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年的弹子球 (5)

  • 第95页
    某一天有什么俘虏我们的心。无所谓什么,什么都可以。玫瑰花蕾、丢失的帽子。儿时中意的毛巾、金·皮多尼的旧唱片……全是早已失去归宿的无谓之物的堆砌。那个什么在我们心中彷徨两三天,而后返回原处……黑暗。我们...
  • 第66页
    无论我的脸还是我的心,都不过是对任何人都无意义可言的尸骸罢了。我的心同某人的心相擦而过。啊,我说。噢,对方应道。如此而已。谁也不举手。谁都不再回头。
  • 第47页
    暮色四合时分,他顺着同一条路返回他自身的世界,归途中,无可名状的伤感时常罩住他的心。他觉得前头等待他的世界那般辽阔,那般雄浑,完全没有他潜入的余地。
  • 第46页
    终于走到灯塔后,他在防波提端头坐下,慢慢打量四周。天空漂移着如毛刷勾勒出来的几缕纤细的云絮,目力所及,无不是不折不扣的湛蓝,那湛蓝不知深有几许,竟深得使少年不由双腿发颤,一种类似惧怵引起的颤抖。无论海...
  • 第36页
    风和日丽的午后,鼠每每在藤椅上度过,迷迷糊糊闭起眼睛,时间恍若缓缓流动的河水穿过自己的身体。鼠便是这样打发时光——好几个小时,好几天,好几星期。 时而有几道不大的感情浪头突如其来地拍打他的胸际...

费曼的彩虹 (3)

  • 第179页
    “听着,如果你坚持认为我教给你什么,我想我就得给你一次期末考。” “真的?” “只有一个问题。” “好。” “去看看原子的电子显微镜照片,不是只看着它,而是要非常仔细地检视它,这一点非常重要。想想它代...
  • 第139页
    在像费曼这样有赤字之心的成年人身边,会让你想对一切提出质疑,例如我们在生活中所做的一切,因为那些都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或至少我们以为自己该做的事,像是我们本想到户外看彩虹,却不得不待在室内和同事或客户...
  • 第94页
    原来我当你了一个很棒的数值解法,可以解他们的方程式。一切,或许也不是一切,而是很多东西都证明是有用的。你只要玩得尽兴就对了。

食草家族 (1)

  • 第160页
    这是个令人终生难以忘怀的时刻:在我们身外的广大天空里,射下了一道极端辉煌的、血一样颜色的、血一样浓厚的阳光。

托马斯·曼中短篇小说集 (4)

  • 第257页
    懒惰往往使人留在不愉快的环境中。
  • 第136页
    爱是美好的,也是丰硕多实的。在它里面有渴慕,有辛酸的嫉妒,还有些蔑视和一片贞洁的幸福。
  • 第79页
    在那个时候,他的心中充满活力,心中有渴慕,有辛酸的嫉妒,有点蔑视,和一片贞洁的幸福。
  • 第86页
    因为幸福,他告诉自己,不在于被人爱,被人爱只是一种对虚荣的令人厌恶的满足。幸福在于在,也许也在于抓住机会偶尔跟你所爱的对象稍为亲近一下,哪怕这种亲近只是幻觉而已。

汪曾祺散文 (2)

  • 第271页
    我初学写小说时喜欢把人物的对话写得很漂亮,有诗意,有哲理,有时甚至很“玄”。沈从文先生对我说:“你这是两个聪明的脑壳打架!”他的意思是说着不像真人说的话。托尔斯泰说过:“人是不能用警句交谈的。” 反面...
  • 第68页
    我以为语言具有内容性。语言是小说的本体,不是外部的,不只是形式、是技巧。探索一个作者的气质、他的思想(他的生活态度,不是理念)。必须由语言入手,并始终浸在作者的语言里。语言具有文化性。作品的语言映照出...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