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快乐的小鸡对《异乡人》的笔记(20)

一只快乐的小鸡
一只快乐的小鸡 (挑战自己的考试极限!)

读过 异乡人

异乡人
  • 书名: 异乡人
  • 作者: 加缪 (Albert Camus)
  • 副标题: 我知道这世界我无处容身,只是,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
  • 页数: 144
  •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1-1
  • 第11页 第一部 1
    她说您母亲是她在这里唯一的朋友,现在她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引自 第一部 1

    当把自己的世界全部系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种危险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我一直在想,我把工作圈和朋友圈完全分割开来原因到底在于什么?不仅仅是因为G的关系吧,那到底是什么呢?我也一直在想,我对于交友总是流于表面,不敢交心,能明确打上“朋友”标签的人足不一掌之数,到底在于什么?也不仅是因为小学时候被一个同学泄露了小秘密吧?

    2017-12-19 18:41:23 回应
  • 第11页 第一部 1

    background:在为母亲守灵的时候,母亲养老院的朋友也一起来,主角和他们没有任何交流,说道“这群人的死寂叫我难受”。

    我和他的吵架,也是死寂。我讨厌这样的沉默,不爱冷战,不爱吠吵,跟吵架沾边的一切我都不爱。或许我受到小时候父母、祖父母的吵架甚至打架的影响,每次一有吵架、冷战就让我窒息,小时候那种无助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知道我要怎么办。所以我每次在他生气的时候,都会去想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我该怎么做来弥补,我好累,我不想这样。但是习惯性的,我要表现得很坚强。

    我以前都不能理解电视、电影里说的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会在孩子成年时有多大多大的结果,现在我慢慢能理解。我曾经害怕说“我爱你”,现在依然,因为“爱”这个字真的很重,重到你一说就把两个人绑定在一起;我害怕婚姻,因为我看到婚姻需要的对于另一个人的“隐忍”,而我觉得对另一半的隐忍是对自己性格的残忍;我害怕孩子,因为我看到他吵闹让我心烦的样子……

    2017-12-19 18:51:28 回应
  • 第43页 第一部 5

    “我回答说,生活方式是改变不了的,况且每种生活都有它好的一面,我对现状并无任何不满。

    毕业之后开始自己住,到现在同居,越发觉得连自己的生活习惯都不能改变,生活方式更不能改变了。

    像我这样不喜欢被人改变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可能孤独终老才是好的出路。呵呵。

    2017-12-20 10:22:34 回应
  • 第44页 第一部 4

    玛莉问默尔索要不要结婚,默尔索的回答是“无所谓”;玛莉还问默尔索是否爱她,他回答问题本身没有意义。

    我很希望自己能像默尔索一样毫无畏惧地真实回答别人,尤其是beloved ones提出的问题。但是,有时在所爱之人面前也不得不撒一些谎。

    2017-12-23 01:09:56 回应
  • 第69页 第二部 1

    面对他人对默尔索沉默寡言、性格内向的印象时,默尔索回答:

    那是因为我从来都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所以宁可把嘴闭上。
    引自 第二部 1

    记得高中时候,一个同学面对着我提出质疑,当时我非常想吼他,但是我硬生生地忍回去了。从此我体会到,不去理会一个不值得的人,可以不给自己添堵的那种感觉,把他在自己的人生里画一个大大的叉,再也没有交集,这是饶恕自己的方式,也是成全自己。

    此外,我表面上的我是个chatty和爱开玩笑的人,但说的向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真正的内心哪会那么容易吐露呢?!

    2017-12-23 01:15:25 回应
  • 第79页 第二部 2
    我常想若是有人让我住在一根树干里,天天无事可做,只能仰望那一小块天空的变化,最后我也会慢慢习惯。我会等着听路过的飞鸟或欣赏云朵的分合,就像我在牢里等着看律师的奇特领带……仔细想想,我并不是待在枯树干里,世上比我更为不幸的人多得是。这也是妈妈的看法,她以前经常这么说:人到最后什么事都会习以为常。
    引自 第二部 2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力量。最近在看美剧《the goldberg's》,里面的Murry老爸就是一个很害怕改变的人,他进门就要脱掉长裤,穿着短裤去沙发上看电视,他不穿牛仔裤,他不吃墨西哥菜……比如现在人都“顺民”惯了,等到给了真正权利的时候,反而会不会不习惯呢?

    2017-12-23 01:21:34 回应
  • 第93页 第二部 3
    检察官立即激动地起身,对问题提出异议:“试问在这个法庭内谁才是罪犯?难道无所不用其极把证人拖下水就能家底其陈述铁证如山的效力?”
    引自 第二部 3

    检方对于品格证人的使用,被控方攻击品格,常用的伎俩,但大陆法系检察官生来就有一种趾高气扬的态度,在中国尤为明显,在当庭讯问被告人时的语气,就好比强势老妈已经准备打小孩前的那种语气,无所谓孩子回不回答,或者回答到底是什么,这也是让我深深反感我的工作的一点。生而感叹,当你犯下罪行但最终结果尚未宣判时,人格已经低人一等。

    2017-12-23 01:28:57 回应
  • 第96页 第二部 3
    塞勒斯特砖头望着我,我感觉他的双眼湿润发亮,嘴唇颤抖。他看起来像是在询问是否还能为我做些什么。
    引自 第二部 3

    在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反而是曾经并不熟识的人公正的说了几句话,那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感动,也后悔自己曾经没有对他更好更亲密一点。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

    2017-12-23 01:31:05 回应
  • 第99页 第二部 3
    请问,被告犯的罪究竟是杀人,还是埋葬了自己的母亲?
    引自 第二部 3

    因为母亲下葬时,默尔索没有哭泣,甚至不想多看母亲一眼,就被检察院利用认定为一个品格具有重大缺陷的证据。律师如此反问。

    2017-12-23 01:34:04 回应
  • 第103页 第二部 4
    为何在一个普通人身上被视为有点的特质,会成为对罪犯不利的决定性证据。
    引自 第二部 4
    2017-12-23 01:36:12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