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名字对《厌女》的笔记(8)

没名字
没名字

读过 厌女

厌女
  • 书名: 厌女
  • 作者: 上野千鹤子
  • 副标题: 日本的女性嫌恶
  • 页数: 261
  •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15-1
  • 第二章 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同性恋憎恶·厌女症 15
    男人的同性社会性欲望,建立在厌女症的基础上,由同性恋憎恶来维系。这就是塞吉维克教给我们的精彩的理论。 上述理论术语,可以换成更易懂的口语化表达,即,相互承认对方为男人的人们之间的团结,是通过将没能成为男人的人和女人排除在外加以歧视而成立的。男人的同性社会性欲望,不但要歧视女人,还需要严格管理与同性恋的分界线,并不断地将之排除在外。这反过来证明,男人这个东西,建立在多么脆弱的基础之上
    引自 第二章 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同性恋憎恶·厌女症 15
    男人的好色被背定(如吉行浮之介永井荷风等),而女人则以对性的无知纯洁为善。近代一夫一妻制表面上称颂“相互对等的贞操”,但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把男人的“犯规”编人制度之中了(既然无法遵守一开始就别是发誓好了),所以,另外需要充当男人的“犯规对象”的女人。结果就是,性的双重标准将女人分为两个集团。即,“圣女”与“荡妇”、“妻子・母亲”与“娟妓”、“结婚对象”与“玩弄对象”、“外行女人〔性行业以外的女人ー一译者”与“内行女人で性行业中的女人一译者」”等常见的二分法。每一个现实存在的活生生的女人,都有身体有灵魂,有子宫有阴道。可是,“用于生殖的女人”,被剥夺了快乐,异化为仅仅为了生殖;“用于快乐的女人”专为快乐服务,异化为远离生殖。带着孩子的娼妓,就是因为扰乱了这个界线而让人扫兴。
    引自 第二章 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同性恋憎恶·厌女症 15
    2020-06-21 14:15:59 回应
  • 第七章 春宫画的厌女症
    “女人寻求关系,男人追求占有”,小仓千加子一语道破。 后来,斋藤环出版新著,书名为《关系的女人、占有的男人》。桐野夏生受斋藤的影响,在小说《IN》里引用了这句话。我不知道这句话出自何处,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小仓说得更早。也许小仓和斋藤各自独立地想到了这种表达。在以“爱”为名的男女关系中,其根底里存在着性别的不对称,没有比这句话将这种不对称表达得更简洁准确的了。
    引自 第七章 春宫画的厌女症 92
    女人的嫉妒指向夺去男人的别的女人,而男人的嫉妒则指向背叛了自己的女人。因为女人的背叛是对男人所有权的侵犯,建立在占有一个女人的基础上而得以维系的男人的自我,会因此面临崩溃的危机。对于女人,嫉妒是以其他女人为对手围绕男人展开的竞争;而对于男人,嫉妒则是维护自尊和自我确认的争斗。
    引自 第七章 春宫画的厌女症 92
    男人集团围绕社会性资源而展开霸权争斗,女人则是按男人集团中的序列分配给男人的财产和报酬。将男人社会的价值观内化为自己价值观的女人,会主动去适应男人的序列,期待通过男人得到财富的分配。女人“发情”的对象,是男人在男人集团中的位置,而不是个体的男人本身。“发情”的脚本,极具文化性和社会性。
    引自 第七章 春宫画的厌女症 92
    与自由民少年的“上等”之爱相比,“下等”的则是与奴隶少年的爱,价值最低的是与女人的异性恋。前者的“下等”是因为那是使用权力的强制,是不由分说地让对方服从的单纯支配;后者的价值低下,则是由于古希腊的女性观。愚蠢卑贱的女人,连市民资格也没有,是与男人根本不同的生物,与女人的性交,不过是让对方像家畜一样服从的行为。在拉丁语中, familia是统称妻子、奴隶和家畜的集合名词。由此也可见,古典时代的性爱中刻印着男性同性社会性集团的难以消除的厌女症。
    引自 第七章 春宫画的厌女症 92
    2020-06-21 14:21:04 1人喜欢 回应
  • 第八章 近代的厌女症
    人在成为女人的时候,要先将“女人”这个范畴所背负的历史性的厌女症姑且接受下来。如果满足于这个范畴所指定的位置,那么,“女人”就诞生了。可是,女性主义者,就是对那个指定位置感到不满、对厌女症不能适应的人。所以,不存在不是从厌女症出发的女性主义者。做一个女性主义者,就意味着与厌女症的纠葛和抗争。没有厌女症的女人(假如那种女人真的存在的话),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成为女性主义者。有时会听到有女人号称“我从来没有拘泥过自己是女人这回事”这种说法其实应该翻译成“我一直在回避与厌女症的正面抗争”。
    引自 第八章 近代的厌女症 109
    2020-06-21 14:21:59 回应
  • 第九章 母亲与女儿的厌女症
    女人有两种价值。自己获取的价值和他人(男人)给予的价值。在女人的世界里,后一种价值似乎高于前一种一一酒井顺子的《败犬的远吠》2003]一书这样告诉我们。在前种价值不能期待的时代,女人们可能还活得轻松一点。但当今的女儿们,前一种价值和后一种价值都必须满足。母亲也变得期待女儿能将两种价值都实现,有的母亲等着给结了婚的全职女儿带孩子。 对这样的母亲,女儿会感谢吗? 这种母亲,其实是在对女儿宣告: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对你放手。这等于是说,你的人生属于我,作为我的分身,实现我的梦想蓝图オ是女儿的职责。信田佐与子有本书题为《以爱的名义的支配》(1998),母亲的行为,完全如那书名所示。女儿当然会对母亲的期待感到压抑,母亲一方将“爱”、“自我牺牲”强加于人,性质恶劣。
    引自 第九章 母亲与女儿的厌女症 121
    2020-06-21 14:23:25 回应
  • 第十一章 女校文化与厌女症
    送女儿进女校的家长,大多是希望把女儿培养得“有女人味儿”吧。可是,经验证明,这是天大的误会。与女校生相比,男女同校女生的异性恋性别身份的认同确立更早。比如,让男生当学生会会长、自己甘居副会长等等。而女校学生反倒有很多机会自由地发挥统率才干。在没有男生来领头的女人世界里,力气活儿也好,统率角色也好,都得女人自己干。我在女子短期大学教了十年书,看到在和其他大学的共同野餐郊游时,男女同校的女生们娇滴滴地把砍柴取水的力气活儿推给男生们做,被女校学生事后嘲笑。不过,女校生们并非不知如何在异性恋制度之下利用自己的性别资源她们不过只是看到其他女生在自己眼前表演得太露骨而败了兴而已。她们明白男女同校文化与女校文化的“规则”差异,把对两者间落差的操纵调节视为一种生存技能。作为女子短期大学的教员,因为与学生性别相同,当时年龄也接近,学生们在我面前不用设防,所以我有充分的机会对她们进近距离观察,看她们如何生存于两种文化的落差之间。
    引自 第十一章 女校文化与厌女症 150
    西蒙娜・波伏娃自述,她从小就被父母拿去与漂亮的妹妹相比,一直被教导,“像你这么难看的女孩,不好好学习还能怎么办?”学业分数被期待为对“女性资源”匮乏的弥补。反之,学业分数低的少女,则试图以“女性分数”的“替代资源”来立于学业优秀的女生之上。对成绩好的女生,她们嘲笑其“女性资源”的贫乏,挖苦她们是“丑女”、“不懂男人”,同时她们自己积极地向时装化妆品等“女性资源”投资。不过,“女性分数”不是靠自己挣来的,归根到底是被男人选择(成为男人性欲望的对象)、由男人赋予的价值,所以,思春期的少女们走向性早熟的行为,越出学校文化的规范。由此出现了一个“矛盾”现象:貌似反抗学校文化的早熟少女,却成为男人社会里始乱终弃的性的客体。 除上述两种“分数”以外,女校文化中还有另一种“被女人接受的分数”。这种分数与以上两类又不相同。有的女生因为有股凛然的“男子气”而成为全班英雄,有的女生很会逗笑而招众人喜欢。可是,她们总有一天要毕业。离开女校之后,当年女校文化中的“英雄”,会因不知在异性恋制度之下该如何举止而经历自我身份认同的危机。然后,她们会痛切地懂得,被女人喜欢的女人,决不能得到男人的喜欢。 “山姥假皮”就是“让女人接受”的变身道具,因为女人绝不宽恕被男人喜欢的女人(无论她本人是自觉或不自觉)学业分数、女性分数、被女人接受的分数,三者的关系是扭曲的。女人的世界被这数种尺度分离隔断了。正因为如此,女人不会去建立一个像男人那样的可用一元价值尺度测量的同性社会性的世界,也建立不起来。
    引自 第十一章 女校文化与厌女症 150
    2020-06-21 14:26:55 回应
  • 第十二章 “东电女职员”的厌女症
    名流富人们,或者叫高级应召女郎,或者用钱买女模特女艺人。如果我们把这种行为视作他们给自己性欲所标的价,就很好理解了。他们通过显示(自己说给自己听)“我只对带有附加价值的女人发情”,来向自己(和其他男人)证明,自己的性欲与那些“不花钱的性欲”不一样(自己的性欲才是高级的)。 女人一方,就更好理解了。想把自己高价出售,不管是终身契约还是一次性消费,性质一样。想嫁名流富人的女人,是高估了“男人赋予给女人的价值”。正因为她们高估了,所以即使遇到家庭暴力,也不会从那个位置上退下来。她们害怕,一旦退出那个位置,她就什么也不是。 据说,衡量男人成功的一个社会指标,是拥有“美人妻”其实,更准确地说,是“花钱的妻子”。这是男人为了夸耀:我的性欲不是随便就能满足的,满足我性欲的女人需要花这么多钱来维修保缮。在美国,这被称为“花瓶妻”( trophywife),是胜利的奖赏。于是,富人妻要孜孜不倦地花钱美容保养着装,因为那是衡量丈夫地位的指标。她们通过这种方式,证明她是与丈夫匹配的女人。给丈夫赋予价值的,是她自己。
    引自 第十二章 “东电女职员”的厌女症(之一) 165
    2020-06-21 14:29:18 回应
  • 第十四章 女人的厌女症/厌女症的女人
    回答对自己容貌有信心的,只有女性中的一成,几乎所有女人都对容貌怀有不满或不安。不奇怪。因为估价的标准,在男人手中,女人只有被折腾的份儿。
    引自 第十四章 女人的厌女症/厌女症的女人 197
    2020-06-21 14:30:22 1人喜欢 回应
  • 第十六章 厌女症能够超越吗
    当然,女人同样有对“偏离规格”的恐惧和痛苦。减肥、不孕治疗、“败犬”恐惧,等等。可是,当她们成功地克服恐惧达到”规格”时,她们方オ知道自己陷入了厌女症之中,为之愕然,不能不自我厌恶。“规格外”的女人们,一面与自我厌恶做斗争,一面争取和其他女人的团结。这,就是女性主义。因为她们深知自我厌恶的普遍性。
    引自 第十六章 厌女症能够超越吗 225
    2020-06-21 14:31:5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