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ge对《马未都说》的笔记(5)

gege
gege (自欺欺人)

读过 马未都说

马未都说
  • 书名: 马未都说
  • 作者: 马未都
  • 副标题: 枕上篇
  • 页数: 208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1
  • 第26节:花肥肥
    我打小就知道"男不玩猫,女不玩狗"这句俗谚"。
    文1
    汉末,蜀汉裸眠成风。李郎喜猫,夜必共枕。入夜,李郎春梦,尘根起伏。猫惊为鼠,捕之,尘根断,吞食。有邻闻之,广为传。故老者多嘱子孙:猫为男患,不可养之。史记,蜀太监盛,亦猫为之。
    汉末,东岳有郎,喜结连理。月余,夫欲差之鲁中,甚忧娇妻,遂购一雄犬,一伴妻之苦闷,二防贼之威。三栽后,夫还,入门闻犬吠,抬首观冷颜。是夜,夫欲行周公之礼,惊见妻肤旧痕累累,惑,追其由。妻无奈:狗解人意,夜夜同眠......翌日,夫杀犬,然妻念旧情,殉之山崖。
    转自百度贴吧 http://tieba.baidu.com/f?kz=644348109
    文2
    有男不养猫 女不养狗的 说法:古人云:男不养猫,女不养狗,秉性有异,难免撕咬,打的头破血流,男人是狗,养猫乱性,女人是猫,养狗变性,男狗与女猫共处一室,更是天下祸水之渊源。
    猫之性情,记吃不记打,图安逸,弄性子,重家境,而无情谊,洁身自好,却吃哪拉,喜怒无常,贪吃贪睡,真真不可教也,又善投怀送抱,搬弄风骚,扰人耳目,乱其心境,怎奈,常常不合适宜之玩劣,又被人捧之为调节气氛,是非颠倒,乾坤倒转,不至功朽名败之时,无人谓之祸水,猫皮不能取暖,猫肉不能果腹,处身市场经济,无丝毫经济价值,又百万贫民之睽睽目下,夺其口粮,舔抓拭脸,翘尾弓腰,不屑之态,可恶,可憎,可弃,可杀之以慰民,并无偏激,猫精除外,或世上只有猫一只,猫精百万,未尝不可。
    狗性,通人情,理世故,辨是非,察毫情。饮残汤,食剩饭,无怨;呷鸡汤,品猪肝,体宽。护家院,牧羊群,费心神,熬体力,狗皮保暖,狗鞭壮阳。
    古有哮天犬,而无震地猫,男人似狗,女人类猫,一矛一盾,相克相生,万物之根本,养狗谓之驯,养猫谓之戏,男娶女,意在戏之,女嫁男,意在驯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家也就成了一矛支起一盾之意,时值今日,猫与女人都演变成为政治动物,且有经济头脑,嬉戏之间立大事,不是凡事都要兢兢业业,不是只有猫怕狗,狗畏猫,是一个让男人温柔致死的原因。
    转自豆瓣柔情似水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9977814/
    2012-02-02 05:44:16 回应
  • 第30节:揭晓谎言
      
    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
    冷冷地看着你说谎的样子,
    这撩乱的城市,
    容不下我的痴,
    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这样的放肆,
    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
    和寂寞交换着悲伤的心事,
    对爱无计可施,
    这无味的日子,
    眼泪是唯一的奢侈。
    谎言属于轻微癔病,幻想状态,自己将自己置身另一个环境,会得到短暂快乐。
    2012-02-02 06:15:36 回应
  • 第35节:瘦马
     “扬州瘦马”,与马无关。从明朝开始,在扬州一带,出现了大量经过专门培训、预备嫁予富商作小妾的年轻女子,而这些女子以瘦为美,个个苗条消瘦,因此被称为“扬州瘦马”。扬州出美女,世人皆知,而“扬州瘦马”在明清时期更是名噪天下。所谓“瘦马”。其实就是被买卖的二奶预备队。到了明清时期,“养瘦马”成了一项暴利的投资,有一大批人专门从事此项职业。
      “瘦马”的风行,与扬州的经济发展有密切的关系。在明清时期,扬州出现了一批富得流油的盐商。扬州城内,繁华骚动,歌舞升平。富人们总是喜欢一些怪异变态的消费和审美,在他们对“丰乳肥臀”审美疲劳之后,“瘦马”就应运而生。
      在那些大腹便便的盐商身边,围聚着一堆恶心的苍蝇,只要他们稍稍透露了纳妾之意,那些人口贩子就会一窝蜂扑将上去。在扬州,从事介绍“瘦马”职业的人达到百人。繁华的扬州城,成了二奶集中营,成批成批的“瘦马”在经过一番苛刻的调教后,被卖到全国各地。
    ......
    “至瘦马家,坐定,进茶,牙婆扶瘦马出,曰:‘姑娘拜客。’下拜。曰:‘姑娘往上走。’走。曰:‘姑娘转身。’转身向明立,面出。曰:‘姑娘借手。’尽褫其袂,手出、臂出、肤亦出。曰:‘姑娘相公。’转眼偷觑,眼出。曰:‘姑娘几岁?’曰几岁,声出。曰:‘姑娘再走走。’以手拉其裙,趾出。然看趾有法,凡出门裙幅先响者,必大;高系其裙,人未出而趾先出者,必小。曰:‘姑娘请回。’一人进,一人又出。看一家必五六人,咸如之。”(张岱《扬州瘦马》)
    摘自《新世纪周刊》2007年第15期,作者:阿零,原题:《“扬州瘦马”泪》
    “扬州瘦马”在明清时期名噪天下,但不知元人马致远《天净沙》中“古道西风瘦马”之“瘦马”是否同意,且马致远北方人,不知去过扬州否。
    陶庵梦忆 明·张岱 著 http://lz.book118.com/quanwen-47131-46948.aspx
    2012-02-02 08:40:43 回应
  • 第3节:西红柿
    从小妈妈给我们做的西红柿炒鸡蛋是放酱油的,酸酸浓浓的汤汁浇在米饭上,简直了——人间美味。当时鸡蛋是定量供应,不是每次买西红柿都可以做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常放白糖凉拌着吃,但如果做熟了吃,一定是放酱油炒鸡蛋,放盐都不行,而且要求一定要吃米饭。
    当年在外面吃饭的机会很少,很多年我们一直享受着妈妈的酱油西红柿炒鸡蛋。
    上了中学,才知道别人家的西红柿炒鸡蛋是放白糖的,跑回家当新闻一样讲给妈妈听,妈妈恍然大悟地说:应该放糖啊,我不知道,那咱们以后也放糖。实在意外妈妈的反应,内心很是困惑:炒菜怎么可能是甜的呢?甜的西红柿炒鸡蛋怎么拌米饭呢?我和弟弟强烈要求维持现状,内心抵触决不吃别人家和食堂的这道菜,直到今天。
    参加工作后,一次弟弟兴奋的说,认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也放酱油的朋友,我们在饭桌上好好兴奋了一下。
    儿子从小在奶奶家和幼儿园自然是吃放糖的西红柿炒鸡蛋长大,他对放糖的西红柿炒鸡蛋有一种特殊的迷恋,每每要求我做给他吃,我却从未达到过他的要求和境界,我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他想拥有的味道,唯一不变的是他吃西红柿炒鸡蛋也要求吃米饭。
    至此算来,我告别酱油西红柿炒鸡蛋已经好多好多年了,妈妈的味道变成姥姥的味道,姥姥只给外孙做放糖的西红柿炒鸡蛋。
    2012-02-02 19:27:26 回应
  • 第76节:大裤衩
    在一个赤裸裸的性交道具里讲‘和谐’,话‘文明’,促‘科学发展观’,具有莫大的讽刺意义!
    在一个赤裸裸的性交道具里讲‘和谐’,话‘文明’,促‘科学发展观’,具有莫大的讽刺意义!
    当年被烧,那是老天有眼。
    其实真没必要拆,一个警示,一个讽刺,一个跟头,一个明白...
    它(她)是一个疤,一个疮,一个笑话...
    它(她)也不会被拆,太贵了!
    也不一定,中国人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让你惊一下下...战天斗地,三峡工程不就是个例子吗?
    不学建筑也应该知道库哈斯这个名字了。
    2012-02-03 06:37:4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