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1)

  • 第109页
    现在我们有两个天平秤盘:一个上面放的是一克,另一个上面放的是一吨;一个上面放的是我,另一个是我们——一统王国。那么显而易见,假设我对一统王国有一些权利,与假设一克等于一吨全然是一回事。因此,有了这...

孤独的精确度 (1)

  • 第288页
    他们在悉尼合作的监视专家曾向哈利解释,人耳在声音细微时,会放大人声的频率。在所有声音归于寂静之前,你最后听见的声音会是人的声音,哈利认为这让人颇感欣慰。

悲伤的精确度 (2)

  • 第319页
    有道德的人会接受自身道德观的后果,而不是别人的道德观。
  • 第262页
    正义就像水,爱伦有一次这么说,终会找到出路。他们知道这不是真的,但至少他们有时能在这个谎言里得到慰藉。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2 (1)

  • 第142页
    不管是多么不堪的事,只要那是事实,作为大人的我们,就有义务毫不隐瞒地让你们知道。如果你们因此(就像他们害怕的那样)而厌恶日本这个国家,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不过,不管你们再怎么讨厌这个国家,都无法改...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1)

  • 第216页
    如果用是否正确的观点来衡量历史上的人物的行为,是一种后世者的傲慢。如此评断历史上的人物,下次也将会受到来自自己后世的相同对待吧!如果让仆来说,这就是仁义道德的世界,没有用虚心坦怀的眼光来看待历史。...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3 1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