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炮、病菌与钢铁 (2)

  • 11
    由于我们祖先开始时并不高明的狩猎技巧提高得很慢,它们就有了充裕的时间来逐步形成对人类的恐惧。对渡渡鸟、恐鸟,也许还有澳大利亚/新几内亚的巨型动物来说,它们的不幸是在毫无演化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遭遇了狩...
  • 15前言
    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

邻人之妻 (5)

  • 534
    从黑暗时代和穴居时代起,男女间的爱恨情仇已经讲述过、发生过无数次,这本书的内容又怎么可能没有囊括其中?自从男人和女人第一次纠缠在一起,两性之间的冲突一直没停过,这永恒的爱恨关系比巴别塔还要古老;因...
  • 518
    他成了一名记者,想以此来克服天生的羞怯,放纵自己遏制不住的好奇心,探索比自己更有趣的人生。
  • 412
    谋杀是罪,描写谋杀不是。性不是罪,但是描写它是。
  • 253
    接受按摩的男人是一夫一妻制婚姻中典型的秘密幸存者:他有工作能力,对妻子和家庭都还满意,人到中年,他想寻求不同性爱的刺激,又不想卷进复杂的情爱关系,觉得精神和经济上都消耗不起。他太老了,不能去单身年...
  • 162
    她像羽毛鲜艳的鸟儿一样,方向不定、不知疲倦地飞行着。

大国大城 (1)

  • 238
    目前中国的城市大多处在城市环境恶化再改善的转折点上,单向度地回顾历史,当然就很容易得到污染是经济发展的后果的刊发。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是往后退,回到更好地环境吗?错,停止发展只不过是因噎废食。事...

草竖琴 (7) 更多

  • 157
    仿佛我们俩都不知道要往哪里走。我们静默着,惊异地从墓园山顶俯瞰下去,然后手挽手地下山,走进那片经过夏日炙烤,又被九月抛光的草地。干燥的草叶轻轻拂动,瀑布般的色彩倾泻而过;那一刻,我想让法官听到多莉...
  • 151
    过去和未来是螺旋的,一个环里套着下一个,预示着未来的主题。也许这是真的,但在我看来,我自己的生活更像是一系列封闭的圆,不能自由发展成螺旋的圈:对我来说,要从一个点到达下一个,就得通过跳跃,而不是自...
  • 131页
    雨下大了,鱼儿几乎可以在里面游泳;雨声如同低音阶的钢琴声,敲击着最黑最深的弦音,汇成瓢泼大雨,虽然时时逼近,却还未攻击到我们头顶:雨水沿着树叶滴落,但树屋在这湿透的大树里,仍难得地保持着干燥。奇怪...
  • 126
    她说着,周围一片宽心的叹息声,但是打个字艾迪一个人的气息,就足以放飞一只风筝。
  • 69
    红色手掌似的树叶漂浮在绿色的缓缓流淌的河水上。一根落水的枯木伸出水面,好像一只水兽探头探脑。我们来到旧船屋边,这里的水更清。船屋有点倾斜,河水冲刷过来的浮尘堆积在屋顶和倾斜的甲板上,像生了一层很厚...
  • 64
    我们说的是爱。一片树叶,一把种子——从这些开始,一点一点,学习什么是爱。开始只是一片树叶,一场雨,然后你从树叶那里学到了什么,一场雨又催熟了什么,有人来接受你从这些东西里领悟到的爱。你得明白,这个...
  • 1
    山下的那片地上长满了印度草,这种草会随着季节改变颜色:秋天的时候去看,九月底的时候,它会变成晚霞般的红色,暗红的阴影火光一般拂过,秋风随意拨弄着干草叶,吟出人间的音乐,人声的竖琴。

代价论 (6) 更多

  • 121
    一个人的经历正像一朵雪花一样,绝不会与他人完全重合,因此他的经验与“偏见”必是独特的。
  • 109
    立,即所谓创新,是对传统最有力的打击,最深刻的批判,也是对传统最好的继承。新旧事物应在共存和比较中接受人们的选择,不可以凭打击对方来抬高自己。没有更新、更好、更成熟的文化出现,旧的文化为什么要退场...
  • 97
    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其含义在于,即使一切史实都水落石出,每代人仍要从自己时代的需求出发,去看待历史,去从历史中吸取营养,书写历史。因此,是近代科技的发展刺激史学家研究古代科技,写成科...
  • 32
    城市所以成为孕育天才的沃土,在于它成了交际场,构成了大舞台。它的膨胀为城市人带来了交通的负担和环境的污染,但它的浓缩却又跨越了空间,把一个民族的杰出人物聚合在一起,从而减少了从一个村镇到另一个村镇...
  • 9
    理性只是一种手段;目标是价值观决定的,而价值观并不是一种理性;判断一种行动是否是理性的,要看行动者是否以一种理性的手段追求他的目标。
  • 7
    不是理性,而是感情,或是用现代人的语言:人的价值观,决定着行为的目标。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有着其价值观,差别只在于自觉性和系统性。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3 2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