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光对《宋词纪事》的笔记(2)

透明光
透明光 (柔和质直)

在读 宋词纪事

宋词纪事
  • 书名: 宋词纪事
  • 作者: 唐圭璋
  • 页数: 377
  • 出版社: 中华书局
  • 出版年: 2008-5-1
  • 吴序
    【尊賢祛俗,述而不作】
    贊《宋詞紀事》之善
    徵引諸籍,多宋賢撰著,明、清紀載迻録殊鮮,一也。薈集原文,不加增損,一言一字,可以覆核,二也。補苴遺逸,多前人未及,張皇幽渺,殫見洽聞,三也。因作而嘆曰:尋繹此書,可悟作述之體矣。
    述古今治學著書之異
    記云(按,指《禮記》)「作者之謂聖,述者之謂明」,孔子亦云「述而不作」,其鄭重有如是者。今世才彥,事不師古,喜自成一家言,流傳諸作,如向壁面墻。若夫輯錄一書,又臆斷節取,或展轉裨販,不足徵信。抑知述者之難,較作者為尤甚。
    闡著述之法
    引證圖集,當從舊刊者,所以祛俗學也;采擇諸說,當取創論者,所以尊昔賢也。
    顏黃門云:「談說製文,援引古昔,必須眼學,勿信耳受。」
    吳梅序文,雖寥寥三百餘言,然深明著述之理,其治學之謙卑嚴謹,可窺一斑。今時書市亂象頻生,作者參差踳駁,師古之道廢也久矣。再觀前賢先輩之言,感慨萬千。
    觀吳氏落款:「戊寅二月,長洲同學兄吳梅書于湘潭之柚園」。戊寅二月,為一九三八年。時值中日戰爭爆發,吳氏避居湘潭。故文中亦存銅駝荊棘,身世飄零之嘆。惜其次年即病逝于雲南。吳氏為作者之師,但以同學自稱,前賢師者之風,亦可感念。
    2012-09-01 20:56:22 回应
  • 自序
    【旗亭畫壁】
    典出唐薛用弱《異集記》,原文如下:
    开元中,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时风尘未偶,而游处略同。一日天寒微雪,三诗人共诣旗亭,贳酒小饮。有梨园伶官十数人会宴。三人因避席隈映,拥炉以观焉。俄有妙妓四辈奏乐,皆当时名部。昌龄等私相约曰:“我辈各擅诗名,每不自定其甲乙,今者可以密观诸伶所讴,若诗人歌词之多者,则为优矣。”俄而一伶,拊节而唱曰:“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昌龄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伶讴之曰:“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适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伶讴曰:“奉帚平明金殿开,暂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昌龄则又引手画壁曰:“二绝句。”之涣自以得名已久,因谓诸人曰:“此辈皆潦倒乐官,所唱皆巴人下里之词耳;岂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因指诸妓之中最佳者曰:“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即终身不敢与子争衡矣;倘是我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因欢笑而俟之。须臾,次至双鬟发声,则曰:“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之涣即揶二子曰:“田舍奴,我岂妄哉!”因大谐笑。“诸伶诣问,语其事,乃竞拜乞就筵席。三人从之,饮醉竟日。
    2012-09-02 06:31:2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