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快乐的小鸡对《离开的,留下的》的笔记(13)

一只快乐的小鸡
一只快乐的小鸡 (挑战自己的考试极限!)

读过 离开的,留下的

离开的,留下的
  • 书名: 离开的,留下的
  • 作者: [意] 埃莱娜·费兰特
  • 副标题: 那不勒斯四部曲3
  • 页数: 417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7-10
  • 1
    一个人的能力,在于能否隐藏和掩盖事情的真相。
    引自第8页
    2020-02-24 10:13:48 回应
  • 8
    但可能是我夸张了,实际上事情很简单,已经有至少十年时间,我童年的那个上帝,对我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微弱了,他就像一个生病的老人,躺在角落里。我一点儿也不需要神圣的婚姻,最核心的问题是:我要离开那不勒斯。
    引自第31页

    莱农告诉母亲自己不会再神父面前结婚,不会办酒,把母亲“攀比”心理完全击垮。我内心如此之爽快

    2020-02-24 13:47:36 回应
  • 9

    我强迫自己更新知识,了解时事,至少在刚开始,我的目的是想出风头。长期以来,我都相信,所有一切都是可以学习的,包括政治热情。
    引自第33页

    这种思维,就是高中时的我

    2020-02-24 13:53:58 回应
  • 14
    我现在有一点儿钱了,我不知道还会赚到多少钱,我想,我可以弥补一些已经失去的东西。哦,或者不行,我太学究了,太无知了,太有控制力了,太习惯于冷静地生活,存储那些思想和数据,我太接近于婚姻和最后的归宿了,总之我太愚钝了,我把自己安置在已经日薄西山的秩序里。
    引自第50页

    但其实,钱是最好的填补过去不足的东西,我觉得。

    2020-02-24 16:57:30 回应
  • 28
    她在恩佐身上看到了什么呢?总的来说,我觉得,那是她在斯特凡诺和尼诺的身上也想看到的东西;就是把所有事情理顺,列入正轨的一种方法。但结果如何呢?当那个金钱构建的屏风倾塌,斯特凡诺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他是一个没有内涵的危险人物;而尼诺呢,那个知识构建的屏风倒塌,他变成了一股痛苦的烟云;现在她觉得,恩佐不会做出什么让她受到惊吓的事情。因为一种莫名的原因,她一直对这个她在小学时代就很尊重的男生带有敬意,他现在长成了一个非常沉稳结实的男人,每个动作都那么坚定,面对世界那么坚定,对于她是那么温顺,这让她排除了他会忽然变脸的可能。

    对斯特凡诺和尼诺的描写太到位了,要逃离的危险人物,抓不住的烟云。在恋爱中,期待对方给予自己向往的,这本不是健康的关系,再加上莉拉这种冒险的性格,崩塌只是早晚的事。

    2020-02-24 21:49:16 回应
  • 32
    可以卖命劳动,但绝不受辱。
    2020-02-24 22:33:54 回应
  • 56
    “那是什么?” “一种陌生的吸引,一种又远又近的感觉。” “也就是说?” “这是很难解释的事情:我和你马上就成为了朋友,我很喜欢你,但和她就不可能建立这种友好的关系。她身上有一种可怕的东西,会让我想跪在她面前,告诉她我内心深处的秘密。”
    引自第197页
    2020-02-26 13:32:20 回应
  • 65
    我都在一个人做斗争,我尽量掩饰自己阴暗的一面。有时候,我甚至开始向圣母祈祷,尽管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为自己感到羞愧。
    引自第231页

    Sometimes I feel this way, too.

    2020-02-26 22:37:35 回应
  • 68

    他离开之后,我觉得,寂寞是一种安慰和奖赏。
    引自第242页

    彼得罗和莱农持续过久的、毫无快感的性生活,让莱农在每次结束后发出这样的感叹。这种不愉快的新经验,就像人生里的糟心事一样,熬过去之后、啥事没有的平静,才觉得人生是人生。

    2020-02-27 14:37:23 回应
  • 68
    尤其让我越来越懊恼的事情是,之前我在任何事情上都很自律,我享受不到那种放浪形骸的快乐。那些和我年纪相仿的,和我生活环境相似的女人,她们都展示出的很享受当下,也让别人很享受的状态。
    引自第241页

    莱农打了几个比方,比如玛利亚罗莎有几次出现都带着不同的男孩或女孩,甚至吸毒,讲脏话,在每句话以“操”开头。让莱农觉得她从小努力学习的优美语言过于讲究和干净,而不合时宜。

    2020-02-27 14:42:49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