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啥小头盔对《黄金时代》的笔记(5)

黄金时代
  • 书名: 黄金时代
  • 作者: 王小波
  • 页数: 413页
  • 出版社: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07-01
  • 第259页
    小时候我对生活的看法山谷这样的:不关何时何地,我们都在参加一种游戏,按照游戏的规则得到高分者为胜,别的目的是没有的。具体而言:这个看法常常是对的,除了臭气弥漫的时期。比方说,上学就是在老师手里得高分,上场就是在裁判手里得高分,到了美国,这个分数就是挣钱,等等。但就整体而言,我还看不出有什么对的地方,因为对我来说这个规则老在变。假如没有一条总的规则的话,就和没有规则是一样的了。 现在我又想,为了那架投石机和少年时的狂想,损失的东西也不少。假如不是对这些事入了迷,还可以做好多别的事。假如游戏的总规则是造台复杂的机器,那我十六岁时就得分不少。但假如这规则不是这样,而是以与女人做爱次数多为胜,那我亏得可太多了。但是这个游戏的总规则是什么,根本没有人知道。有关这个总规则的想法,就是哲学。
    2012-11-08 18:04:07 回应
  • 第19页
    陈清扬说,她决定上山找我时,在白大褂底下什么都没穿。她就这样走过十五队后面的那片山包。那些小山上长满了草,草下是红土。上午风从山上往平坝里吹,冷的像山上的水,下午风吹回来,带着燥热和尘土。 陈清扬来找我时,乘着白色的风,风从衣服下面钻进来,流过全身,好像爱抚和嘴唇。其实她不需要我,也没必要找我。以前人家说她是破鞋,说我是她的野汉子时,她每天都来找我。那时好像有必要。自从她当众暴露了她是破鞋,我是她野汉子后,再没人说她是破鞋,更没人在她面前提到王二。大家对这种明火执仗的破鞋行径是如此的害怕,以致连说都不敢啦。
    2012-11-09 11:03:18 回应
  • 第22页
    后来我才明白,她对被称作破鞋一事,始终耿耿于怀。既然不能证明她不是破鞋,她就乐于成为真正的破鞋。就像那些被当场捉了奸的女人一样,被人叫上台去交代那些偷情的细节。等到那些人听到情不能持,丑态百出时,怪叫一声:把她捆起来!就有人冲上台去,用细麻绳把她五花大绑,她就这样站在人前,受尽侮辱。这件事一点都不讨厌。她也不怕被人剥得精赤条条,拴到一扇磨盘上,扔到水塘里淹死。或者像以前达官贵人家的妻妾一样,被强迫穿的整整齐齐,脸上贴上湿透的黄表纸,端坐着活活憋死。这些事都一点也不讨厌。她丝毫也不怕成为破鞋,这比被人叫做破鞋而不是破鞋好的多。她所讨厌的是使她成为破鞋那件事本身。
    2012-11-09 11:38:21 回应
  • 第2页
    我对她说,她确实是个破鞋。还举出一些理由来:所谓破鞋者,乃是一个指称,大家都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没什么道理可讲。大家说你偷了汉,你就是偷了汉,这也没什么道理可讲。至于大家为什么要说你是破鞋,照我看是这样:大家都认为,结了婚的女人不偷汉,就该面色黝黑,乳房下垂。而你脸不黑而且白,乳房不下垂而且高耸,所以你是破鞋。假如你不想当破鞋,就要把脸弄黑,把乳房弄下垂,以后别人就不说你是破鞋。当然这样很吃亏,假如你不想吃亏,就该去偷个汉来。这样你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个破鞋。
    2012-11-09 11:49:01 2人喜欢 回应
  • 第42页
    陈清扬后来说,她一辈子只交了我一个朋友。她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在河边的小屋里谈到伟大友谊。人活着总要做几件事情,这就是其中之一。以后她就没和任何人有过交情。同样的事做多了没意思。 我对此早有预感。所以我向她要求此事时就说:咱们敦敦伟大友谊如何?人家夫妇敦伦,我们无伦可言,只好敦友谊。她说好。怎么敦?正着敦反着敦?我说反着敦。那时正在地头上。因为是反着敦,就把两件蓑衣铺在地上,她趴在上面,像一匹马,说道:你最好快一点,刘大爹该打针了。我把这些事写进了交代材料,领导上让我交代: 1.谁是“郭伦”? 2.什么叫“郭郭”伟大友谊? 3.什么叫正着郭,什么叫反着郭。
    2012-11-09 17:04:12 4人喜欢 1回应

要啥小头盔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8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