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港 (1)

  • 三 陨落
    如果你试图扼杀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你将会冒着扼杀整个生命的风险。 这个故事前面平庸,越到后面越精彩了。

十二楼 (15) 更多

  • 鹤归楼 第二回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夫妇相与一生,终有离别之日,越是恩爱夫妻,比那不恩爱的更离别得早。若还在未别之前多享一分快乐,少不得在既别之后多受一分凄凉。 偎红倚翠之情不宜过热,省得欢娱难继,...
  • 十卺楼 第二回
    天下好事,只宜迟得,不宜早得;只该难得,不该易得。古时的人,男子三十而始娶,女子二十而始嫁,不是故意要迟,也只愁他容易到手,把好事看得平常,不能尽琴瑟之欢、效于飞之乐也。
  • 十卺楼 第一回
    因他等得心烦,望得意躁,一旦遂了心愿,所以分外有情。世上反目的夫妻,大半都是早婚易娶,内中没有几个是艰难迟钝而得的。古语云:“若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 事事如此,不独婚姻一节为然也。 内致温存,外...
  • 十卺楼 第一回
    寡女临妆怨苦,孤男对影嗟穷。孟光难得遇梁鸿,只为婚姻不动。久旷才知妻好,多欢反觉夫庸。甘霖不向旱时逢,怎得农人歌颂? 右调《西江月》 世上人的好事,件件该迟,却又人人愿早。更有“富贵婚姻”四个字,又...
  • 萃雅楼 第一回
    有个少而更少的朋友,是扬州人,姓权,字汝修;生得面似何郎,腰同沈约,虽是男子,还赛过美貌的妇人,与金、刘二君都有后庭之好。金、刘二君只以交情为重,略去一切嫌疑,两个朋友合著一个龙阳,不但醋念不生,...
  • 萃雅楼 第一回
    蜜蜂但知采花,不识花中之趣,劳碌一生,徒为他人辛苦;蠹鱼但知蚀书,不得书中之解,老死其中,止为残编殉葬;香麝满身是香,自己闻来不觉,虽有芬脐馥卵可以媚人,究竟是他累身之具。
  • 夏宜楼 第三回
    可见精神所聚之处,泥土草木皆能效灵。从来拜神拜佛都是自拜其心,不是真有神仙、真有菩萨也。 却还是唯心。 从来好色之人只有此一长可取,除却偷香窃玉,便少奇才;犹之做贼之人,只有贼智而无他智也。奈何!
  • 夏宜楼
    重门深锁觉春迟,盼得花开蝶便知。不使花魂沾蝶影,何来蝶梦到花枝? 小姐作 只因蝶欠花前债,引得花生蝶后思。好向东风酬夙愿,免教花蝶两参差! 书生续 搁当时,必是淫诗无疑了吧。
  • 夏宜楼 第二回
    这件东西名为千里镜,出在西洋,与显微、焚香、端容、取火诸镜同是一种聪明,生出许多奇巧。而近视、远视诸眼镜更佳,得者皆珍为异宝。 原来清初就有这些东西了。小说还讲得是元朝的故事,元朝打到那么远,说不定...
  • 三与搂 第一回
    是个喜读诗书不求闻达的高士。只因疏懒成性,最怕应酬,不是做官的材料,所以绝意功名,寄情诗酒,要做个不衫不履之人。……他说人生一世,任你良田万顷,厚禄千钟,坚金百镒,都是他人之物,与自己无干;只有三...
  • 夺锦楼 第一回
    长到十岁之外,就象海棠着露,菡萏经风,一日娇媚似一日。 兹审边氏所许者,虽有媒言,实无父命,断之使就,虑开无父之门;小江所许者,虽有父命,实少媒言,判之使从,是辟无媒之径。均有妨于古礼,且无裨于今人...
  • 合影楼 第三回
    路公选了好日,一面抬珍生进门,一面娶玉娟入室,再把女儿请出洞房,凑成三美,一齐拜起堂来,真个好看。只见:男同叔宝,女类夷光。评品姿容,却似两朵琼花,倚着一根玉树;形容态度,又象一轮皎日,分开两片轻...
  • 合影楼 第二回
    说不出的才是真苦,挠不到的才是真痛。
  • 合影楼第一回
    譬如妇人取一件东西递与男子,过手的时节,或高或下,或重或轻,总是出于无意。当不得那接手的人常要画蛇添足,轻的说她故示温柔,重的说她有心戏谑,高的说她提心在手、何异举案齐眉,下的说她借物丢情、不啻抛...
  • 合影楼第一回
    男女相慕之情、枕席交欢之谊,只除非禁于未发之先。若到那男子妇人动了念头之后,莫道家法无所施,官威不能摄,就使玉皇大帝下了诛夷之诏,阎罗天子出了缉获的牌,山川草木尽作刀兵,日月星辰皆为矢石,他总是拚...

龙头凤尾 (20) 更多

  • 谁对谁错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说了,你信了,你体验过了,那才是你的,都是你的,里面都有你的份,等于替生命灌注了不同的可能性,聊胜于无地补救了生命的单一和枯燥。
  • 廿六 有缘遇合卜他生
    陆南才忍不住在心底冷笑,笑自己下贱,昔日又不是不知道张迪臣有其他男人,然而一旦失去,却又不甘心,不惜一切要把张迪臣占住。
  • 十七 举头三尺有神明
    陆南才突然站起,猛拍桌子,打断张迪臣,厉声道:“他们能够跟踪米利托,难道就不能够跟踪你?你竟然隐瞒这么久!你竟然不及早提醒我!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保护我?你还敢约我到东华义庄?还敢到我这里?你顾不顾我...
  • 十六 在捉鬼的地方见
    家人有家人的相处方式,有时候比外人有着更多的不能道破。
  • 十二
    十二 满城尽是汉奸 床上的刺激倒是其次,一回两回三回以至卅回,再刺激的男人亦会渐觉无味,像烤鸡的肉啃光了,再吮一轮鸡骨,没有保留的必要。 懂是一回事,要他付出到不想付出的地步又是另一回事,原来再亲近再...
  • 九 水鬼潭
    有些尼姑庵就是妓寨,每庵设房立厅,各有房主厅主,领有削发艳尼,身披袈裟,眉目妖冶,房内厅内红帐绯枕,帐前枕前摆放了庄严佛像,嫖客非富则贵,皆谓在佛像门前翻云覆雨,别有刺激。尼姑妓寨有所谓“五大伽持...
  • 八 嫂子和媳妇
    他记得阿娟的眼神。他搞她,被她咬怕了,许多时候只能草草了事,没法投入,上下左右套弄几下便收场,坦白说,还比不上自己打飞机来得爽快,而每回匆忙完事,窥见阿娟眼神里的一阵落寞和失望,如被旋风卷到半空,...
  • 嫂子和媳妇
    男人女人都是人,自己拣自己的路,走得下去走不下去,得看自己。
  • You bloody Chinese
    有些秘密不该对陌生人说,有些秘密则愈是亲近愈须保守,万一道破,或会破坏一切。愈是重要的人,愈不容许有万一。 存在便是冒犯,每个人是单独的每个人,却又都背负着世界的混乱,以及混乱里的怨怼,人被时代辗碎...
  • 妈的你来的鬼佬
    运气好到了极点,通常是凶兆,好事来尽之后便是坏事,预告灾难将至,一盘总账算下来,往往得不偿失,如同吃得肠胃撑满,弯腰呕吐,胃汁胆液倾囊而出,后悔已来不及。 来来去去,出出入入,何去何从,不管怎么选择...
  • 只要不让别人知道
    他以前只听过“豆腐党”,是女人之间的耳鬓厮磨,有说不出的香软质感。用“搞屎忽”来形容男人与男人的事儿则流于核突,一旦改为龙头凤尾,感觉温柔得多。头脸依旧是阳刚的,衣底下却是另一个世界,不可告人的世...
  • 只要不让别人知道
    陆北才的日子——除了继续拉车继续揾食——自此像断成两截的蚯蚓。下午至傍晚时分跟吧女们嬉笑闹玩,晚上收工回家,跟兄弟们热闹呼喝,两边都让他觉得自在,仿佛有了两个家,只不过一边如普洱茶般温和,容易入喉...
  • 小白仙和仙蒂
    上床是一回事,上了一次又一次是另一回事,要把男人抓到床上,太容易了,把身子挨近,厮磨一阵,大不了再伸手撩拨几下,再怎么假正经的男人都立即变了狗公,真正费神的是如何让男人出门之后有兴趣一而再地踏进门...
  • 事头婆的腰围
    真的假的又有什么分别?跟昨天比,今天才是真。跟明天比,今天便是假。每一刻其实都同时在告别和迎接。
  • 事头婆的腰围
    在命运面前,你哭,你笑,你哀求,随便你,命运自有它的走向,可能听取你的意见,也可能置若罔闻,到最后,你唯有低头认受。 他喜欢部队生活的实在感,一群兄弟,一群男人,互相照应和保护,所以当被出卖,感觉特...
  • 鲨鱼点心
    换了老大,一切照旧,在部队里的陆北才感受不到什么变化,倒有一桩事情让他特别觉得高兴:余汉谋酷爱打牌,经常从早上打到晚上,亦不禁止下属雀战,所以营地内外经常传出啪啪声响,并非枪炮之声,而是麻雀牌的碰...
  • 阿娟的小棍棍
    不太介意,只因不太在意。他木讷,话少,开口说话,一句起两句止,说到第三句开始口窒窒,断不成句。他觉得说话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情,比做木工累,他的木艺不算精湛,但非常享受下刀时涌起的专注快乐,一刀刀把...
  • 阿娟的小棍棍
    然而对着海面狠狠骂一句“是鸠但啦!”便又释然。走到哪里算哪里,一旦走不下去,大不了蹲下来,留在原地不动,随便老天爷想怎样便怎样。自小听父亲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求捻其啦!”,听多了也变成他的口头禅,...
  • 楔子
    那张脸,是如此不快乐,如此哀伤,如此茫茫然不知何去何从。小时候经常见他站在客厅窗前抽烟,望向街外的修顿球场,看一大群男人汗流浃背地追逐一个足球。长大了才稍领悟,或者,球场上,街道上,马路上,有他失...
  • 楔子
    生命就是这样啰,踏出第一步以前,永远唔知道第二步在哪里,踏完第二步,又有了意外的第三步,每一步其实都在迷路,最紧要系自己觉得开唔开心。 狗子也说他要自由,他要开心,可在我看来,就是“看似潇洒,其实是...

借来的时间 (1)

  • 第13页
    若找不到以为相配又能令人如沐春风的男人,又何必作同志呢?必须承受负担与烦恼已经够惨的了。然而在我们相遇时,一切都安然就绪,所有我浸淫其中的,从古希腊到惠特曼,都不再只是文学了。在此之前,我的人生只...

读点民国史 (2)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37 3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