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孩子 (8) 更多

  • 老年-40
    任何人都需要有一个天堂里的圣人的保佑和指点,才能不迷失于这个晦暗的世界,虽然尼诺和其他圣人神仙不同,但他对我有过帮助。现在“圣人”都掉到了地狱里了,要了解他的状况,我不知道应该找谁。我只能从他的律...
  • 老年-3
    对比而言,你的朋友一点儿也不虚荣,我为她感到难过,虚荣是一种资源。假如你很虚荣,你会很小心你自己,还有你自己的东西。莉拉一点儿也不虚荣,因此她失去了女儿。” 如果虚荣是一种力量的话,小心自己,缺放纵...
  • 老年-1
    对我来说,住在都灵,让我反思那不勒斯的一切变得更加容易,我能更清醒地描述它。我热爱我的城市,但我再也不会捍卫它。我确信,我对那不勒斯的不安和沮丧退早会消失,但对它的爱就像一个镜子,可以让我看到整个...
  • 104
    那几个星期,她一直觉得很屈辱,因为她高估了一种力量一一文字、写作还有书籍,这种力量在现在的权力等级里,真的算不上什么。我想,她一直看起来那么清醒,那么成熟,现在她终于放下她的童年了。 至少能发声还是...
  • 78
    他小声说,这些背叛的行为,假如不是在合适的时机知道,根本没有用。当一个人恋爱时会原谅所有事情,要使这些背叛起到作用,那要等着情感平淡一点儿,陷入恋爱的人是很盲目的。 爱情不仅仅没有眼睛,也没有耳朵。
  • 68
    她(莱农的母亲)以前体型庞大,一直压制着我,让我感觉到自己像一块石头下面的虫子,受到保护的同时也受到挤压。我希望她的呻吟能结束,马上,就在那一刻。让我惊异的是,我的祈祷变成了现实,整个房间忽然安静...
  • 55
    (地震后的)生活重新开始,但像一个生病的人,看不到尽头。
  • 18
    那地方就是一口痰那么大 这就是对过去的“不屑”最佳表现,不仅小,而且脏,更使人厌恶

离开的,留下的 (13) 更多

  • 121
    我想,也许我太高估了那种对理性的培养、高雅的阅读、讲究的语言和政治倾向,也许面对遗弃,所有人的表现都是一样的。
  • 85
    当孩子们睡着的时候,为了避免床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在厨房里,他会站着要我。我觉得,婚姻和人们想的不一样,它像一个机构,剥夺了性交的所有人性。
  • 69
    莱农想出轨一次、挣脱一次,但是在马里奥的工作室,她在马里奥想进入她的时候,她落荒而逃。这种想挣脱束缚,反而又被规矩束缚得更紧更牢,是从小谨小慎微的人无法挣脱的一生的重担,是莱农,也是我。在打破这种...
  • 68
    尤其让我越来越懊恼的事情是,之前我在任何事情上都很自律,我享受不到那种放浪形骸的快乐。那些和我年纪相仿的,和我生活环境相似的女人,她们都展示出的很享受当下,也让别人很享受的状态。 莱农打了几个比方,...
  • 68
    他离开之后,我觉得,寂寞是一种安慰和奖赏。 彼得罗和莱农持续过久的、毫无快感的性生活,让莱农在每次结束后发出这样的感叹。这种不愉快的新经验,就像人生里的糟心事一样,熬过去之后、啥事没有的平静,才觉得...
  • 65
    我都在一个人做斗争,我尽量掩饰自己阴暗的一面。有时候,我甚至开始向圣母祈祷,尽管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为自己感到羞愧。 Sometimes I feel this way, too.
  • 56
    “那是什么?” “一种陌生的吸引,一种又远又近的感觉。” “也就是说?” “这是很难解释的事情:我和你马上就成为了朋友,我很喜欢你,但和她就不可能建立这种友好的关系。她身上有一种可怕的东西,会让我想跪...
  • 32
    可以卖命劳动,但绝不受辱。
  • 28
    她在恩佐身上看到了什么呢?总的来说,我觉得,那是她在斯特凡诺和尼诺的身上也想看到的东西;就是把所有事情理顺,列入正轨的一种方法。但结果如何呢?当那个金钱构建的屏风倾塌,斯特凡诺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 14
    我现在有一点儿钱了,我不知道还会赚到多少钱,我想,我可以弥补一些已经失去的东西。哦,或者不行,我太学究了,太无知了,太有控制力了,太习惯于冷静地生活,存储那些思想和数据,我太接近于婚姻和最后的归宿...
  • 9
    我强迫自己更新知识,了解时事,至少在刚开始,我的目的是想出风头。长期以来,我都相信,所有一切都是可以学习的,包括政治热情。 这种思维,就是高中时的我
  • 8
    但可能是我夸张了,实际上事情很简单,已经有至少十年时间,我童年的那个上帝,对我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微弱了,他就像一个生病的老人,躺在角落里。我一点儿也不需要神圣的婚姻,最核心的问题是:我要离开那不勒斯...
  • 1
    一个人的能力,在于能否隐藏和掩盖事情的真相。

新名字的故事 (7) 更多

  • 109
    最让我觉得难受的是,我感觉到,在她作为母亲的自豪后面,隐藏着一种恐惧,就是事情随时都在变化之中,她怕我会失去自己的优势,让她再没有炫耀的资本。她一点都不相信这个世界的稳定性。
  • 103
    他们觉得我高高在上,不偏不倚,那些过激的情感和想法通过学习已经升华了。我接受了他们赋予我的角色,但我从来都不提自己内心的不安,还有我的大胆妄为。
  • 90
    那一次她感受到了一种自我消除、人间蒸发的乐趣。 指莉拉和老公摊牌,离开旧居和尼诺神隐的生活。我也想脱下现在的伪装,自我消除、人间蒸发
  • 80
    我已经习惯于讨得所有人的喜欢,别人对我的喜欢,对我来说是一层亮闪闪的盔甲。 这就是讨好型人格,如我一般。
  • 62
    我觉得非常难过——命运对我不仅很讽刺,而且很轻蔑,不仅仅从我这里拿走了儿子(指尼诺),还交给我一个黏糊糊、色迷迷的父亲。 就像命运拿走了你的一切,还在你身上糊满了屎,让自己和别人都嫌恶自己
  • 51
    一个不能看,不能说,不能表达,也不能倾听,没有任何依附、任何容器的生活,是一种变形的生活。
  • 25
    在她忙碌、活跃的外表背后,是一个筋疲力尽、寻找出路的人。

我的天才女友 (8) 更多

  • 青春期:鞋子的故事4:
    最后,老师说了一句让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的话:“赛鲁罗小时候头脑的聪慧没有找到出口,最后她的美都展现在脸蛋和胸上,还有大腿和屁股上——那些美在这些地方都会昙花一现,就像从来没有拥有过一样。 Branny is ...
  • 青春期:鞋子的故事 39
    长大的一个体现,是对于财富的认知的变化,是对财富的具象化、现实化。从财富是一起写一本《小妇人》一样的小说,赚到装满金币的保险箱,变成青春期画的鞋子图纸,再变成生意和洽谈,最后变成了一个人、一辆红色...
  • 青春期:鞋子的故事 33
    在收拾房间时我发现了一张天蓝色的卡片,那是尼诺的书签,我把书签藏了起来。晚上在厨房里,我躺在床上,嗅着书签发出的气息,吻着它,用舌尖轻轻舔着它,默默哭泣。那种绝望的爱情,让我自己都很感动,我被自己...
  • 青春期:鞋子的故事 33
    那种绝望的爱情,让我自己都很感动,我被自己感动哭了。 尼诺离开小岛,埃莱娜深深喜欢着尼诺,在唯一的一个吻之后,尼诺真的离开了。一厢情愿的爱情,感动的只有自己。
  • 青春期:鞋子的故事 30
    我很担心我不在时有些事会发生在她(莉拉)身上,无论好坏。这是一种比较久远的担忧,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怖:我担心错过她生命的一些片段,失去她的关注,以及我在她生命中的位置。 埃莱娜在伊斯基亚岛的生活,给...
  • 青春期:鞋子的故事 30
    我感到一次重生 埃莱娜要前往老师的表姐所在伊斯基亚岛,"我母亲肥胖的身体、我们居住的城区,还有莉拉的事情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了",离开熟悉的一切,感到一次重生。我从出生到工作,从未离开杭州,我曾经一直以...
  • 青春期:鞋子的故事
    尤其让我失落的是:我们那么热烈地谈论了诗歌和爱情之后,她把我送到门口,她会觉得一双鞋比爱情更有意思?谈到萨拉托雷和梅丽娜时,我们的谈话是那么精彩。我不能相信的是:她谈到那堆皮子和工具时,马上就忘记...
  • 童年
    血,一般死经过激烈的争吵和肮脏的辱骂之后,才从伤口里流出来,事情总是按照这个顺序来。 照这个理论,我从小到大,经历过的"血"可真不少!家庭的血,霸陵的血,抑郁的血,感情的血,金钱的血……流都流不完呐!

丰子恺全集 (4)

  • 晨梦
    写了晨梦和"人生如梦"的感想,写得特别到位。这篇,多读多看多思
  • 忆儿时
    吃蟹是风雅的事,吃法也要内行才懂得。 文人吃蟹,突然让吃高级了许多。
  • 楼板
    隔重楼板隔重山 用来形容房子楼上楼下用楼板隔开就隔断了一切,简直可有交通断绝而气候不同的两个世界
  • 闲居
    有一天,大概是闲日月中的闲日,我就从墙壁上请它下来,拿油画颜料把它的脸皮涂成天蓝色,在上面画几根绿的杨柳枝,又用硬的黑纸剪成两只飞燕,用浆糊粘住在两只针的尖头上。这样以来,就变成了两只燕子飞逐在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