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瓣对《罗素自选文集》的笔记(8)

罗素自选文集
  • 书名: 罗素自选文集
  • 作者: 伯特兰·罗素
  • 页数: 310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2006-8
  • 第5页
    缺乏同情心、傲慢气盛,以及对圈外人的冷酷等等,对于这类典型的贵族恶劣品性,社会是不应让它存在的。社会需要的是让贵族的优秀品质成为公德。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经济的保障和闲暇的时间。贵族的优点无不源于这2大要素。从技术上看,这是最终有可能做到的。通过改善机器设备,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就可以创造一个社会,使每个男女都有可靠的经济保障和足够的空余时间——之所以讲足够的空余时间,是因为彻底的闲散既无必要,也不是人们所希望的。
    经济保障和闲暇时间,太准确简洁了。彻底的闲暇分析得也很好,彻底闲下来也是白活了。
    2015-08-21 21:34:59 回应
  • 第83页
    礼仪可以同外表虚心开朗、兼听各方意见、温文尔雅地对待对手等和谐共存,但他却不容忍本质上的虚心谦怀,也决不允许从内心深处尊重他人的意见。礼仪的本事是认为某种行为方式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在同一档次的人中间,这种行为方式可以减缓冲突,但对于等而下之的人,他却微妙地留下一种印象:下等人自身真是粗野残忍。在以势取人的民主制度下,礼仪作为维护富人特权的政治武器具有卓越的作用。
    很到位的分析,感觉韩剧里面的那些人都是这副嘴脸,一点也不发自内心。
    2015-08-21 21:47:15 回应
  • 第84页
    只要教育的目的是制造信仰,而非鼓励思考;是强迫青年对于可疑之事报定无疑之见,而非放手让他们观察可疑之处,鼓励他们树立独立见解,那么,对于求知探索的自由加以禁止就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教育应当培育追求真理的希望,而不应当认定某些特殊的信条就是真理。
    我要让自己的子孙们懂得这些
    2015-08-21 21:52:09 回应
  • 第91页
    最重要的是,需要做出努力去唤醒和发展对精神发展的热爱。我们生活于其中的这个世界真是丰富多彩,令人惊叹。某些看上去平平淡淡的事情,越思索就越会变得难以理解;而另外一些事情,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可是在天才和勤奋者面前却坦露无遗。思想的伟力可以统治辽阔的土地,但在更为广袤的领土上,它则只能隐隐约约地显示出想象的图景。只有使心灵超越物质浮华的日常束缚,只有逃避开平淡无味的琐碎公务,思想的伟力才降赐于人,生命才充溢着盎然的趣味,平庸世界的大墙才会轰然倒地。这样,诱使人类探险南极的同样爱好,引导人们奔赴战场以图一试膂力的同等热情,就将被创造性的思想取而代之。这种思想将成为人类热情的宣泄口。他既不会浪费人类的情感,,也不会用冷酷取代爱心。相反,人类精神将从未知领域中掬起一捧金辉,洒落在生命的肉体上,是生活闪烁出耀眼的光芒,从而增进人类的尊严。或多或少把这份和欢愉带给所有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们,这乃是可贵的精神教育的最高宗旨。
    这是全书我最喜欢的一个段落,光芒四溢。
    2015-08-22 17:16:21 回应
  • 第141页
    在我看来,构成思想品质的因素有四:活力、勇气、敏感、智能;我并不认为只要有这四个要素就足够了。但是,这些要素却可以把我们带上成才之路。而且,我还确信,通过在身体上、感情上、智力上对孩子们加以辅导关照,他们就可以普遍获得上述四种品质。
    2015-08-22 17:20:59 回应
  • 第177页
    中国人不向白种人那样想统治其他民族。中国在国际上之所以软弱无力,一半是因为他不想统治别国,一般是因为他的政治腐败和其他原因,但通常人们只把腐败说成是中国之所以软弱的唯一原因。如果世界上哪个国家可以说是如此之骄傲,以至于“不屑于打仗”的话,这个国家就是中国。中国人生来就有着友善和宽容的态度,他们对别人有礼貌,也希望对方还之以礼。假如中国人愿意,他们就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民族。但是他们只想自由自在,而不愿意统治别人。外国很可能强迫中国人为自身的解放而战斗,如果这样的话,中国人就会失去他们的美德而爱好统治。但是就目前而言,虽然中华帝国已有两千年的历史,但中国人对于统治的爱好却极为淡漠。
    2015-08-22 20:19:32 回应
  • 第230页
    除非某些人能够只是为了知识而热爱学问,进而在完全不考虑知识的应用性的前提下进行研究,否则,新的科学发现就只能局限于发掘前辈学者的一些见解,而这些前辈往往都是大公无私的探索者。现在,孟德尔遗传学是广大农业工作者和畜牧工作者的研究项目,但是孟德尔本人却是一个僧侣,他把自己的闲暇都用在了研究豌豆花上,从中自得其乐。而一百万年以来,农业工作者们却谁也没有发现孟德尔遗传学规律。……
    这一段例子、思想是写高考论说文很好的参考,不俗套。
    2015-08-22 20:47:04 回应
  • 第232页
    说到纯科学比应用科学的价值更高,这是一个具有深层意义的问题,但是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却很困难。只要人们仍受到当代意识的左右,应用科学就会对我们的观念产生某种影响。但是就我而言,却很难发现他值得崇拜。我认为,纯科学——及对自然归了的透彻了解,以及发现宇宙是如何构造的——是人类最神圣的事业,就像上帝从事的神圣事业一样。每当我陷入沉思,希望横空而过的回信把人类扫荡一空时,我就会想起科学知识和艺术。正是这两样东西才使我们的存在显得不那么毫无疑义。相比之下,对于科学的应用——即使应用得极为出色——则是等而下之的事情。有一种哲学高估了科学的应用价值,甚至超过了对于科学本身的评价。这种看法是极为粗陋的。从长远观点看,这种哲学只会使科学走向毁灭。
    我十分赞成,少一些功利,对“进步、增长”看淡一些,清醒地去认识、理解这个未知的美丽世界,才不枉此生
    2015-08-22 20:55:4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