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闱 (6) 更多

  • 第234页
  • 第208页
    所以……冯京是跟老丈人一起住的? (2回应)
  • 第148页
    看到王诜这个名字,不由得悲从中来,可怜的长公主啊。也许这位才华横溢而又风流多情的驸马觉得,妻子天生是要贤惠隐忍的。
  • 第92页
    在宋代,法律条令修改得与社会习俗更接近,所以南宋的判官引用法规判给“在室女”更大的家产。基本原则是未婚姑娘应该得到等同于儿子继承的产业的一半,而不像唐代那样,只不过是男人结婚费用的一半。这个公式意...
  • 第89页
    到了汉朝,新娘家如果富裕,会给女儿一份不菲的嫁妆。不管是为儿子还是为女儿,办婚事对于哪个阶级的父母说来都是一个财政负担。到了唐朝或多半更早,上层阶级中的新娘的父母一般用男家送的聘金为女儿准备嫁妆,...
  • 第41页
    族外婚制意味着合法的宋代婚姻模式与父系观念相连。人类社会在早期已达成共识,即使是血缘很远的父系亲属之间也不能通婚;到了宋代,这个规定严格的程度达到同姓不婚。 自己的怪癖是被宋朝养出来的。

危险的边疆 (13) 更多

  • 第285页
    为了维持对边疆的控制,元朝于1307年将蒙古地区纳入到行省体系之中,派汉人军队驻扎在哈拉和林。普通蒙古人的状况变得越来越糟,因为朝廷对军队、给养以及马匹的不绝需索成为草原经济的沉重负担。就算有来自中原...
  • 第261页
    蒙古人最初依靠对农业征收的赋税,他们让商贸团体中的中亚穆斯林人从中原征税。这同样阻碍了中原经济生活的复苏,土地与人户经常被作为属地与属民分给蒙古首领和皇族成员。
  • 第251页
    怯薛的扩大以及帝国削弱部落组织重要性的意图却是全新的,可能来自于成吉思汗这位没有安全的部落基础的草原首领所面临的实际情况。每位统治者都有一些个人追随者,但只有成吉思汗将他的各族伴当看得比家族更重要...
  • 第177页
    他(李世民)一直统治着中原与草原,并成为被双方都接受的统治者。他的继承者无法同时扮演这两种角色,这种单一性也不同于前者的二元性。
  • 第160页
    汉朝和匈奴那样的草原帝国及中原王朝几乎都是同时开始,也同时灭亡。在随后的混乱时期,只有东北地区采取二元化组织才能最先生存下来,并利用这种混乱局面,在华北建立起强大的国家。
  • 第150页
    前已有述,从 中原崩溃中最早得益的人是那些拥有强大军队的军阀,这些军阀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无法管理被征服者。像前燕那样的边地国家依靠防御和内部组织而生存下来,其革新之处就是将管理部落民与汉人的二元...
  • 第146页
    苻坚的难处在于,要运作一个汉式的政府,应该如何维持自己部众的支持?氐人没有匈奴那般强大的部族组织,因此苻坚在最初可以将他们降为独裁国家中的属下,但却撤下了反叛的种子,导致他最后被杀以及王朝的灭亡。 ...
  • 第125页
    为什么匈奴在中原建立起第一个外族政权?为什么这个政权如此短命?理解这两个问题显得非常重要。在之前,汉朝与匈奴的关系相当容易理解,这是因为双方形成了一个两极化世界。边缘地带要么成为汉朝的一部分,要么...
  • 第70页
    “内部边界”战略要求首领保持其自治性,并避免汉人的直接控制。这种情况只有当统一的草原联盟瓦解时方有可能出现,因为在草原联盟保持完整之时,边界上没有其他国家政权生存的空间。汉人期望能支持内战中的对手...
  • 第74页
    匈奴对汉朝进攻的防御经常停留在对汉军无法永久性的占领草原这一任上,这对于草原上的其他游牧部落却不在话下。他们有着追使匈奴离开这一地区或者对其加以统治的潜力,就像匈奴曾经驱赶月支吞并东胡从而建立他们...
  • 第19页
    当华北随着一个国祚绵长的本土王朝土崩瓦解而被军阀混战所撕裂之时,蒙古地区出现了游牧国家。来自东北的外族王朝所进行的秩序重建固化了边疆,并进而在草原上创建集权化国家。这些外族王朝意识到了来自蒙古地区...
  • 第16页
    但随着汉朝的覆灭,有一位匈奴首领确实在中原贬低建立起了一个短命的王朝。而一旦那些边缘的游牧民中尝到了榨取赋税的甜头,他们就不再返回草原了。他们会控制这个国家而不是取而代之。
  • 第12页
    游牧民族采用一种敲诈战略以从中原获取贸易权与奉金。他们对边疆地区大肆掳掠并最后与中原朝廷签订合约。中原本土王朝宁愿给游牧民族金钱以让他们走,因为这较之以来去无踪的民族交战更合算。

十八世纪中国社会 (1)

  • 第15页 政府政策
    在南方和西部,清朝起初是依靠传统的土司制度,这一制度允许地方首领只要得到朝廷认可就可在少数民族拥有较大的自治权。不过随着向少数民族地区移民,雍正皇帝开始将土司控制地区改为正式的行政区域,将尚存的头...

黑旗 (1)

  • 第296页
    “您这是在作茧自缚。终有一天,他们会把您当成‘革命的对象。” 约旦国王脑子蛮清楚的。所以IS的背后金主们怎么想的,不怕自己作死么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25 26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