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寻对《我们的她们》的笔记(1)

我们的她们
  • 书名: 我们的她们
  • 作者: 韩松落
  • 页数: 312
  • 出版社: 文化艺术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11
  • 我们的她们
    1. 女人对女人的懂得,因为其品质的相近而狭窄,充满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嘶鸣,而男人对女人的懂得,是天与地的对望 ,阴与阳的交融,因其淡而浓烈,是这世间永不腐坏的男女之情——从来不曾相濡以沫,却永远不改初衷岁岁年年相望于江湖的爱悦。  (代序:他和她们)
    2. 得到,得不到,和美不美,成功不成功,没有关系。得不到,是人的命运。
    3.“我总是相信,是那些你无法选择的事务造就了你,你的家乡,你的邻里,你的亲人。”
    4. 所谓爱,一向是,踏步走向它的那条路,也就是它的消失之路。
    5. 形式上的双数,或许是心灵上更大的单数,比孤独更可怕的,是被迫不孤独。
    6. 但我们的命运何尝不是这样,代代重复,岁岁相似,太阳底下无新事,发生在电脑前,和发生在苏绣的屏风前一无二致,发生在“玫瑰战争”、“十字军东征”时候,和发生在南北战争中间,也并无区别,航天飞机登了月,男男女女照旧恩恩怨怨,一点长进都不会有,人的命运永远是改汤不换药,人性的学习和进步永远是蜗牛爬青藤,对人生的掌握和感悟犹如葡萄生长,刚着了一点紫色眼看成熟,一声惊堂木,这一场戏宣告结束,下一只蜗牛照旧重头来过。
    7. 春有春的好,春天过去,有过去的好。
    8. 或许,所谓中性气质,所谓雌雄同体,不过是绝对的美的代名词,是青春的特异功能,性别在某种美之间,在绝对的青春之前,往往束手无策,自动地失去了界限。
    9. 从贫苦坎坷生活里长大的男人女人,都有点像神话里那个瓶子里的魔鬼,你不是没给他爱,不是没救他,而是救晚了。
    10. 最安全的安全感,就是停留在已经习惯的不安全感之中。
    11. 只要是人在一起,就免不了“一地鸡毛”,区别不过在于,吵架的地方是夏威夷的海滩,还是下支角闷热的阁楼间。
    12.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的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 ——弗洛姆
    13. 感情生活里,我们也一向是“先看见爱情故事,再经历爱情”,先看见无数悲情故事和言情小说,再找到一个现实把自己代入。
    14. 意大利作家黛莱达说:“我们是芦苇,命运是风。”似乎有把一切推卸给命运的意味,却还得多点傲然的气质,是芦苇,才有迎风的素质,是芦苇,才能经得起花开似霞,也忍得住贫瘠肃杀。
    15. 亦正亦邪其实是一种自信心充沛的状态,聪明的人、有魅力的人、有经验的人、对这世界知道得足够多的人、能够掌握自己生活的人,才邪得起来,才知道分寸,才能亦正亦邪。大部分人只是被生活侵犯看,亦正亦邪的人却是反过来调戏和入侵生活,没有聪明、经验、魅力,哪里做得到?
    16. “越是追得苦,越是说明勉强的程度有多大。”
    17. 爱不该是单向的追、单向的经营,爱应该是一种互相的、自然的、默契的建设。追来的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真如沙漠里的海市蜃楼。
    2016-10-16 14:52:3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