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美食与草木散文 (1)

  • 第43页 昆明的吃食
    中国人吃鸡之法有多种,其最著者有广州盐焗鸡、常熟叫花鸡,而我以为应数昆明汽锅鸡为第一。汽锅鸡的好处在哪里?曰:最存鸡之本味。 正义路近金碧路的一家专营汽锅鸡的店,店内有一块匾额“培养正气”。

长乐路 (15) 更多

  • 第133页 文艺青年
    作为个体的中国人常常不觉得能够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他们不确信未来是安全的。 这真的是我不安全感的最大来源。
  • 第132页 文艺青年
    CK和体制的斗争并不是为了打败它,而是为了控制和掌握它,按照自己的方式畅行其中,为己所用。
  • 第131页 文艺青年
    他们(指80后、三十多岁的中国人)每天顶着巨大的挣钱压力,即便能够自由地选择人生,他们的个人主义仍然面临重重限制。
  • 第38页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中国人向来擅长铸造高墙,这一次是为了防止路人看到墙内满目疮痍的景象。 墙,真的到处都是墙。
  • 第93页 一盒信
    “中国梦的提出鼓舞人心,但首先需要复兴的是人民对于国家的信任。今天还有爱国主义吗?没有信任,没有爱,”他说,“我们真走在一条没有灵魂的道路上。 概括的再准确不过了,如果真有人问我你信任你的国家吗?我...
  • 第91页 一盒信
    “没办法。”这是中国人在一声长叹后最常用的句子。 大概这和我经常说的“人生啊”道理是一样的,在自己力所不能及的时候,感叹下“命运”,那种推脱责任的感觉——“不是我的问题,我也没办法,我做不到“。
  • 第76页 再教育
    自从在新疆那条冰河上摔倒的那天起,我就不再相信任何东西,除了我自己。
  • 第94页 傅姨的快速致富计划
    这里的傅姨内在和我母亲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我妈稍稍“金玉其外”了一些而已。 我妈那种头脑发热的高风险投资,又或者叫庞氏骗局,可能把前半生积累下的几千万积蓄全部赔完。直至最近,她突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 第78页 一盒信
    他们在古董店淘到了这个鞋盒,里面有古信。 其实自己也一直想做一个有情怀的人,走走古董店,买些“有文化”的小玩意,但最后还是活的世俗,忙的工作既无趣又功利,想做的事情也仅限于“想”而已。
  • 第14页 CK和体制
    家庭才是唯一要紧的体制 这句话是对这一篇最高度、最浓缩的概括,也是我一直逃脱不了的桎梏!!!
  • 第13页 CK和体制
    这种顺从是中国人对待那些心里鄙视但出于责任又不得不爱的人时的特有表现 比如我对我的父母
  • 第11页 CK和体制
    那些年,几乎没有一刻过得平静。生存完全取决于你是否具有应对多变政治环境的敏锐适应能力。人们必须懂得,被卷入激流后千万要抑制住逆流而上的冲动,不要和和一个比自己强太多的力量抗衡;多一些耐心,便能抵达...
  • 第10页 CK和体制
    时间长了,CK觉得在这样一个没有人倾听的家中说话是没有意义的,于是,他不再说话 是不是80、90年代所有问题家庭,都有这样的长辈至上、小孩不许插话只许听的问题?
  • 第8页 CK和体制
    CK在他十一岁的时候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自杀并不容易。 CK对他这个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家做了最后一次决绝的审视和清点。 在我高中的时候,因为太好强,而得了抑郁症,当时整晚整晚的失眠,也曾想过自杀,可是始...
  • 第19页 CK与体制
    童年的伤口早已愈合。他的音乐回荡在店里的每一个角落。这一刻,体制消失了。 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精神角落来给自己安慰,或者说是“逃离现实”,可想想自己的生活,不知道自己的精神角落在哪里。

火花 (1)

  • 第50页
    周围经常说我玩世不恭,其实,我只是紧张得面目僵直而已。在他人看来,那是我对别人不感兴趣的表现,或者是好战的敌意。我本没有那层意思,但周围的人都嘲讽我“这小子不随波逐流,想一枝独秀”,结果不知不觉中...

妖猫传 3 (1)

异乡人 (20) 更多

  • 第126页 第二部 5
    在布满预兆与星星的夜空下,我第一次敞开心胸,欣然接受这个世界温柔的冷漠。体会到我与这份冷漠有多么近似,简直亲如手足。我感觉自己曾经很快乐,而今也依旧如是。为了替一切画上完美的句点,也为了教我不觉得...
  • 第125页 第二部 5
    许久以来第一次,我想起了妈妈。 夜晚依然像个由于的休止符。
  • 第123页 第二部 5
    我咆哮道:“能让我记起这一世的,那就是我想象的来世!”他(牧师)还想跟我谈论上帝,我走向前想跟他解释最后一次,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上帝身上。 话不投机半句多。和三观不同的人无法聊天是...
  • 第121页 第二部 5
    我背靠着墙,撇过头去。尽管不太专注,我还是听见他(牧师)继续向我抛出一连串的问题,声音中充满不安和急迫。我明白他当真苦恼了起来,这才比较用心听他说话。 与其说默尔索不在乎他人,不如说这个牧师如预审法...
  • 第120页 第二部 5
    默尔索的上诉被驳回,有个牧师来与之交谈,牧师希望看的是默尔索的忏悔和向上帝的靠近,默尔索却是用沉默和不耐烦回应。 这里牧师拙劣的安慰犹如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人时说的“小丑”话语,有时甚至直接无视,只能...
  • 第117页 第二部 5
    实际上,一个人是死于三十岁或者七十岁并不十分重要,因为无论如何,自然有其他男男女女会继续活下去,而且活上千千万万年。总之,没有什么能比这一点更显而易见了;不管是现在还是二十年内,死的永远是同一个我...
  • 第117页 第二部 5
    所有人都知道,人生并不值得走那么一遭? 此句何解?联系前后段,有点无法理解默尔索突然说的这句话的意思。
  • 第106页 第二部 4
    我回答说,那全是太阳惹的祸。 杀人,有时也没有为什么,因为阳光太刺眼,因为空气太闷热。
  • 第104页 第二部 4
    在法庭上,我们必须舍弃宽容这种消极的美德,以或许有失人情,却更为崇高的公平正义来取代;尤其是当我们发现,像被告这样摒除一切普世价值的匮乏心灵对社会造成了危害,更应如此。 他人是真的有权利去断定一个人...
  • 第104页 第二部 4
    我也想试着诚心地,甚至友善地向他解释,自己从来没能真正对任何事物后悔过。一直以来,我总是专注于眼前,像是今天或明天即将到来的一切,无暇顾及过往。 眼前都自顾不暇,还有明天要对付,真的无暇去估计已经过...
  • 第103页 第二部 4
    为何在一个普通人身上被视为有点的特质,会成为对罪犯不利的决定性证据。
  • 第99页 第二部 3
    请问,被告犯的罪究竟是杀人,还是埋葬了自己的母亲? 因为母亲下葬时,默尔索没有哭泣,甚至不想多看母亲一眼,就被检察院利用认定为一个品格具有重大缺陷的证据。律师如此反问。
  • 第96页 第二部 3
    塞勒斯特砖头望着我,我感觉他的双眼湿润发亮,嘴唇颤抖。他看起来像是在询问是否还能为我做些什么。 在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反而是曾经并不熟识的人公正的说了几句话,那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感动,也后悔自己曾经没...
  • 第93页 第二部 3
    检察官立即激动地起身,对问题提出异议:“试问在这个法庭内谁才是罪犯?难道无所不用其极把证人拖下水就能家底其陈述铁证如山的效力?” 检方对于品格证人的使用,被控方攻击品格,常用的伎俩,但大陆法系检察官...
  • 第79页 第二部 2
    我常想若是有人让我住在一根树干里,天天无事可做,只能仰望那一小块天空的变化,最后我也会慢慢习惯。我会等着听路过的飞鸟或欣赏云朵的分合,就像我在牢里等着看律师的奇特领带……仔细想想,我并不是待在枯树...
  • 第69页 第二部 1
    面对他人对默尔索沉默寡言、性格内向的印象时,默尔索回答: 那是因为我从来都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所以宁可把嘴闭上。 记得高中时候,一个同学面对着我提出质疑,当时我非常想吼他,但是我硬生生地忍回去了。从此...
  • 第44页 第一部 4
    玛莉问默尔索要不要结婚,默尔索的回答是“无所谓”;玛莉还问默尔索是否爱她,他回答问题本身没有意义。 我很希望自己能像默尔索一样毫无畏惧地真实回答别人,尤其是beloved ones提出的问题。但是,有时在所爱之...
  • 第43页 第一部 5
    “我回答说,生活方式是改变不了的,况且每种生活都有它好的一面,我对现状并无任何不满。 毕业之后开始自己住,到现在同居,越发觉得连自己的生活习惯都不能改变,生活方式更不能改变了。 像我这样不喜欢被人改...
  • 第11页 第一部 1
    background:在为母亲守灵的时候,母亲养老院的朋友也一起来,主角和他们没有任何交流,说道“这群人的死寂叫我难受”。 我和他的吵架,也是死寂。我讨厌这样的沉默,不爱冷战,不爱吠吵,跟吵架沾边的一切我都不...
  • 第11页 第一部 1
    她说您母亲是她在这里唯一的朋友,现在她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当把自己的世界全部系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种危险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我一直在想,我把工作圈和朋友圈完全分割开来原因到底在于什么?不仅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