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

  • 全书摘
    他是个孤独的幽灵,正在讲述一个谁也不会听的真理,然而只要他说出来,那种连贯性就以某种不明显的方式保持下来。不是通过让别人听到你的话,而是通过保持清醒,将人性传统延续下去。 他努力回忆他首次听说老大哥...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1)

  • 寒冬夜行人
    像你这样仔细的读者从第一页开始一定注意到这点了:虽然你欣赏这本小说的准确性,但你觉得抓不住要领,说实在的.就像一切都从你手指缝里漏掉了似的。也许这是翻译的过错吧,你自我安慰说。其实翻译很准确,但是...

昨天的云 (1)

  • 汇总
    —— 第三章 我读小学的时候 —— 唉,倘若没有七七事变,没有全面抗战,我,我这一代,也许都是小学毕业回家,抱儿子,抱孙子,夏天生疟疾,秋天生痢疾,读一个月前的报纸,忍受过境大军的骚扰,坐在礼拜堂里原...

公寓导游 (1)

  • 走路人
    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真正了解任何听说来的是、或者不是什么。我只能和你们谈谈记忆,而人的记忆 —— 唉,我是说我的记忆,仿佛也和头发、指甲以及我这一脸胡子一样,会生长,会变色,会脱落,甚至被我剪掉、刮掉、...

游戏的终结 (1)

  • 游戏的终结
    你应该有一个比我更懂得回应你的人,这样就能升格成为完美伴侣,带着互相凝视、彼此毁灭的痴男怨女所特有的恶俗气息,只愿撑得一时是一时,只为了继续下去、从头再来,只为了不知疲倦地追求那镜花水月、海市蜃楼...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