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奶罩的诗人对《区分》的笔记(4)

区分
  • 书名: 区分
  • 作者: [法] 皮埃尔·布尔迪厄
  • 副标题: 判断力的社会批判
  • 页数: 943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2015-10
  • 第2页

    消费者的社会等级与社会所认可的艺术等级相符,并在每种艺术内部,与社会认可的体裁、流派或时代的等级相符。这就使趣味预先作为“等级”的特别标志起作用。

    2019-04-22 10:52:41 回应
  • 第4页

    “眼光”是由教育再生产出的一种历史产物。今天被规定为合法的艺术认识方式,即审美配置,也是历史的产物,审美配置作为一种能力,它不仅从作品本身并且为作品本身,从作品的形式而非功能来考察被指定要如此领会的艺术作品,也就是合法的艺术作品,而且考察世界上的所有事物,无论是尚未被承认的文化作品——比如,一个时期内的原始艺术,或今天的大众摄影或拙劣艺术品——抑或自然物,“纯粹的”目光是一种历史的创造,这种创造与一个艺术生产场的出现有关,这个艺术生产场是自主的,也就是说,无论在起艺术的生产还是消费中,它都能推行自己固有的规则。

    2019-04-22 11:02:58 回应
  • 第7页

    美学理论认为疏离、无关利害是视艺术作品为其所是,也就是视其为自主的、自觉的唯一方式,与此相反,“大众美学”无视甚至拒绝对“肤浅的”的赞同和对“平庸的”放松之拒绝(什么烂翻译),后一种拒绝至少间接地是形式探索之兴趣的根源,而且如同民众对绘画和摄影的判断所表明的,大众“美学”恰好表现康德美学的对立面:为了领会构成审美判断之特性的东西,康德竭力区分愉悦的与快适的,而且更普遍地,将无关利害与理性利益区分开来,无关利害是静观特有的审美特质的唯一保证,而理性利益则规定着善;相反,民众阶级的主体期待一切形象都完成一种功能,哪怕是符号功能,它们在其判断中常常显示出对道德规则或娱乐规则的通常明确的参照。无论他们诋毁还是赞誉,他们的评价都参照一个规则系统,这个系统的原则总是伦理性的。

    2019-04-22 11:15:26 回应
  • 第10页

    这种将审美消费重新整合到普通消费空间中的野蛮做法,取消了自康德以来作为学院美学基础的“感官趣味”与“反思趣味”,“肤浅”愉快与“纯粹”愉快之间的对立,“肤浅”愉快被归结为一种感官愉快的可感愉快,“纯粹”愉快则注定倾向于规定了真正有人性的人。文化是这种神奇区别的产物,因而具有神圣的价值。实际上,文化的认可使其所触及的物、人和情景得到了一种类似于质变的本体论的提升。

    2019-04-22 11:26:45 回应

不穿奶罩的诗人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8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