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桠诗歌精选 (15) 更多

  • 自然
    那些自由的风吹过灿烂的黎明 那些和平的鸟掠过庄稼掠过炊烟 孤独的田野 孤独的人类 面对就是交流就是语言
  • 自然
    孤独的村庄 背靠在低矮的乔木林中 一个人或一个村庄 一只鸟或一群鸟 彼此面对
  • 雁北,我的雁北
    雁北的土地不仅辽阔 雁北的土地更深邃 地层的深处 煤和岩石 彼此相望 让暗河在身边无语地诉说 曾是怎样的繁荣茂盛 都已无从记忆 裂变和复合 炼狱和打造 已随遥远而遥远 煤永远是沉默的 当锐利的现代...
  • 雁北,我的雁北
    战争让北方拥有了长城 内长城之外 外长城之内 这宽阔地基上 长满着过多的伤心和欢乐的 就是雁北 许多个夜里 金戈铁马依然入梦来 胡人胡骑如风驰电掣 豪情就是草原的马奶酒 酸涩而甘甜 逐草而居的人们 ...
  • 想起过去,菊花开了
    曾是怎样的足迹 在一望无际的路径上 在菊花开遍的小圃中 汗水和泪水 流向我一生的真诚 想起过去 在那些足迹走过的地方 一如既往的思念 开遍一生的忠诚
  • 油菜花开了
    流浪的孩子 让母亲在熬干眼泪之后孤零零的死去 坟前再没有牵挂 那流浪的孩子 依旧在故乡野火烧尽春风复生的草地上 久久牵挂
  • 亮盏盏的阳光,在乡下
    城市没有太阳 没有晴朗的天空和心灵
  • 我曾站在河水旁边
    许多年后 我蓦然想起 我曾站在河水的旁边 那时候 阳光照亮了山坡 种田的妹子通体透明 她手持锄头的一种 在河水的对面 站成菊花的形象 直至最后 我从生命的叶脉中 漫不经心地勾勒 勾勒着随心所欲的...
  • 宁静:古森林和恋人的双眸
    我也许 一辈子不是一个好人 但是 我一辈子有一颗好心 也许我仅是一枚 沙粒 海岸也好 海底也好 生就是那么简单死就是那么容易 我想做一个梦 梦见你的眼睛 不知你是否还在宁静地 生活 做你每一...
  • 中秋节,我想妈妈
    黑色的夜空里 我看见星星在眨眼 水中泛起的波纹 是思念
  • 手纹
    你执爱知识 知识 沉着而凝重 像山野的麦田一样 生长着生命和希望 父亲 你站在麦田的土埂上 用你交织如阡陌的手掌 抚摸你一生的收获 封藏你一生的希望 你的手掌托举起闪烁的星座 你的手掌紧攥着清贫和...
  • 寻找春天的马匹
    摘句 在凛冽的寒风里 它们的长鸣 唤醒了所有的道路 …… 只有白色的马 没有了哭泣和痛苦 过多的折磨已使它坚强 尽管洁白鬃毛已沾满了泥沙 尽管鲜血染红了皮毛 它的步履比以前更加坚实 它的身影常在暗...
  • 杂感
    (选) 生活过于平淡如水 往事是一些不该来的鱼
  • 五月的麦地
    穿过蝉翼色透明的天空 我们想念大雁 凌空抖动的十二种姿势 如黑色的利矛穿过一次次坚硬 五月的天空里 落满了鸟鸣 在与鸟相对的 是一望无际的麦田 我们呈一种锄地的姿势 在麦田里寻找黑色的舞蹈 黑色的大雁在上空...
  • 边塞的长城已经坍塌
    (节选) 戍边的士卒们 从路的这边向那边 从月亮走向太阳 从白昼走向黑夜 年复一年 老去的是面容 腐朽的是尸骨 只有那些刀箭依旧簇簇生长 和身边的长城一起 站成第一道屏障 所有的信念和无奈 都被一声声叹息带回...

书到玩时方恨少 (1)

  • 第100页
    我并不反对旅游地区人民做点小生意、赚点观光客的钱。但盗亦有道,赚钱得有个格调。欧洲或日本许多著名的旅游商业街,皆仿佛高级工艺美术馆,不只东西精致、有特色、具历史或工艺价值,店铺本身也常像铺面艺术展览会...

史铁生精选集 (4)

  • 第143页
    当年当了红卫兵,肯定是没理;后来去插队也没理, 要不为什么插队不算工龄呢;然后转回来还是没理,有理就不用偷偷摸摸给人家送礼了;那些猫争狗斗上了大学的以为这下子还不得有理?结果工农兵大学生现在不 算数;..
  • 第49页
    北京站没有什么变化,和十六年前去插 队的时候差不多。不过站台上人群的色彩 变了。那时候都是蓝的、灰的、国防绿, 如果见一点红色,确定无疑是袖章或者语 录本。现在处处是披肩发、牛仔裤:国际 流行色。不过十几...
  • 第48页
    上学的时候讲过几篇史铁生的散文,一直觉得这个人的文章没意思,净是些老生常谈。如今才晓得误会了。史铁生的小说还是很有情趣,很有人味儿的。
  • 第32页
    这篇小说写得是陕北,引起的却是我晋北的共鸣。陕北这地方的风土人情,方言,竟与我的故土如此相似。我喜欢他写“越是穷地方,农活越重”,我喜欢他写“清明磨豆腐、端午做凉粉”。黄风,白馍,受苦人,都那么熟悉。...

燃烧的心 (1)

  • 第62页
    要进入成年人的世界真是太难了:每条路都通向同样的边境。天空那么远,大河全被盖上灰不溜秋的水泥板,树没了眼睛,动物没了声息,人没了人味儿。

斯托维尔开膛手 (1)

  • 第4页
    在今天读这句话,实在是很搞笑:“多年以前,格斯曾经是个金矿开采工,直到一支印第安箭废掉了他的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