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寻对《小团圆》的笔记(1)

小团圆
  • 书名: 小团圆
  • 作者: 张爱玲
  • 页数: 283
  •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4
  • 第1页

    1. 大考的早晨,那惨淡的心情大概只有军队作战前的黎明可以比拟,像《斯巴达克斯》里奴隶起义的叛军在晨雾中通望罗马大军摆阵,所有的战争片中最恐怖的一幕,因为完全是等待。

    2. 九莉快三十岁的时候在笔记簿上写道:“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3. 其实就连那时候,在儿童的眼光中她们也已经不年青了。永远是夕阳无限好,小辈也应当代为珍惜,自己靠后站,不要急于长大,这是她敬老的方式。年青的人将来目子长着呢,这是从小常听蕊秋说的,但是现在也成了一种逃避,一切宕后。

    4. 九莉继续洗袜子,然后抽噎起来,但是就像这自来水龙头,震撼抽搐半天才进出几点痛泪。这才知道死亡怎样了结一切。本来总还好像以为有一天可以对他解释,其实有什么可解释的?但是现在一阵凉风,是一扇沉重的石门缓缓关上了。

    5. 她也不过这么怙惙了一下,向来不去回想过去的事。回忆不管是愉快还是不愉快的,都有一种悲哀,虽然淡,她怕那滋味。她从来不自找伤感,实生活里有的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光就这么想了想,就像站在个古建筑物门口往里张了张,在月光与黑影中断瓦颓垣千门万户,一瞥间已经知道都在那里。

    6. 她爱他们。他们不干涉她,只静静的躺在她血液里,在她死的时候再死一次。

    7. 似乎无论出了什么事,她只要一个人过一阵子就好了。这是来自童年深处的一种浑,也是一种定力。

    8. 她崇拜他,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等于走过的时候送一束花,像中世纪欧洲流行的恋爱一样绝望,往往是骑土与主公的夫人之间的,形式化得连主公都不干涉。她一直觉得只有无目的的爱才是真的。当然她没对他说什么中世纪的话,但是他后来信上也说”寻求圣杯”。

    9. 讲起在看守所里托看守替他买杂志,看她新写的东西,他笑道:“我对看守宣传,所以这看守也对我很好。”又道:“你这名字脂粉气很重,也不像笔名,我想着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化名。如果是男人,也要去找他,所有能发生的关系都要发生。”

    10. 她不去看他,水远山遥的微笑望到几千里外,也许还是那边城灯下。

    11. 马路上两行洋梧桐刚抽出叶子来,每一棵高擎着一只嫩绿点子的碗。春寒,冷得有些湿腻。她在路上走,心情非常轻快。一件事圆满结束了——她希望,也有点怅惘。

    12. 她觉得过了童年就没有这样平安过。时间变得悠长,无穷无尽,是个金色的沙漠,浩浩荡荡一无所有,只有嘹亮的音乐,过去未来重门洞开,永生大概只能是这样。这一段时间与生命里无论什么别的事都不一样,因此与任何别的事都不相干。她不过陪他多走一段路。在金色梦的河上划船,随时可以上岸。

    13. 她像棵树,往之雍窗前长着,在楼窗的灯光里也影影绰绰开着小花,但是只能在窗外窥视。

    14. 他是这么个人,有什么办法?如果真爱一个人,能砍掉他一个枝干?

    15. 近午夜了,她没跟楚娣说要出去一趟,两人悄悄的走了出来。秋天晚上冷得舒服,昏暗的街灯下,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手牵着手有时候走到街心。广阔的沥青马路像是倒了过来,人在蒙着星尘的青黑色天空上走。

    16. 在小城里就像住在时钟里,滴搭声特别响,觉得时间在过去,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17. 有句英文谚语“灵魂过了铁”,她这才知道是说什么。一直因为没尝过那滋味,甚至于不确定作何解释,也许应当译作“铁进入了灵魂,是说灵魂坚强起来了。

    还有“灵魂的黑夜”,这些套语忽然都震心起来。

    那痛苦像火车一样轰隆轰隆一天到晚开着,日夜之间没有一点空隙。一醒过来它就在枕边,是只手表,走了一夜。

    18. 九莉曾经向她笑着说:“我不知道怎么,喜欢起来简直是狂喜,难受起来倒不大觉得,木木的。”楚娣也笑,认为稀罕。

    19. 并不是她笃信一夫一妻制,只晓得她受不了。她只听信痛苦的语言,她的乡音。

    20. 人老了有皱纹没关系,但是如果脸的轮廓消蚀掉一块,改变了眼睛与嘴的部位,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21. 时间是站在她这边的。胜之不武。

    22. 她们向来相信“亲兄弟,明算账,”因为不算清楚,每人印象中总仿佛是自己吃亏。人性是这样。

    23. 只要有人与人的关系,就有曲解的余地,可以自骗自。

    24. 他们的过去像长城一样,在地平线上绵延起伏。但是长城在现代没有用了。

    25. 默然片刻,燕山又道:“你大概是喜欢老的人。”

    他们至少生活过。她喜欢人生。

    26. 他把头枕在她腿上,她抚摸着他的脸,不知道怎么悲从中来,觉得“掬水月在手,”已经在指缝间流掉了。

    27. 她一向怀疑漂亮的男人。漂亮的女人还比较经得起惯,因为美丽似乎是女孩子的本份,不美才有问题。漂亮的男人更经不起惯,往往有许多弯弯扭扭拐拐角角心理不正常的地方。

    28. 她微笑,心里大言不惭的说:“我像镂空纱,全是缺点组成的。

    29. 也是因为她自己对这些事有一种禁忌,觉得性与生殖与最原始的远祖之间一脉相传,是在生命的核心里的一种神秘与恐怖。

    30.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上帝还犹可,太富幽默感的上帝受不了。

    2018-09-14 14:06:5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