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夜猫对《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笔记(4)

大头夜猫
大头夜猫 (爱我所爱)

读过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 书名: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 作者: [日] 片山恭一
  • 页数: 178
  •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9
  • 第150页

    一 ”爷爷你怎么看呢?“节目结束后我试着问,”来世可是有的?有能够同自己喜欢的人重新在一起那样的世界?“ ”但愿有啊!“祖父仍然看着荧屏。 ”我认为没那东西。“ ”那就够寂寞的了。“ ”死的人就是死了,不可能重新相见。这不是再明白不过的事么?“我有些较真地说。 祖父现出困惑的神情:”真够悲观的!“ ”我一直在想,想为什么人会想出来世啦天国啦那样的名堂。“ ”你认为为什么?“ ”因为喜欢的人死了“ ”噢。” ”因为许多心上人死了,人们才发明来世和天国。死的总是对方,不是自己。所以活下来的人就想用那样的观念挽救死去的人。但我认为那都是骗人的。来世也好天国也好,都是人想出来的幻景。“ 祖父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关掉电视。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死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啊,朔太郎。“祖父以亲人间的口气说,”没有死后,没有再生,死仅仅是死——死不成了无比残酷的事情?“ “可是作为事实就是那样,有什么办法呢。” ”那怕也是一种见识“

    2012-08-05 21:42:36 回应
  • 第152页

    二 ”失去喜欢的人为什么会难过呢?“我默然之间,祖父继续道: "那恐怕是因为已经喜欢上了那个人的缘故。分别和离世本身并不悲伤。对那个人怀有的感情早已有之,所以分别才凄凄惨惨,才令人追忆对方的面影。而且,哀悼惋惜之情是没有穷尽的,悲伤也好,悼念也好都不过是喜欢一个人那种巨大感情的局部表现罢了——可以这么说吧?“ ”不明白“ ”就某一个人不在人世了这点想想看。自己从未留意的人即使不在了,恐怕我们也不以为然,甚至不在之人的行列都进不去。就是说,我们不希望不在的人不在了,那个人才不在。进一步说来,那个人不在了同样可以是对其怀有感情的一部分。因为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的不在才成为问题,其不在才会给留下的人带来悲哀。所以悲哀的终极处总是相同的——比如分别是难以忍受的,但迟早还会在一起……“ ”爷爷,你认为迟早还会和那个人在一起?“ ”你说的在一起不在一起,可是形式上的问题?“ 我没回答。 ”倘若以为看得见的东西、有形的东西就是一切,那么我们的人生岂不彻底成了索然无味的东西?“祖父说,”我曾经喜欢的人、曾经熟识的相貌不可能以原样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是,如果离开形体考虑,那么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五十年来,不在一起的时候一刻也不曾有过。“ ”那是你的偏执吧?“ ”当然是偏执!偏执有什么不好?任何科学岂不都是偏执?大凡人用脑袋思考的事情,不是偏执是不可能的,只是偏执的剧烈程度、强度不同罢了。科学家那些人使用望远镜和显微镜之类来保证自己的偏执。我们不是科学家,使用别的也可以吧,例如爱……“ ”刚才你说什么?“ ”爱,爱!你不知道爱?“ ”知道。可是从爷爷嘴里听来,好像是别的什么。“ ”大概因为我口中道出的爱和世间一般人所说的爱似是而非吧。“

    2012-08-05 21:56:22 1人推荐 4人喜欢 1回应
  • 第154页

    三 祖父仿佛沉浸在自己的话语里。良久,转过头问我:”你认为美好的实体是什么?“ ”PASS." 我冷冷应道。 “人生有实现的事情和没实现的事情。”祖父以开导的语气说,“对于实现了的,人们很快忘掉;而对于没实现的,我们则永远珍藏在心里并加以培育。所谓梦想和憧憬,都是这类东西。人生的美好,相必是由对于未能实现之事的向往所体现的。没有实现的并不因没有实现而化为乌有,而是以美好体现出来——实际上已经实现了。”

    2012-08-05 22:10:25 3人喜欢 回应
  • 第155页

    四 “朔太郎,想到死去的人,不觉得好像有些肃然起敬似的?” 我不置可否,默不出声。祖父继续道: “对于死去的人,我们不能怀有坏的感情。对于死去的人,不能怀有自私的念头,不能算计。从人的天性来看,似乎是这样子的。你不妨检查一下你对于不在人世的她所抱有的感情。悲伤、懊悔、同情……对现在的你也许都难以忍受,但绝不是坏的感情。坏感情一个也不包括,全都是对于你的成长有营养价值的东西。为什么所珍惜之人的死会促使我们成为善良的人呢?那大概是因为死与生是绝对割裂开来的,不再接受任何来自生这方面的作用。所以人的死才可能成为我们人生的养料。” “好像受到一些安慰” “不,不是那么回事。”祖父苦笑道,“我是想安慰你,但做不到。任何人都安慰不了你,因为只能由你自己跨越." "你是怎么跨越的呢?” “我的方法是设想相反的情形。”祖父像往远方看似的眯缝起眼睛,“设想我先死了会怎样。那一来,她就必须像我现在这样为我的死而悲伤。扒开幕拿骨灰那样的事他肯定很难做到,有没有像朔太郎这样体贴人的孙子也是个疑问。这么一想,未尝不可以说我因为留在后面而得以代她承受悲伤,她就可以免受不必要的辛苦。”

    2012-08-05 22:19:48 回应

大头夜猫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5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