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全集(2005最新修订版) (37) 更多

  • 两地书
    学风如何,我以为是和政治状态及社会情形相关的。 学生在学校中,只是少听到一些可厌的新闻,待到出了校门,和社会相接触,仍然要苦痛,仍然要堕落,无非略有迟早之分。 现在的所谓教育,世界上无论哪一国,其实...
  • 译文序跋集 《出了象牙之塔》后记
    使日本能有今日,因为旧物很少,执著也就不深,时势一移,蜕变极易,在任何时候,都能适合于生存。不像幸存的古国,恃着固有而陈旧的文明,害得一切硬化,终于要走到灭亡的路。中国倘不彻底地改革,运命总还是日...
  • 译文序跋集 译《苦闷的象征》后三日序
    (苦闷的象征)其主旨:生命力受压抑而生的苦闷懊恼乃是文艺的根柢,而其表现法乃是广义的象征主义。
  • 译文序跋集 《幸福》译者附记
    现在有几位批评家很说写实主义可厌了,不厌事实而厌写出,实在是一件万分古怪的事。人们每因为偶然见“夜茶馆的明灯在面前辉煌”便忘却了雪地上的毒打,这也正式使有血的文人趋向厌世的主我的一种原因。
  • 中国小说史略
    看来这四大名著竟该是《水浒》《红楼》《西游》《金瓶》。
  • 集外集拾遗补编
    前几日有一条微博很火,说是前人的名字好听,今天却看到鲁迅引了“ 宋人俞成先生的《萤雪丛说》里的一段话: 古者命名,多自贬损,或曰愚,或曰鲁,或曰拙,曰贱,皆取谦抑之义也;如司马氏幼字犬子,至有慕名野...
  • 集外集拾遗补编·军界痛言
    军人之资格所以最高尚者,以其有破敌保国之责任也。是故尝胆卧薪,枕戈待旦,军人之自诫当何如!马革裹尸,斩将搴旗,军人之自期当何如! 今也吾绍之军人,其自待为何如乎?成群闲游者有之,互相斗殴者有之,宿娼...
  • 赠邬其山
    当年鲁迅看中国是“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而今已经变了,无病却吃药,无聊亦不读书。
  • 题三义塔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才知道这一句出自鲁迅。
  • 立此存照,四
    卫国和经商不同,值得与否,并不是第一着也。
  • “题未定”草(六至九)
    “猛志固常在”和“悠然见南山”的是一个人,倘有取舍,即非全人,再加抑扬,更离真实。譬如勇士,也战斗,也休息,也饮食,自然也性交,如果只取他末一点,画起像来,挂在妓院里,尊为性交大师,那当然也不能说...
  • 陀思妥夫斯基的事
    他把小说中的男男女女,放在万难忍受的境遇里,来试炼它们,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的真正的洁白来。而且还不肯爽利的处死,竭力要放它们活得长久。
  • 且介亭杂文·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 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 “自欺”也并非现在的新东西,现在只不过日见其明显,笼罩了一切罢了。然而,在这笼罩之下,我...
  • 且介亭杂文·忆韦素园君
    我也还有记忆的,但是,零落得很。我自己觉得我的记忆好像被刀刮过了的鱼鳞,有些还留在身体上,有些是掉在水里了,将水一搅,有几片还会翻腾,闪烁,然而中间混着血丝 ……
  • 花边文学·看书琐记三
    文艺必须有批评;批评如果不对了,就得用批评来抗争,这才能够使文艺和批评一同前进,如果一律掩住嘴,算是文坛已经干净,那所得的结果倒是要相反的。
  • 花边文学·偶感
    每一新制度,新学术,新名词,传入中国,便如落在黑色染缸,立刻乌黑一团,化为济私助焰之具,科学,亦不过其一而已。此弊不去,中国是无药可救的,
  • 《如此广州》读后感
    与其迷信,模胡不如认真。倘若相信鬼还要用钱,我赞成北宋人似的索性将铜钱埋到地里去,现在那么的烧几个纸锭,却已经不但是骗别人,骗自己,而且简直是骗鬼了。中国有许多事情都只剩下一个空名和假样,就为了不...
  • 北人与南人
    北人的优点是厚重,南人的优点是机灵。但厚重之弊也愚,机灵之弊也狡,所以某先生(顾炎武)曾经指出缺点道:北方人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南方人是“群居终日,言不及义”。
  • 准风月谈·帮闲法发隐
    有一件事,是要紧的,大家原也觉得要紧,他就以丑角身份而出现了,将这件事变为滑稽,或者特别张扬了不关紧要之点,将人们的注意拉开去,这就是所谓“打诨”。 人们的热情原不是永不弛缓的,但加上些冷水,或者...
  • 伪自由书·光明所到
    曾天真的以为,只有我朝才有那般露骨谄媚的顶级御用文人,原来民国也有胡适这样顶级的文狗,细想来,还有胡兰成为侵华日军献篇,俞万春为残清护旗,外国也有邓南遮甘为墨索里尼前卒,汉姆生为希特勒唱赞歌。看来...
  • 南腔北调集·谣言世家
    笑里可以有刀,自称酷爱和平的人民,也会有杀人不见血的武器,那就是造谣言。但一面害人,一面也害己,弄得彼此懵懵懂懂。 谣言世家的子弟,是以谣言杀人,也以谣言被杀的。
  • 南腔北调集·小品文的危机
    麻醉性的作品,是将与麻醉者和被麻醉者同归于尽的。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但自然,它也能给人愉快和休息,然而这并不是"小摆设",更不是抚慰和麻痹,它给人...
  • 南腔北调集·论语一年
    将屠户的凶残,使大家化为一笑,收场大吉。我们只有这样的东西,和"幽默"是并无什么瓜葛的。 列维它夫(M.Ю.ЛeВНДОВ,1891--1942)苏联作家。他在《伯纳.萧的戏剧》一文中说:"说到萧和易卜生的对比,这也是...
  • 南腔北调集·上海的儿童
    上海越界筑路的北四川路一带,因为打仗,去年冷落了大半年,今年依然热闹了,店铺从法租界搬回,电影院早经开始,公园左近也常见携手同行的爱侣 。 朝不虑夕的年代,中国人向来是醉生梦死顾全小我的多,捐躯赴国...
  • 南腔北调集·沙
    近来的读书人,常常叹中国人好像一盘散沙,无法可想,将倒楣的责任,归之于大家。其实这是冤枉了大部分中国人的。小民虽然不学,见事也许不明,但知道关于本身利害时,何尝不会团结。先前有跪香,民变,造反;现...
  • 论“赴难”和“逃难”
    后来,北伐成功了,北京属于党国,学生们就都到了进研究室的时代,“五·四”式是不对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很容易为“反动派”所利用的。为了矫正这种坏脾气,我们的政府,军人,学者,文豪,警察,侦探,实在...
  • 听说梦
    无论怎么写得光明,终究是一个梦,空头的梦,说了出来,也无非教人都进这空头的梦境里面去。 引弗洛伊德的意见以为“正宗”的梦,是“表现各人心底的秘密,而不带着社会作用的。”但弗洛伊德以被压抑为梦的根柢—...
  • 黑暗中国的文艺界现状
    官僚的书店没有人来,刊物没有人看。
  • 好政府主义
    国家主义:抹杀国家的阶级本质,以“国家至上”的口号欺骗人民服从统治阶级的利益,宣传“民族优越论”,鼓吹扩张主义,并用保卫祖国的名义鼓动侵略战争。 无政府主义:代表人物有施蒂纳、蒲鲁东、巴枯宁、克鲁泡...
  • 太平歌诀
    鲁迅如此犀利,教人如何喜欢,😂怪不得杂文里大多是骂战。
  • 通信
    中国虽有阶级,可是思想是相同的,都是升官发财。(周作人)
  • 无声的中国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 无花的蔷薇之二
    中国只任虎狼侵食,谁也不管。管的只有几个年青学生。他们本应该安心读书的,而时局漂摇得他们安心不下。假如当局者稍有良心,应如何反躬自责,激发一点天良? 然而竟将他们虐杀了! 7 假如这样的青年一杀就完...
  • 华盖集续编 杂论管闲事
    鲁迅的长辈告诫鲁迅,“不要和没出息的担子或摊子为难,他会自己摔了,却诬赖你,说不清,也陪不完。” 碰瓷这个词,真真是有渊源,有典故的。据说这个词起源于牛逼的北京的牛逼满清贵族们。他们家道中落了,便弄些...
  • 故事新編·理水
    魯迅用奇肱國暗喻美國,是指責美國對中國的文化政策嗎?
  • 第485页
    几个少年怀着远志,忽然踪影全无,连尸首也不知那里去了。—— “他们都在社会的冷笑恶骂迫害倾陷里过了一生;现在他们的坟墓也早在忘却里渐渐平塌下去了。 中学时候烦鲁迅,中学毕业崇拜鲁迅,如今读他的小说也...
  • 第438页
    一个绑在中间,许多站在左右,一样是强壮的体格,而显出麻木的神情。 鲁迅最令人痛的一句话之一。 顺便仿鲁迅的风格添一句。“然而那时,强壮的体格还是有的,现在连这强壮的体格竟也没有了。”

周易正本通释 百年名家说易 (2)

  • 关于爻以及爻与爻之间的概念
    “乘、承、据”的区别是:阴爻在阳爻之上为“乘”;阴爻位于阳爻之下为“承”;阳爻位于阴爻之上为“据”。
  • 卦象
    明代易学家来知德在《周易集注·易经字义·象》中,把六十四卦的卦象分为:卦情之象,卦形之象,卦体大象之象,中爻之象,错卦之象,综卦之象,阴阳之象,相因之象,爻变之象,占中之象。 所谓“卦情之象”,指两...

金圣叹批评本水浒传 (24) 更多

  • 五回
    僧门中职事人员,各有头项。且如小僧做个知客,只理会管待往来客官 、僧众。至如维那、侍者、书记、首座:这都是清职,不容易得做。都寺、监寺、提点、院主;这个都是掌管常住财物。你才到得方丈,怎便得上等职事...
  • 四回
    太公问智深:“再要饭吃么?”智深道:“饭便不要吃,有酒再将些来吃。”【夹批: 前一壶酒,何足道哉!既要智深干事,定应再与痛饮。然在智深既不可自讨,在太公又不可直问。何则?若智深自讨,则太公惊喜奉承之...
  • 三回
    “这几日熬的清水流,且过去看有甚东西买些吃。”听得那响处却是打铁的在那里打铁。【夹批: 此来正文专为吃酒,却颠倒放过吃酒,接出铁店,衍成绝奇一篇文字,已为奇绝矣。乃又于铁店文前,再颠倒放过铁店,反插...
  • 三回
    正想酒哩,【夹批:四字略顿一顿,便有东海霞起,遥接赤城之妙。】只见远远地一个汉子挑著一付担桶,唱上山来,上盖著桶盖。【夹批:特地按下盖着桶盖四字,摇摆出下文好酒二字来。】那汉子手里拿著一个旋子,【...
  • 三回
    人丛里,唤智深到松树下,低低分付道:【夹批:人丛里一句,到松树下一句,低低说一句,三句描出一位作家员外来。】“贤弟,你从今日难比往常。【夹批:含无数不好说的话于此八字,写尽匆匆难尽。】凡事自宜省戒...
  • 三回
    到得寺前,早有寺中都寺 、监寺,出来迎接。两个下了轿子,去山门外亭子上【好个亭子,先坐一坐,异日无常到来,方悟今日如梦。】坐定。寺内智长老得知,引著首座,侍者,出山门外来迎接。赵员外和鲁达向前施礼。...
  • 三回
    金批:此书每欲起一篇大文字,必于前文先露一个消息,使文情渐渐隐隆而起,犹如山川出云,乃始肤寸也。如此处将起五台山,却先有七宝村名字;林冲将入草料场,却先有小二浑家浆洗棉袄;六月劫生辰纲,却先有阮氏...
  • 二回
    郑屠开著间门面,两副肉案,悬挂著三五片猪肉。郑屠正在门前柜身内坐定,看那十来个刀手卖肉。 古时肉铺风貌。 鲁达走到门前,叫声“郑屠。”【夹批:叫得快。】郑屠看时,见是鲁提辖,慌忙出柜身来唱喏,道:“...
  • 二回
    那人见史进长大魁伟,像条好汉,便来与他施礼。【夹批:象条好汉,方与施礼,甚矣,英雄之异施礼也。若小人处处施礼,这次独何哉?】两个坐下。 史进道:“小人大胆,敢问官人高姓大名?” 那人道:“洒家是经略...
  • 二回
    金批: 此回方写过史进英雄,接手便写鲁达英雄;方写过史进粗糙,接手便写鲁达粗糙;方写过史进爽利,接手便写鲁达爽利;方写过史进剀直,接手便写鲁达剀直。作者盖特地走此险路,以显自家笔力 。 一百八人,为头...
  • 一回
    朱武看了大喜。三个应允,随即写封回书,赏了王四五两银子,吃了十来碗酒。【有前文吃酒,便令此处汔酒不突然也。】王四下得山来,正撞著时常送物事来的小喽啰,一把抱住,那里肯放,又拖去山路边村酒店里吃了十...
  • 一回
    史进庄上有个为头的庄客王四,此人颇能答应官府,口舌利便,【为欲写他巧言误事,却先写他答应官府,是倒插过来之笔。大郎误矣,安见口舌利便,颇能答应之人,而能托事有成者乎?君子鉴于此,而知能文之士,不足...
  • 一回
    史进听得,就庄上敲起梆子来。那庄前 、庄后、庄东、庄西,三四百家庄户,听得梆子响,都拖枪曳棒,聚起三四百人,一齐都到史家庄上。看了史进,头戴一字巾,身披朱红甲;上穿青锦袄,下著抹绿靴;腰系皮搭膞,前...
  • 一回
    相脚头,今谓踩盘子。
  • 一回
    话中不说王进去投军役。【开书第一筹人物,从此神龙无尾,写得妙绝。】只说史进回到庄上,每日只是打熬气力;亦且壮年,又没老小,半夜三更起来演习武艺,白日里只在庄后射弓走马。【数语写史进精神之极,遂与春...
  • 第一回
    借宿 王教头来到庄前,敲门多时,只见一个庄客出来。王进放下担儿,【敲门多时,犹未放担,写赶路情景如画。】与他施礼。庄客道:“来俺庄上有甚事?”王进答道:“实不相瞒,小人子母二人贪行了些路程,错过了宿...
  • 第一回
    高俅喝道:“这厮! 你爷是街市上使花棒卖药的,你省的甚么武艺!前官没眼,参你做个教头。如何敢小觑我,不伏俺点视!你托谁的势要,推病在家,安闲快乐! ”【句句骂王进,句句映高俅,妙绝。】
  • 楔子夹批
    瘟疫亦楔也, 醮事亦楔也,天师亦楔也,太尉亦楔也。既已楔出三十六员天罡,七十二座地煞矣,便随手收拾,不复更用也。
  • 读第五才子书法
    《三国》人物事体说话太多了,笔下拖不动, 踅不转,分明如官府传话奴才,只是把小人声口,替得这句出来。其实何曾自敢添减一字。 《西游》又太无脚地了,只是逐段捏捏撮撮,譬如大年夜放烟火,一阵一阵过,中间...
  • 序三
    《水浒》之文精严,读之即得读一切书之法也。汝这能善得此法,而明年经业既毕, 便以之遍读天下之书,其易果若破竹也者,夫而后叹施耐庵《水浒传》真文章之总持也。
  • 序三
    《水浒》所叙,叙一百八人,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形状,人有其声口。夫以一手而画数面,则将有兄弟之形;一口吹数声,斯不免再吷也。施耐庵以一心所运,而一百八人各自入妙者,无他,十年格物而一朝物...
  • 序一
    《易》者,导之使为善也;《礼》者,坊之不为恶也;《书》者,纵以尽天运之变;《诗》者,衡以会人情只通也。故《易》之为书,行也;《礼》之为书,止也;《书》之为书,可畏;《诗》之为书,可乐也。
  • 楔子
    洪太尉倒在树根底下,唬的三十六个牙齿捉对儿厮打,那心头一似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的响,浑身却如重风麻木,两腿一似斗败公鸡,口里连声叫苦。大虫去了一盏茶时,方才爬将起来。
  • 引首
    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评议前王并后帝,分真伪占据中州,七雄扰扰乱春秋。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见成名无数,图名无数,更有那逃名无数。霎时新月下长川,江...

七夜 (4)

  • 诗歌
    有个波斯的比喻说月亮是时间的镜子。在“时间镜子”的佳句中,既有月亮的易碎性,又有他的永恒性。 诗歌是一种感觉到的东西,如果你们感觉不到诗歌,如果你们没有美的感受,如果一个故事不能把你们带入渴望了解后...
  • 神曲
    上帝总是超出人类所有的判断,他自己就在《约伯记》中这么说的。人类在它面前是那么低微,因为他们竟敢审判他、为他辩护。这些都不需要。正如尼采所说上帝铲除一切善与恶。这是另一个范畴。如果说但丁总是跟他想...
  • 神曲
    一种要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懂得我已经爱上了你。——莱奥波尔多·卢戈内斯《幸运的灵魂》
  • 神曲
    但丁为了让我们感受到箭离开弓命中目标的速度,他这样说,箭射中目标,它离开了弓,离开了弦。

新刊大宋宣和遗事 (10) 更多

  • 贞集
    左右兵马先以羸马易其壮马,使人乘之。既合击,有胡骑数百自场隅而来,直犯帝马,褐衣者以箭射延禧贯心,而死于马下。帝顾见之,失气堕马。紫衣者,以箭中帝,帝崩,不收尸,以马蹂之土中。褐衣、紫衣皆亮先示之...
  • 贞集
    以不云木煎汤馈之,云:“此中无药物,有疾者只煎此木作汤饮之,自愈。”其不云木者,初生无枝叶,暗地中生,城北最甚;天气晴明,则掘地求之,色如枯杨柳,大小如筋,蔓延数十步,曲屈而生。上皇服稍定。又云:...
  • 贞集
    徒行五七日,郑后病甚,不能行,帝乃负之而进。是晚,后崩于林下,时年四十七岁。仓卒之际,路旁用刀掘坑,以身上衣裹而埋之。
  • 利集
    经行已久,是夕宿一林下,时月微明,有番首吹笛,其声呜咽特甚。太上口占一词曰: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或日...
  • 利集
    入门转左廊下小屋中,呼帝与后坐其中,并无椅凳,惟砖石三四枚而已。时帝终日下拜,又饮食不进,惊皇不安,两日之中,止饮水二杯;二后但哭泣而已,欲触柱死,左右止之。二十二日至三十日,并在室中,外户锁闭,...
  • 利集
    延禧曰:“我祖皇帝在日,有百穴珠一颗,大如鸡卵,上有百穴,每穴中尝有真珠一颗,月圆之夕,以珠映之,其生珠穴中自落,下以绛罗盛之,每月可得珠百颗。又有通香一段,长尺许,沸汤泡之,取其汁洒衣服乃万木花...
  • 利集
    移时乘醉命朱后劝酒唱歌,朱后以不能对。泽利怒曰:“四人性命在我掌握中,安得如是不敬我!”后不得已,不胜泣涕,乃持杯,遂作歌曰:“幼富贵兮,厌绮罗裳。长入宫兮,奉尊觞。今委顿兮,流落异乡。嗟造物兮,...
  • 利集
    十九日,京师雪深数尺,米斗三千,贫民饥饿,布满街巷,死者盈路。金人又肆兵劫掠富家。粘罕命一将领甲士百余人,在天津桥驻紥,民不敢过。壮者则剥脱而杀之,妇女美丽者留之。城中闭户,不敢出入。廿一日,金人...
  • 亨集
    天官好乐,地官好人,水官好灯。
  • 元集
    致平端自亲贤哲,稔乱无非近佞臣。说破兴亡多少事,高山流水有知音。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37 3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