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查令十字街84号 (1)

  • 第1页
    我是一位退休的出版人,如今在伦敦机场工作,如果有什么我可以效力的,请只管差遣我!我能接您下飞机,陪您通过海关和移民局的检查。任何接您的朋友,必须在您出海关后才能见到您。而我,能在您的纤纤秀足踏上英...

论小说与小说家 (1)

  • 第1页
    我每年都会重读两遍斯威夫特《木桶的故事》,不是因为我认为这是英语写就的最有力的散文著作,它的确是,而是因为它对我有好处。几近暮年,仍保有满腔浪漫主义盛期的狂热。 尽管《汉弗莱克林克》活力四射,诙谐幽...

438天 (1)

  • 第1页
    他名叫莎尔瓦多,来到这里时一双脚早已磨出血泡。由于没有护照和工作证明,他假装自己是墨西哥人。有一次,墨西哥警察截住他,说他是外国人,他灵机一动,索性高唱几句墨西哥国歌。他唱得声嘶力竭,虽然跑调,但...

打开一颗心 (1)

  • 第1页
    贝丝给我上了相当重要的一课:不要纠结,要像她的主刀医生一样,手术完了立即走人,明天再救别的患者。罗素是那个年代最有名望的心脏外科医生,他对病人死亡的态度出了名地直率:今天的手术名单上有三个病人,我...

《朗读者II》(第3辑) (1)

  • 第1页
    陶渊明《归去来辞》: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33 13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