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回唱 (9) 更多

  • 第402页 第九章
    尽管我长长充满渴望,却害怕得到自由,害怕我将要遇到的事,害怕巴巴一走,我自己会手足无措。 这可能算是我对辞职这件事犹豫不决的一个因素吧,现在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一旦换个环境自己无法适应那种“自由”,那...
  • 第340页 第八章
    美貌是个巨大而不当的礼物,来得既任意,又愚蠢。
  • 第208页 第六章
    于连问她(帕丽)从数学里体验到了什么,她说她得到了慰藉。 人一旦缺失什么,就会想方设法得到什么。曾经读过一篇文章,作者的朋友里收藏最多酒的是酒精过敏、不能饮酒的人,收藏香烟最多的人是得了肺癌的人(诸...
  • 第204页 第六章
    他(于连)穿花呢夹克、贸易和牛仔裤,戴羊毛围巾。他头发更长了,也更老了一些,但越老越优雅。 读到这一段(帕丽在十年后第一次遇到于连),印入我脑海的是演员jared lato?或者是dunhill的首席?甚至还有金棕...
  • 第203页 第六章
    妈芒(妮拉)和于连在咖啡馆的交谈中,帕丽对妈芒身材的形容和此页妈芒公寓里的狼藉、44岁妈芒又瘦又老还酗酒抽烟的印象对比,让我想到edith piaf,如果这本小说要拍成电影,最佳的人选就是法国玫瑰——玛利亚歌...
  • 第160页 第五章
    伊德里斯十几年后回到儿时居住的房子(纳比的对门),和铁木尔一起,为了收回被军队占领的房子。在这里,伊德里斯在联合国的医院看到了罗莎娜(护士阿姆拉给他取名“罗诗”)。短短的几日,因为伊德里斯对铁木尔...
  • 第159页 第五章
    伊德里斯的堂兄弟——铁木尔(OK,先不说翻译为什么把这个名字翻得这么土,一种“铁木真”的既视感)那种哗众取宠的、兄弟会式的、张扬显摆自己对人的“善”、“怜悯”、“关心”的感觉,像极了我的一个同事M某,...
  • 第126页 第四章
    他好轻,轻得像一个梦。我亲吻他干裂的双唇。我把枕头放到胸前,挨着他的脸,然后捧住他的后脑勺。我把他搂在怀里。一个长长的、紧紧的拥抱。 曾经的主人——苏莱曼瓦赫达提死了,曾经的男仆——纳比陪了他四十多...
  • 第48页 第二章
    只有在舒贾身上,阿卜杜拉能看到自己的悲伤。那条狗每天都出现在家门口。帕尔瓦娜用石头丢他,父亲用棍子吓他,可他总是去而复返。每天夜里都听到他在悲悲切切地呜咽,每天早晨都看到他卧在门口,两只前爪垫在嘴...

浮生梦 (1)

  • 第28页 3
    飞利浦对于即将回家的安布鲁斯的老婆各种丑化的想象,真让我觉得其实他深深爱着堂哥安布鲁斯~~~

嫌疑人X的献身 (1)

  • 第241页 第十九章
    这么多人如此爱我,我为什么还是无法幸福? 她从未遇到过这么深的爱情,不,她连这世上有这种深情都一无所知。石神面无表情的背后,竟藏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爱。 让我想到“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靖子...

天空的另一半 (1)

  • 第86页 以强暴作为政治手段
    这一节讲了暴力对待从女婴、女孩一直到妇女、婆婆的女性,其中一段写的是习惯性虐待年轻女子的人情,没有一个比婆婆这个群体更残忍。看到一个事例是全家人花样吊打一个听话的媳妇,想想在中国婆媳吵吵架真的是小...

所罗门的伪证 第Ⅲ部 (1)

  • 第526页 审判第五日
    然而,人在十四岁的时候,不就是这样的吗?自我意识过剩,与身边的一切格格不入,不安分的心中充满优越与自卑的混合物,时而伤害别人,时而被别人伤害,度过几年这样的日子后,才满身疮痍地走出低谷。 这真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