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共和国 (9) 更多

  • 结论
    21世纪的美国立法者又面临着新的挑战。正如当初的种种试验和探索共同塑造了今天的事故法一样,今天的决策也将塑造未来的法律体系。
  • 第七章 事故共和国
    总论:工人赔偿法的影响不仅及于工人赔偿领域,它还影响到了美国法律与政治制度的其他方面。 工人赔偿法制定之后,美国的工业事故率即开始下降。 工人赔偿法的兴起伴随着许多工人自治机制的衰退。 让工人远离风险...
  • 第六章 威廉.沃纳的激情
    总论:在1911年的艾夫斯诉南布法罗铁路案中,威廉.沃纳法官对半个世纪以来工伤事故处理领域出现的法律变化进行了一次阻击。这一判决受到了广泛的批评,阻击失败了,新的思考体系(风险、保险和精算统计的组织原则...
  • 第五章 寡妇、精算师与社会保险的逻辑
    总论:为了挽救家庭工资,工人赔偿的方案出现,统计科学被引入。古典侵权法中对个体自治的重视,开始转向统计学上的精算范畴和加总风险。 伊斯特曼在1907年提出的工人赔偿方案:通过政府立法,要求雇主对自残行为...
  • 第四章 从市场到管理者
    从1880年代开始,新一代的工厂管理者开始建立起制度化的事故救济计划,发起了工作安全的理性管理运动,试图以效率之名来改革工业安全与事故伤害的处理方式。 当时,市场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机制,自由劳动被普...
  • 第三章 合作保险运动
    总论:美国的合作保险运动曾经蓬勃发展,但最终未如英国与欧陆国家一样,成为美国社会救济体制建设中的奠基石。 从1868年美国第一家合作保险协会——联合工人兄弟会创立起,20年间,合作保险已经发展成美国人生活...
  • 第二章 古典侵权法的困境
    总论:19世纪末的侵权法对于非过错伤害的无过失受害者,无法找到正确的答案。 当时侵权法的主流观点是,被告仅对因其过错或过失所导致的损害赔偿负责。 事故导致的损失应该留置在事故发生的地方。 有代表性的是霍...
  • 第一章 工伤残废、贫穷寡妇与自由劳动的危机
    总论:19世纪中晚期,美国工业事故率飙升。自由劳动似乎助长了工业事故率,这一点引发了对自由劳动的质疑与改造。 引入:1、战争赔偿成为工伤赔偿的铺垫,也提供了一个对比。 2、工业化带来事故率的增加吗?虽有...
  • 第33页 导论
    我在整本书中所使用的都是性别特指的术语。工业事故研究者所关注的工业工人几乎都是男性。女性——通常是年轻的单身妇女——主要在纺织业内工作,纺织厂反复运转的织布梭与快速转动的传送带会给女工手部尤其是手...

一日江户人 (1)

  • 第106页
    这是浮世绘画师一勇斋国芳还没出名时的故事。画了一整天画,到了黄昏,天色暗了,于是晃去小酒店打两合酒。把酒壶吊在行灯上方,点灯,继续画画。深夜,手画累了,正好酒也热好了,喝了这壶酒,就钻进被窝里睡觉...

扛得住,世界就是你的 (2)

  • 第51页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话不是说让你去装别人,而是让你充分利用每一个空当,最大程度地释放自己。
  • 第49页
    我希望成为优秀的人,为了可以将来有机会帮到你。 嗯。

日本怪谈录 (1)

  • 五 神奇的清水
    当时的稻荷神社也因供奉弘法大师而香火越发旺盛,如今,其附近还逐渐建立了町屋。(传统京都住宅,相当于中国城市中的街屋或店铺住宅,町屋的特色是木造,楼高两层,前店后住,中间是安静的庭院) 莫名被对“町屋...

王朝女性日记 (7) 更多

  • 更级日记 七十一
    梦里逢君心相悦,若知是梦应不醒。
  • 更级日记 六十二
    众人分头寻找住处,却无合适之处,言“寻得一低贱者居住之简陋破旧小屋”,我道“如今无奈”,只得借宿。言“众人皆已进京”,惟有穷困之男子二人留守。此二人当晚无寐,里外进出走动。居住里屋之女佣问道:“为...
  • 紫式部日记 二十二
    有的时候,小皇子被抱在大人的怀里就撒了尿。大人解开衣带脱下官袍,让人在御寝台的后面用火烤干。大人还说:“让小皇子尿湿了衣服可真好。烤小皇子尿湿的衣服,才合我的本愿啊。”大人满心的喜欢。 这段好暖。权...
  • 紫式部日记 七
    大凡相貌好的人,偶尔的时候,会展现出最高的美。
  • 和泉式部日记 二十
    今天亲王的身姿特别的俊美,衣装也非常漂亮。里面着一件长褂,外面套一袭直袍。完美得无可挑剔。我直盯盯地看着亲王,觉得自己目光充满了色意。 和泉式部真是太棒了!
  • 蜻蛉日记 二十五
    三月,那一位写给登子的信被错送到了我的手上。展开一看,信中自然也提到了我:“最近想去你处拜访,你客居的宅中有一位会讶异‘为何不访我呢(原文为《伊势物语》中的一句。暗指作者会嫉妒)。’”他们兄妹二人...
  • 蜻蛉日记(喂喂兼家大人,你和亲王这哪里不对吧!)
    这时,从他不想去供职的衙门那边,送来了皇子上司(兵部卿宫章明亲王,醍醐天皇的皇子)的信: 乱线要理,官员要齐,为什么一直没有到衙门来? 那一位写了回信: 上司贤明,官员才齐,怎么这么严厉啊。 于是,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