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童度河 (8) 更多

  • 第283页
    1. 佛陀一再在经文里说,对什么样的人才可以说法,因为这清凉而滚烫的灌注有可能使你碎裂。 2. 只有懂得不伤害自己,才可能做到不去伤害别人,伤害身边的事物。 3. 对他人最大的慈悲是,允许对方爱你。很多时..
  • 第255页
    1. 所谓的同理心,如果爱自己的孩子,也会爱一切的孩子。 2. 注重与她保持略微的距离感。这种距离感是,给予对方重视的感受,但不侵扰和控制对方的情绪和意志。 3. 女人即便身为母亲,重要的核心,依然是有自..
  • 第182页
    1. 如果能时时忘却自己之前的事,并且是真正地想不起来,这大概是洁净而有效的能力。不必知道更多,也无须要求更久。人与人之间,珍贵的是照亮对方的一瞬间。 2. 关闭五根,专心致志。戒律可抵达深度。心需要克制...
  • 第140页
    1. 生命诸多天性匮乏之处,只是有些人不自知,有些人却有着格外敏感的羞耻之心。 2. 你吃不到健康的属性自然的结实的粮食,你在饥饿,你试图告诉自己饱了,但胃里全是废物和填充物。它们提供躁动热腥的热量,唯独...
  • 第104页
    1. 生命诸多天性匮乏之处,只是有些人不自知,有些人却有着格外敏感的羞耻之心。 2. 我们与外人斗,与外界斗,唯独看不到自身缺漏。不想面对,也无力面对,只愿争着证明自己无辜、正确、纯洁、诚实。 3. 有时..
  • 第80页
    1. 圣经里说,不计较和数算他人的恶。这是一条朴素的真理,若能做到,心自有清凉。太容易察觉到人性的弱点,及关注到恶,不是太有福报。即便见到各种软弱、局限,不管它们来自他人还是自己,懂得这一切均是自然与合..
  • 第52页
    1. 她的特长,在于对细节和心性的犀利描述,如同心里有一把解剖刀。我想她也许不怎么喜欢自己。 2. 脱离性别和身份的沟通,人与人之间应抵达这种深度。可惜这并不是与任何人在任何时地都可以发生的联结。 3. ..
  • 第26页
    1. 他说你极为用力,喜欢想得完美和理想主义。我当然知道这些未必是优点,但没有这两条,人不可能完成任何事情。很多人都是由于不用理以及国语现实和理性,版图撤退。 2. 人对问题的解决方式,不是试图找到答案,...

Gone Girl (1)

  • 第57页
    taking thick afternoon naps utterly self-possessed even as a child I go home and cry for a while. I am almost thirty-two. That’s not old, especially not in New York, but fact is, it’s been...

坦白书 (11) 更多

  • 第946页
    我很少愤怒,但常常失望。乐观主义者才会愤怒,而悲观主义者更多失望,因为生气改变不了什么。我戏谑和嘲笑的东西都是我深深爱过然后失望了的东西。对不可救药的事物,我反而会抱着柔情,和他们一起自甘堕落的。
  • 第906页
    那些凌驾众生之上的才华,如果只会让人变得自负冷漠和对生活充满了距离感,那还真不如只是一个温暖的凡人,活在人间烟火里,和所有有情有义的生命在一起混为一谈。
  • 第873页
    无尽的远方和体弱多病的理想之马
  • 第798页
    我开始相信爱和自由,只存在于惊鸿一瞥间。
  • 第794页
    她应该成为一种安抚,作用于那些我们无法左右,却又萦绕于心的甜蜜和痛楚,让孤独的生命个体找到灵魂的对照物,由此在无常的生活里平添勇气。
  • 第439页
    我所有的自负皆来自我的自备,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的软弱。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深情是因为痛恨自己无情。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情是虚空而生的,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这深夜里一片静默,是因为你...
  • 第408页
    献给所有怀才不遇的发胖了的家禽,那些曾经幻想过翱翔万里的心
  • 第326页
    我本来立志要成为一个嬉皮笑脸的角色,可这世界丑角儿太多了,演不过他们,下岗之后我只好改行当一个严肃的人,那种很严肃很严肃的人
  • 第202页
    有些词在人生里是有事态的,过一定的年纪之后,这个词便和你无关了,和知了的聒噪声一样,远离了这个诚实点夏天,从此属于回忆的一部分
  • 第113页
    也许是遗憾于每月勇气跨过人和人之间的看不见的某条鸿沟,也许是遗憾于自己从来就没有叙述爱和感谢的勇气
  • 第94页
    我的身体里住过我一生至今每个冬天的雪,住过大海

纽约客 (1)

  • 第402页
    淹没在这个成千万人的大城中,我觉得得到了真正的自由:一种独来独往,无人理会的自由。

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 (1)

  • Act Four
    where I loved, I would cause irreparable damage. I am no fit person to love... I have never loved without causing harm. 这话竟然是邓布利多说出来的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