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快乐的小鸡对《群山回唱》的笔记(9)

一只快乐的小鸡
一只快乐的小鸡 (挑战自己的考试极限!)

读过 群山回唱

群山回唱
  • 书名: 群山回唱
  • 作者: [美] 卡勒德·胡赛尼
  • 页数: 419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8
  • 第48页 第二章
    只有在舒贾身上,阿卜杜拉能看到自己的悲伤。那条狗每天都出现在家门口。帕尔瓦娜用石头丢他,父亲用棍子吓他,可他总是去而复返。每天夜里都听到他在悲悲切切地呜咽,每天早晨都看到他卧在门口,两只前爪垫在嘴巴下面,一对忧郁的、无辜的眼睛眨巴着,仰望着要揍他的人。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个礼拜,直到有天早晨,阿卜杜拉看见他耷拉着脑袋,一瘸一拐往山那边去了。沙德巴格再也没人见过他。
    引自 第二章

    为了生活出卖女儿,连不是本家的狗都惦记着,父亲和后妈却从未提起。寂寞。 小说的下一句“砍下一根指头,才能把手保住”

    2016-10-21 11:44:50 回应
  • 第126页 第四章
    他好轻,轻得像一个梦。我亲吻他干裂的双唇。我把枕头放到胸前,挨着他的脸,然后捧住他的后脑勺。我把他搂在怀里。一个长长的、紧紧的拥抱。
    引自 第四章

    曾经的主人——苏莱曼瓦赫达提死了,曾经的男仆——纳比陪了他四十多年。纳比在整理苏莱曼的衣柜时发现苏莱曼偷画的他工作时的素描,苏莱曼之后也向纳比表达过爱意。二人没有性生活,但是这么多年相依为命下来。这是爱情吗?

    2016-11-28 15:31:54 回应
  • 第159页 第五章

    伊德里斯的堂兄弟——铁木尔(OK,先不说翻译为什么把这个名字翻得这么土,一种“铁木真”的既视感)那种哗众取宠的、兄弟会式的、张扬显摆自己对人的“善”、“怜悯”、“关心”的感觉,像极了我的一个同事M某,某次他搭我的车去上班,一大早我只想在车里安安静静听会儿歌,提下神,然后上班,他一路在旁边叨逼叨,平时和任何一个同事吃饭也是絮絮叨叨歌没玩,讲话的内容从新闻时事到国家改革,再到养儿购房,真是无话不能聊,还会掺杂一些对于我来说非常不好笑的“笑话”。故而每每吃饭我都会避开他,什么时候都会避开他,他也没再坐过我的车。

    2016-11-29 11:07:57 回应
  • 第160页 第五章

    伊德里斯十几年后回到儿时居住的房子(纳比的对门),和铁木尔一起,为了收回被军队占领的房子。在这里,伊德里斯在联合国的医院看到了罗莎娜(护士阿姆拉给他取名“罗诗”)。短短的几日,因为伊德里斯对铁木尔的反感,没有随行去办事收房屋,反而常去看望罗诗,她的头被大伯砍伤,有个大口子,棉花塞着伤口,甚至可见脑组织。一个星期就让这个颤颤巍巍的小姑娘喜欢上了伊德里斯。 其实我有时也这样,对某些似曾相识的陌生人反而容易袒露心事,对身边的好友反而难以启齿。这样的“聊友”有两三个,从没想过要见面,但是就是不可缺少的存在。 看这一段的时候,想着如果我想阿姆拉(罗诗的护士)那样,放弃了现在的工作,去做个像她一样的联合国志愿者(如果有这能力的话),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走多远,总是对现状有这这样那样的不满,是不是心太大又行动力太弱呢?LOL~

    2016-11-29 11:29:25 回应
  • 第203页 第六章

    妈芒(妮拉)和于连在咖啡馆的交谈中,帕丽对妈芒身材的形容和此页妈芒公寓里的狼藉、44岁妈芒又瘦又老还酗酒抽烟的印象对比,让我想到edith piaf,如果这本小说要拍成电影,最佳的人选就是法国玫瑰——玛利亚歌迪昂,那个曾经把edith piaf演活了的女人。

    2016-11-30 15:47:33 回应
  • 第204页 第六章
    他(于连)穿花呢夹克、贸易和牛仔裤,戴羊毛围巾。他头发更长了,也更老了一些,但越老越优雅。
    引自 第六章

    读到这一段(帕丽在十年后第一次遇到于连),印入我脑海的是演员jared lato?或者是dunhill的首席?甚至还有金棕色长头发的法国男人?一一掠过,希望自己在四五十岁的时候也有这份优雅和气度。

    2016-11-30 15:59:51 回应
  • 第208页 第六章
    于连问她(帕丽)从数学里体验到了什么,她说她得到了慰藉。
    引自 第六章

    人一旦缺失什么,就会想方设法得到什么。曾经读过一篇文章,作者的朋友里收藏最多酒的是酒精过敏、不能饮酒的人,收藏香烟最多的人是得了肺癌的人(诸如此类),人生追求大概如此——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像我追求钱和自由自在的生活,却做了份稳稳当当的工作,永远都是在想什么时候攒够了钱,我去国外游学旅游!哈哈。

    2016-11-30 16:07:37 回应
  • 第340页 第八章
    美貌是个巨大而不当的礼物,来得既任意,又愚蠢。
    引自 第八章
    2016-12-05 15:07:45 回应
  • 第402页 第九章
    尽管我长长充满渴望,却害怕得到自由,害怕我将要遇到的事,害怕巴巴一走,我自己会手足无措。
    引自 第九章

    这可能算是我对辞职这件事犹豫不决的一个因素吧,现在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一旦换个环境自己无法适应那种“自由”,那时该怎么办,就不得而知了。

    2016-12-14 16:57:3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