝国崩溃的前夜一直写到新政权的建立,但对原著的内容做了很大取舍。首先,三个家族都只有一个男孩,这样故事的冲突才尖锐鲜明。白嘉轩真正的悲哀并不是儿子的反叛,而是自己的断子绝孙。鹿子霖、鹿三也不能幸免,与下一代的价值观的断裂这是他们最大的悲哀。

    我用人物命运来揭示时代命运——中国文化面临的问题就是裂变了、断根了、无后了,传统道德、传统理念断层了,而新的道德、新的理念并没有取而代之。这是最可悲的地方。《白鹿原》小说有价值,在于它讲的是这种伦理的断裂对于普通人命运的影响。我在剧本里牢牢抓住了这一点。你时刻可以看到两代人的冲突,两代人不同的选择与命运。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撕心裂肺的时代,一群生命力贲张的人物,这是小说的本质。《白鹿原》的故事氛围,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撕心裂肺”,跟旧的价值观和道德观生死决裂之时,也是新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初生之日,它写的是时代新旧交替之际的阵痛。

    王天兵:至今这个阵痛还没有结束,还在延续。

    芦苇:而且还愈演愈裂。我们还在《白鹿原》上,我们还处在《白鹿原》的时代纠结之中。这就是《白鹿原》的意义所在。

    2017-10-09 20:17: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