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和六便士 (3)

  • 四十一
    “女人可以原谅男人对她的伤害,”他说,“但是永远不能原谅他对她做出的牺牲。”
  • 四十三
    一般说来,爱情在男人身上只不过是一个插曲,是日常生活中许多事务中的一件事,但是小说却把爱情夸大了,给予它一个违反生活真实性的重要的地位。尽管也有很少数男人把爱情当作世界上的头等大事,但这些人常常是...
  • 十九
    为什么你认为美——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会同沙滩上的石头一样,一个漫不经心的过路人随随便便地就能够捡起来?美是一种美妙、奇异的东西,艺术家只有通过灵魂的痛苦折磨才能从宇宙的混沌中塑造出来。在美被创...

悟空传 (6) 更多

  • 二十
    我只有一颗心,我只是在路上看到了不同的风景,看到来自不同源头的人们的所见构造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混沌的。但当有人说他发现了世界的本源,发现了万变不离其宗的真相,他便成了指引者,而当他的宗法被铸成...
  • 二十
    一个妖精最美的时候就是她以为自己是神,可以拯救他人。
  • 二十
    这个世界有你不能到达的地方,有你不应到达的地方,有你一辈子也不会去到达的地方,你的世界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大,界限也许就在你的身边,可你却以为你可以去任何地方。
  • 十七
    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何不忘了那个结局呢?
  • 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
  •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解忧杂货店 (1)

  • 第二章
    老爸,这样算不算留下了足迹?虽然我打了一场败仗。 (1回应)

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 (4)

  • 正传
    不知我者,谓我士也罔常。知我者,呵呵笑我,我笑呵呵。
  • 外传三
    据我所知,聪明人分很多种,最智慧那一种看起来最冲动率性,那或许是因为他们看见了所有步步为营的结果,最后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本心。
  • 外传三
    若得心事如常诉,谁愿一生扮疏狂?
  • 外传三
    有人一生于暗夜里追逐光明,追着追着,自己也就成了一盏灯。

琅琊榜 (6) 更多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到来时素颜白衣,机诡满腹,离去时遥望狼烟,跃马扬鞭。 两年的翻云覆雨,似已换了江山,唯一不变的是一颗赤子之心,永生不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人总是贪心的,以前只要能洗雪旧案,还亡者清名,我就会满足,可是现在,我却想做的更多,我想要复返战场,再次回到北境,我想要在最后的时间里,尽可能地复活赤焰军的灵魂。 蔺晨,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却能...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梅长苏依然保持着沉默,在象一锅沸水般翻腾着的朝堂上,他安静得就跟不存在一样。 可是只要认真一点观察,就可以发现他那双黑嗔嗔深不见底的眼睛,一直灼灼地盯着御阶之上佝偻着身体的苍老帝皇,仿佛想要穿透那衰...
  • 第一百零八章
    其实认真算起因果来,两人之间除了一些心结以外,也没什么抹不开的血海深仇。 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事,萧景睿已经深刻地感觉到言豫津以前说的话很对,他与梅长苏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对等,缺...
  • 第五十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是不可能的,这世上有些事情的发生,不会有人预料得到,也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得住,我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它有好的结局,即使这个结局里,不会有我的存在……”
  • 第十八章
    “为什么要告诉他呢?”梅长苏面色雪白,目光却十分冷静,“无论曾经是怎样一个天真无邪的朋友,从地狱归来的人都会变成恶鬼,不仅他认不出来,连我自己,都已经认不出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