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记者手册 (17) 更多

  • 第116页
    记者永远都不要因为提出了具有威胁性的问题而道歉,也不必要求得到允许后才提出令人不悦的问题;向采访对象提问是记者的工作。 (1回应)
  • 第115页
    那些不相信自己能采访到对象的记者……通常都会失败。就我自己而言,没有人会拒绝我的采访。这种想法确实有效。
  • 第114页
    当我阐述问题时,我尽量避免使用诸如“采访”和“调查”这样的词语,而是采用如下的解释:“我很想和你谈谈,以便弥补我研究中的不足之处。”当我有理由相信提供消息的人不愿意或抵触采访时,我会向他解释,谈话...
  • 第110页
    是存在和先验的社会等级与个人经历的相互作用和斗争塑造了我们的现在。这就是性格。
  • 第109页
    这样,如果你所在的城市某家银行垮台而你见过曾在那里工作了十五年的某人时,你就可以给他家打电话:“哈罗,是布兰奇吗?上个月的商会野餐会上我见过你的丈夫杰瑞。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这远比另一种说法要好得...
  • 第149页
    一个候选人是否有婚外情也许并不值得曝光,但是如果一个政治家对此撒谎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一个候选人对个人事件不诚实,那么他对别的事件是否也会撒谎——也许这个谎言与候选人的政治议程表现有着直接的联系。
  • 第128页
    接近心理会影响到大多数政府官员,他们都是体面有礼的人,都希望相互爱戴。当他们面对一个渴望得到某物的同胞,而且反对的一方可能只是一种抽象的争论时,最自然的反应是热心助人。
  • 第104页
    记者们可以从外部专家那里获益良多,这些人不像揭发者那样,不担心被认出来受到处分。大学里专家最多,他们的名字被印在教员名录里面,他们愿意和记者交谈。但是某些吹嘘自己如何渊博的人却是带有偏见或是知识过...
  • 第96页
    “如果你是我的话,想要弄清楚这些消息,你会到什么地方去寻找呢?”
  • 第95页
    记者永远都不要假设某个想要采访的对象会拒绝交谈,这些人可能处于记者根本无法想到的原因而接收采访。有些人只想提供正面的信息,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这也很好,记者千万不要因他“只会说好的方面”而拒绝采访一...
  • 第12页
    坐着,盯着墙壁,想想什么事情影响本城多数人但尚未写出。
  • 第8页
    所有收集到的信息在报道过程中和每次写稿后都必须不断进行评估。
  • 第6页
    最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应该具有“文献意识”。他们认为记录总是存在于某个地方。如果一个调查新手在“文献意识”方面遇到困难,他可以考虑一下他一生中的所有纸质记录。从出生开始,他便有了包括出生证明、住院和出...
  • 第5页
    最优秀的调查记者会不懈地寻找出相互矛盾的证据和支持证据。
  • 第4页
    好比一串同心圆,最外面的一个圆被称为“辅助资讯(secondary sources)”,中间的一个圆叫做“基本文献(primary documents)”,内圆叫“人际资源(human sources)”。主题位于圆心的位置。
  • 第15页
    调查性新闻“并非仅是抓住政治家脱落的裤衩或聚焦于某件丑闻上”,它深挖“内幕,使我们可以帮助读者了解在这日渐复杂的世界中正在发生着什么”。
  • 第3页
    调查记者“要有一种愤世嫉俗的义愤”,这或许可以解释为记者对社会的责任感。 “杀富济贫”的“富”当然不仅仅是财产的衡量,它泛指一切权势;而“贫”则是指那些在权势面前相对劣势的弱势群体。 调查记者的成功... (1回应)

明清以来徽州村落社会史研究 (2)

  • 第54页
    在传统徽州,“村则有社,宗则有祠。”宗祠是血缘的象征,而村社则是地缘性的结合。但在不少村落,由于血缘和地缘的重合或基本重合,村社与宗族组织相结合,遂使得有的村社实际上亦是“族社”。
  • 第27页
    在清代徽州,大致说来,乡村社会中存在着两套系统的组织:一套是官方系统的乡约、保甲等,一套是家族系统下的族、房和情况稍显复杂的文会。

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 (1)

  • 第3页
    正是:“梦短梦长俱是梦,年来年去时何年!”

徽州 (3)

  • 第1页
    这种对桑梓故里爱屋及乌的眷恋,或许正是徽州乡土文化维系千年的根源。
  • 第41页
    “祠堂是一个家族的中心,通过开祠致祭和其他家族活动,将族众牢固地纽结在同一祖宗的牌位之下,形成一个个严密的血缘组织。宗族亲缘制度的发展与商品经济的发达是同步的。不仅限于徽州,另一个典例是珠江三角洲...
  • 第96页
    “迄今,街贯巷连、黛瓦粉墙的老房子,仍然给人以一种明快淡雅的美感。除此之外,高低错落的五叠式马头墙,也体现皖南民居的韵律感。徽派建筑的特征之一是四水归堂,以天井为中心的内向封闭式组合。据说,这样做...

命运与抗争 (16) 更多

  • 第270页
    历史与人生在时空跨度上的巨大反差的确教人懊伤。而历史与人生追求的难以重合,则叫人感到奋斗和努力的徒劳。两者相结合,由历史触发的感慨中,总渗有一股去不掉的深深的忧虑和悲伤。
  • 第248页
    然而,人生的变换莫测、起落跌宕,又都叫每个人百感丛生,谁又不叹息生命的短促和维艰呢?这是因为“讲人生归宿或命运的问题而有的强烈感情,要比讲社会事实或情况的问题而有的激动力量深刻得多了。”……人们从...
  • 第239页
    人们在完全听命和抗争自主的两级之间选择和变通。即不像虔诚无为的宿命论者那样完全听从命运摆布,又不像彻底的无神论者那样不受拘束,而是在两个极致之间摇摆。在一般情况下,人们更注重的是今生今世的幸福,真...
  • 第238页
    孔夫子“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的观点就是提倡了一种回避的态度。这是智者的回避,即认为这个问题恐怕不会有什么结论,所以大可不必费口舌、费精力作无谓的付出。对命运、鬼神、生死还是...
  • 第226页
    善良的人们总指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种报应不能实现时,人们却仍不放弃执著的心愿。一是把报应兑现的时间延长,提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另一是寄希望于超人的事物和力量,搬出老天爷、阎罗王和鬼神...
  • 第199页
    这种欺和骗只能使活泼泼跃动的心麻木而死。
  • 第193页
    市民阶层的地位是卑微的。在强大得多的封建统治面前,他们弱如纤草,根本无从抵御狂风骤雨的侵犯。一旦遇难,更如浪中飘蓬,只有听凭颠簸,甚至覆没。这些,也就使他们小心翼翼,随时慎防莫测的风云,以保全自己...
  • 第76页
    在一般的戏里,才子佳人婚姻受阻,最终转顺,关键往往就是男主人公应举高中,被点了状元或探花等等,于是原来的各种矛盾冰释,姻缘实现。
  • 第60页
    这里,单一强调肉体的失败和精神的胜利,对芸芸众生来说,是不切实际的。
  • 第37页
    正因为人意识到了,他们也就同时明白,生命的存在是多么艰辛。……理性原则包括的客观性、因果论、逻辑关系等,都在此碰壁。而使人的自觉、有意识的思考本身变得荒谬不经了。当人们徘徊于无力的理性原则和荒谬的...
  • 第36页
    对命运的询问及回答的困难,表明悲剧精神恰恰就是单一的理性无从说明、无力解决的一种状况。而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却出自痛苦、困顿、迷惘和反抗,又偏偏要来问,问个没完。于是悲剧也就没个完了的终点。
  • 第35页
    大凡在苦极了、悲极了、犯极了时,都不免想到命: 难道命该如此吗?真是命中注定吗? 对命运的关怀,是人类特有的对自身的一种终极性关怀。而想到命的人,对中国人来说,大都是对自己的舛命不满意,在心里觉得命...
  • 第9页
    希腊悲剧和中国的“苦戏”相比较,主要差别是明显的。一者突出精神的昂扬和状伟,另一者追求具体而现实的圆满结果;一者抗争、拼杀到底,鱼死网破在所不惜,另一者则不忍惨烈到底,总盼着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善...
  • 第6页
    “苦戏”的产生发展自然离不开痛苦的人生遭遇和激烈动荡的社会变迁。
  • 第3页
    其二,悲剧无畏的抗争精神与对抗争失败的恐惧的背驰。悲剧精神的精髓应是对悲剧性人生遭际的反抗,而不是悲观失望、消极颓废,即使明知要失败、要毁灭,也要满怀热望去拼争。可见,悲剧精神实际是通过意志、勇气...
  • 第2页
    《命定与抗争》一书中存的两个悖论,还想明确一下。 其一,悲剧精神的非道德性和中国古典悲剧的道德中心化倾向的背驰。在对命定的反抗中,悲剧精神必然将其矛头指向道德伦常——世界现有秩序的维护者。这点,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