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 Sir对《人生论》的笔记(4)

人生论
  • 书名: 人生论
  • 作者: (英)培根
  • 页数: 240
  • 出版社: 华龄出版社
  • 出版年: 2002-07
  • 第37页
    读书可以作为消遣,可以作为装饰,也可以增长才干。 
    孤独寂寞时,阅读可以消遣。高谈阔论时,知识可供装饰。处世行事时,知识意味着才干。懂得事务因果的人是幸运的。有实际经验的人虽能够处理个别性的事务,但若要综观整体,运筹全局,却唯有学识方能办到。
    读书太慢的人驰惰,为装潢而读书是欺人,完全按照书本做事就是呆子。
    求知可以改进人性,而经验又可以改进知识本身。人的天性犹如野生的花草,求知学习好比修剪移栽。学问虽能指引方向,但往往流于浅泛,必须依靠经验才能扎下根基。
    狡诈者轻鄙学问,愚鲁者羡慕学问,聪明者则运用学问。知识本身并没有告诉人怎样运用它,运用的智慧在于书本之外。这是技艺,不体验就学不到。
    读书的目的是为了认识事物原理。为挑剔辩驳去读书是无聊的。但也不可过于迷信书本。求知的目的不是为了吹嘘炫耀,而应该是为了寻找真理,启迪智慧。
    书籍好比食品。有些只须浅尝,有些可以吞咽,只有少数需要仔细咀嚼,慢慢品味。所以,有的书只要读其中一部分,有的书只须知其梗概,而对于少数好书,则应当通读,细读,反复读。
    有的书可以请人代读,然后看他的笔记摘要就行了。但这只应限于不太重要的议论和质量粗劣的书。否则一本书将像已被蒸馏过的水,变得淡而无味了。
    读书使人充实,讨论使人机敏,写作则能使人精确。
    因此,如果有人不读书又想冒充博学多知,他就必须很狡黠,才能掩人耳目。如果一个懒于动笔,他的记忆力就必须强而可靠。如果一个人要孤独探索,他的头脑就必须格外锐利。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学习数学使人精密,物理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高尚,逻辑修辞使人善辩。总之,“知识能塑造人的性格”。
    不仅如此,精神上的各种缺陷,都可以通过求知来改善——正如身体上的缺陷,可能通过适当的运动来改善一样。例如打球有利于腰背,射箭可扩胸利肺,散步则有助于消化,骑术使人反应敏捷,等等。同样道理,一个思维不集中的人,他可以研习数学,因为数学稍不仔细就会出错。缺乏分析判断的人,他可以研习而上学,因为这门学问最讲究细琐的辩证。不善于推理的人,可以研习法律案例。如此等等。这种心灵上的缺陷,都可以通过学习而得到改善。
    2012-09-13 21:05:16 回应
  • 第25页
    古人曾说:喜欢孤独的人不是野兽便是神灵。没有比这句话更是把真理与谬误混合于一起的了。如果说,当一个人脱离了社会,甘愿遁入山林与野兽为侣,那么他是绝不可能成为神灵的。尽管有人这样做的目的,好象是要到社会之外支寻求一种更高尚的生活,就象古代的埃辟门笛斯、诺曼、埃辟格拉斯、阿波罗尼斯那样。
      有些人之所以宁愿孤独,是因为在没有友谊和仁爱的人群中生活,那种苦闷正犹如一句古代拉丁谚语所说的:"一座城市如同一片旷野"。人们的面目淡如一张图案,人们的语言则不过是一片噪音,使得人们宁可逃避也不愿进入了。   
      由此可以看出,人与人的友情对人生是何等重要。得不到友谊的人将是终身可怜的孤独者。没有友情的社会则只是片繁华的沙漠。因此那种乐于孤独的人,其性格不是属于人而是属于兽的。
      当你遭遇挫折而感到愤闷抑郁的时候,向知心挚友的一席倾诉可以使得得到疏导。否则这种积郁会使人致病。医学告诉我们,"沙沙帕拉"可以理通肝气;磁铁粉可以理通脾气;硫磺粉可以理通气;海狸胶可以治疗头昏。然而除了一个知心挚友外,却没有任何一种药物是可以舒通心灵之郁闷的。只有对于朋友,你才可以尽情倾诉你的忧愁与欢乐,恐惧与希望、猜疑与劝慰。总之,那沉重地压在你心头的一切,通过友谊的肩头而被分担了。
      正因为如此,甚至连许多高高在上的君王也不能没有友谊。以至许多人竟宁愿降低自己的身份去追求它。
      本来君王是不能享受友谊的。因为友谊的基本条件是平等,而君王与臣民的地位却太悬殊了。于是许多君王便不得不把他所宠爱的人擢升为"宠臣"或"近侍",以便能与他们亲近。罗马人称这种人为"君王的分忧者",这种称呼恰如其分地道出了他们的作用。实际上,不仅那些性格脆弱敏感的君王曾这样做,就连许多性格坚毅,智勇过人的君王,也不能不在他的臣属中选择朋友。而为了结成这种关系,他们是需要尽量地忘记自己原来的高贵身分的。
      罗马的大独裁者苏拉曾与庞培结交。以至为此有一次竟容忍了庞培言语上的冒犯。庞培曾当面夸耀自己说:"崇拜朝阳的人自然多于崇拜落日的人"。伟大的恺撒大帝也曾经与布鲁图斯结为密友,并把他立为继承人之一,结果这人恰好成为诱使恺撒堕入圈套而被谋杀的人。难怪安东尼后来把布鲁图斯称为"恶魔",仿佛他诱惑恺撒的魅力是来自一种妖术似的。…………
      毕达哥拉斯曾说一句神秘的格言--"不要损伤自己的心"。确实,如果一个人有心事却无法向朋友诉说,那么他必然成为损伤自己心的人。实际上,友谊的一大奇特的作用是:如果你把快乐告诉一个朋友,你将得到两个快乐;而如果你把忧愁向一个朋友倾吐,你将被分掉一半忧愁。所以友谊对于人生,真像炼金术士所要寻找的那种"点金石"。它能使黄金加倍,又能使黑铁成金。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很自然的规律。在自然界中,物质通过结合可以得到增强。而人与人难道不也是如此吗?
      如果以上所说已证明友谊能够调剂人的感情的话,那么友谊的又一种作用则是能增进人的智慧。因为友谊不但能使人走出暴风骤雨的感情世界而进入和风细雨的春天,而且能使人摆脱黑暗混乱的胡思乱想而走入光明与理性的思考。这不仅是因为一个朋友能给你提出忠告,而且任何一种平心静气的讨论都能把搅扰着心头的一团乱麻,整理得井然有序。当人把一种设想用语言表达的时候,他也就渐渐看到了它们可能招来的后果。有人曾对波斯王说:"思想是卷着的绣毯,而语言则是张开的绣毯"。所以有时与朋友作一小时的促膝交谈可以比一整天的沉思默想更能令人聪明。
      其实即使没有一个能对你提出忠告的朋友,人也可以通过语言的交流而增长见识。讨论犹如砺石,思想好比锋刃。两相砥砺将使思想更加锐利。对一个人来说,与其把一种想法紧锁在心头,倒不如哪怕它倾吐给一座雕象,也是多少有点益处的。
      赫拉克利特曾说过:"初射之光最亮。"但实际上,一个人自身所发生的理智之光,是往往受到感情、习惯、偏见的影响而不那么明亮的。俗话说:"人总是乐于把最大的奉承留给自己",而友人的逆耳忠言却恰好可以治疗这个毛病。朋友之间可以从两个方面提出忠告,一是关于品行的,一是关于事业的。
      就前者而言,朋友的良言劝诫是一味最好的药。历史上的许多伟人,往往由于在紧要关头听不到朋友的忠告,而做出后悔莫及的错事。人尽管也可以自己规戒自己,但毕竟如圣雅各所说:"虽然照过镜子,可终究是忘了原形。"
      就事业而言,有些人认为两双眼睛的看到的未必比一双眼见到的更多,或者以为一个发怒的人未必没有一个沉默的人聪明,或者以为毛瑟枪不论托在自己肩上放,还是支在一个支架上放会打得一样准--总之,认为有没有别人的帮助结果都一样。但这些话其实是十分骄傲而愚蠢的说法。在听取意见的时,有人喜欢一会儿问问这个人,一会儿又问问那个人。这当然比不问任何人好。但也要注意,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两种危险。一是这种零敲碎打来的意见可能是一些不负责任的看法。因为最好的忠告只能来自诚实而公正的友人。另外这些不同源泉的意见还可能会互相矛盾,使你莫衷一是,不知所从。比如你有病求医,这位医生虽会治这种病却不了解你的身体情况,结果服了他的药这种病虽然好了,却又使你得了另一种新病。所以最可靠的忠告,也还是只能来自最了解你事业情况的友人。
      友谊对于人除了以上所说这些益处以外,还有许多其他方面的益处,多得如同一个石榴上的果仁,难以一一细数。如果一定要说的的话,那么只能这样说:只要你想想一个人一生中有多少事务是不能靠自己去做的,就会知道友谊有多少种益处了。所以古人说:朋友是人的第二个"我"。但这句话的容量其实还不够,因为朋友的作用比这又一个"我"的要大得多!
      人生是有限的。有多少事情人来不及做完就死去了。但一位知心的挚友,却能承担你所未做完的事。因此一个好朋友实际上使你获得了又一次生命。人生中又有多少事,是一个人由自己出面所不便去办的。比如人为了避免自夸之嫌,因此很难由自己讲述自己的功绩。人的自尊心又使人在许多情况下无法低首下心去垦求别人。但是如果有一个可靠而忠实的朋友,这些事就可以很妥当地办到。又比如在儿子面前,你要保持父亲的身份。在妻子面前,你要考虑丈夫的脸面。在仇敌面前,你要维护自己的尊严。但一个作为第三者的朋友,就可以全然不计较这一切,而就事论事,实事求是地替你出面主持公道。
      由此可见,友谊对人生是何等重要。它的好处科是无穷无尽的。总而言之,当一个人面临危难的时候,如果他平生没有任何可信托的朋友,那么我只能告诉他一句话--那就自认倒霉好了!
    2012-09-13 21:09:28 1人推荐 回应
  • 第43页
    沉默是一种怯弱的策略与谋划,因为要明确什么时候说真话、做真事,需要高超的智力和坚强的意志。所以,懦弱的政治家却是一个沉默高手。
    塔西佗说:“丽维亚与她丈夫的足智多谋以及他们的儿子的弄虚作假是相匹配的。”也就是说,奥古斯都善于运用计谋与策略,而提比略则喜欢弄虚作假。当穆森纳斯怂恿韦斯巴芗起兵攻打韦泰留斯时说:“这次起兵既不是奥古斯都敏锐的判断力,也不是提比略的极端谨慎与诡秘。”善于运用计谋和策略,与沉默和诡秘相比的确是不一样的,所以要仔细辨别。如果一个人有透彻的判断能力,从而能够看出什么事情应该公开,什么事情应该保守秘密,什么事情应该适当地公开与适当地隐秘,以及这些事情具体应该针对什么人和什么时间(正如塔西佗所言,这些事项确实是治国与处世之道),那么,沉默的习惯就是障碍与缺陷。
    但是,如果一个人不能具备敏锐的判断力,那他就只有采取诡秘的方法,做一个沉默者了。因为当一个人不能够随机应变与当机立断时,最理想的方法还是选择先看一看何为最谨慎与安全的方式。这就仿佛一个看不清道路的人,他要轻步慢慢地行走。我们应该承认,自古以来那些有能力的人,待人都是诚恳与坦率的,都有非常好的口碑。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们又仿佛是训练有素的马匹一样,知道什么时候该停止,什么时候该转弯;最重要的一点是,当他们认为某些事情的确需要沉默时,即使他们弄虚作假地沉默了,以前的良好口碑也不会使人们轻易地觉察到他们的虚伪行为。
    一个人的虚伪行为可以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种是行踪诡秘,沉默不语,刻意保守任何秘密,也就是不让别人看出他的行为和了解他的为人;第二种就是以消极的方式来沉默,沉默者往往故意留下一些迹象与证明,使别人对他的为人产生错觉;第三是以积极的方式弄虚作假,就是一个人积极、主动地装出一副与他的实际为人不想符合的样子。
    在这些遮掩手法中,第一等就是言行隐秘,假装保守任何秘密,这样就可以随意听到别人的隐私。因为,任何一个人都不愿意向一个多嘴多舌、不守秘密的人敞开心怀谈论私事。当一个人被认为能够很好地保守秘密,他就越能够发现别人的秘密,仿佛比较封闭的地方的空气能够吸收较为开放的地方的空气一样。而且,那些忏悔者、诉说者,他们暴露自己的思想不是为了追逐名利,只是为了图一时之快,以换取舒畅的心情。所以,能够保守秘密的人便可以透过这种方式了解到更多的事情。这时候,人们不是在透露,而是在倾诉他们的思想。简单地说,任何神秘事物的关键就在于能不能保守秘密。事实上,无论精神上还是肉体上,没有任何沉默都是不文明的。如果人们的态度与行为能够适当地加以沉默,他们就能够更加明显地感受到尊严。至于那些多嘴多舌或者轻浮的人,往往很自负和轻信,因为他们不但喜欢谈论自己知道的事情,同时还谈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可以断定,言行隐秘的习惯既是精明的,又是合乎道德的。从这个角度出发,人应该用舌头代替面部表情说话。因为人的面部表情是人的一个弱点,与人的言语相比,它更能够暴露出人的本来面目。
    对于沉默来说,它通常伴随着言行隐秘而来,几乎不可避免。所以,一个人要做到隐秘,就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做一个沉默者。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不能总保持模棱两可,甚至漠不关心的态度,而没有丝毫的暴露。如果这样,大家就会想方设法地用各种问题去刁难他、引诱他、揣摩他内心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他本人保持一种尴尬的沉默,否则必然就会有所暴露。即使他没有任何表示,人们还是可以从他的沉默中猜测出来,就好象从他的言语中推测出来一样。如果有人试图用模棱两可的语言搪塞,那也只能是短时间的维持。鉴于这些情况,人们就必须为自己保留一点沉默的余地,否则就不能保守秘密了。可以这样说,沉默与隐秘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就好象裙子的裙摆一样。
    对于弄虚作假与伪装来说,我认为除非是非常重大事件和极少数事件外,罪恶的成分应该多于机智的成分。所以,这种比较常见的弄虚作假(最后一等遮掩法)就是一种不文明的恶习。也许是因为某些人本来就有弄虚作假的天性,也许是因为有比较严重的心理缺陷所以不得不弄虚作假,这就使得他在任何事情上都养成了沉默的习惯。
    至于伪装与沉默,也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归纳为三条:第一是麻痹反对者,从而出其不意。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思想公开,就等于向所有反对者发出信号,唤起他们的警报。第二是可以为自己留一条合适的退路。因为,如果一个人将自己的思想意图公开,他就会受到约束,无论什么情况也必须坚持到底,或者就干脆承认自己是一个失败者。第三是可以方便识破别人的意图。对于一个喜欢暴露自己思想、言行的人来说,人们是不会反对他的;相反,人们会让他继续说下去,把他们自己的言囗论自由变成思想自由。所以,在西班牙有一句比较刻薄的谚语说得非常精妙:“撒一个谎以便弄清事实的真相。”也就是说,出了弄虚作假以外,仿佛就没有其它方法了。
    除了这三点好处以外,我们还不得不承认弄虚作假还有三点坏处:第一,伪装与沉默一般都是胆怯的表现,而胆怯将是任何事业路上的绊脚石,阻止我们达到目标。第二,伪装与沉默会使其它人迷惑不解、无所适从。也许,本来有很多人与他合作,但伪装与沉默就使得他不得不在几乎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孤独地向自己的目标奋进。第三,伪装与沉默最大的坏处就是使一个人丧失了为人处世的最根本原则——信誉与信念。最理想的做法就是,既保持开诚布公的好口碑,又养成言行隐秘的良好习惯。在适当的时候善于伪装与沉默,假设确实遇到没有其它更好的方法时,也还有弄虚作假的能力。
    2012-09-13 21:13:39 回应
  • 第89页
    人的思考取决于动机,语言取决于学问和知识,而他们的行动,则多半取决于习惯。所以马基雅弗利说:人的性格和承诺都靠不住,靠得住的只有习惯。他举了一个例子(是一个邪恶的例子),如果要谋杀一个人,在挑选刺客时,找一个生性残忍或胆大妄为的人并不可靠,最可信的还是那种手上曾经染过血的杀手。也许马基雅弗利记忆了刺杀享利三世的克雷姆,刺杀享利四世的瑞瓦雷克,以及行刺威廉公爵的约尔基和杰尔德都并非这种人。但尽管如此,他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因为一切天性与诺言都不如习惯更有力。我们常听人说以后要干什么,或者不再做什么;而结果却是以前做些什么,后来依然在做什么。在这一点上,也许只有宗教的狂热力量才可以与之相抵。除此之外,几乎一切都难以战胜习惯,以至一个人尽可以诅咒、发誓、夸口、保证——到头来还是难以改变一种习惯。
    如果说个人的习惯只是把一个人变成了机器,使他的生活完全由习惯所驱动,那么社会的习惯就具有一种更可怕的力量。例如印度教徒为了遵守宗教的惯例,竟可安静地卧于柴堆之上,然后引火焚身,而他的妻子也心甘情愿地与他一起跳入火坑。古代的斯巴达青年,在习惯风俗的压力下,每年都要跪在神坛上承受笞刑,以锻炼其吃苦的耐力。我记得在伊丽莎白女王时代的初期,曾有一个被叛死罪的爱尔兰人,请求绞死他时用荆条而不用绳索——因为这是他们本族的习惯。在俄国有一种赎罪的习惯,据说是要人在凉水里成夜浸泡,直到被冰冻上为止。诸如此类的事例实在太多了,由此可见习惯对人的行为的控制之大。
    习惯真的是一种顽强而巨大的力量,它可以主宰人生。因此,人自幼就应通过完美的教育,去建立一种良好的习惯。我们知道,幼年学习过的语言,常常是终身不忘的,这也是一种习惯。而在中年以后再学习一种新语言,常常就很困难了。在体育运动上也是如此。当然也有一些人,他们的性格仿佛是可以不断塑造的,因此可以在不断的学习中取得进步。但这种人毕竟太少了。
    此外还必须考虑到,集体的习惯,其力量更大于个人的习惯。因此一个有良好道德风气的社会环境,是最有利于培养好的社会公民的。在这方面,国家与政府只能是美德的培育者,而不是播种者。更何况,还有些政府连培育者也做不到呢!
    2012-09-13 21:17:3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