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手記 (1)

  • 第1页
    1. 上帝說:「偷心也是不好的,我每個人都只分了一個心,你怎好拿兩個?」 我說:「我不是偷了就算了,我把自己這顆碎過的心用漿糊粘好了,換給這個人。」 上帝聽了搖頭歎息,說:「一個是傻瓜,一個是騙子,我不...

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 (1)

  • 第1页
    1. 我说,“你要知道,你的头脑,你的内心,不是酒店的厨房,可以把里面的东西像旧罐头一样扔掉。它更像是一条河而不是一处所在,每时每刻都在流动和变化。你无法矫正一条河流。” 2. 除了感觉到自己的寡欢,你根...

余生皆假期 (1)

  • 第1页
    1. 父亲的头发短得几近光头。他似乎觉得,与其东遮西掩那些不争气的脱发,还不如一并都剪了去。凸起的肚子惨不忍睹,脸上到处是不均匀的色素沉淀,无论怎么看,他都是个集合了四十五六岁的男人所有可悲之处的人。...

死于威尼斯 (2)

  • 第1页
    1. 一个真正早起的人,照我看,不需要起得特别早。 2. 良心真可怕!像我这样的人,一辈子都跟它扭打费,尽心机才能间或蒙骗它一次,巧妙地让它得到一点小满足。我们这号人是无用的,除了几个钟头的好时光以外,都...
  • 第1页
    1. 差不多所有伟大的事物都是“敢于藐视”的,是在跟忧虑、痛苦、穷困、孤独、病弱、道德败坏、七情六欲以及各种各样的障碍作斗争而诞生出来的。 2. 谁第一次坐上威尼斯的平底船,或者在长时期不坐以后再登上它...

如果墙会说话 (1)

  • 第1页
    1. 爱一个人,老觉得他笨,非得处处照顾他不可,而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肯定他聪明伶俐,占尽便宜,不劳任何人操心。 2. 安真镇定地说:"我这一生不会倚赖任何人,或是向任何人恳求时间、金钱及怜悯。" 3. 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