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deli对《阴翳礼赞》的笔记(5)

Sadeli
Sadeli (Sadeli)

读过 阴翳礼赞

阴翳礼赞
  • 书名: 阴翳礼赞
  • 作者: [日] 谷崎润一郎
  • 副标题: 纪念珍藏版·夜版
  • 页数: 173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11
  • 第20页 阴翳礼赞
    所谓美,常常是由生活实践发展起来的,被迫住在黑暗房子里的我们的祖先,不知何时在阴翳中发现了美,不久又为了增添美而利用阴翳。事实上,日本居室的美完全依存于阴翳的浓淡,别无其他任何因素。西方人看见日本居室,为其简素而震惊,只有灰色的墙壁,而无任何装饰,这对他们来说,自然难于理解,因为他们不懂得阴翳的奥秘。不仅如此,我们还在阳光难以照射的客厅外侧建筑土底附着在廊缘上,进一步远避日光。庭院里反射过来的光线透过障子,静悄悄映进室内。我们厅堂美的要素就靠着这间接的微光。我们为了使得这种无力、静寂而虚幻的光线,悠然沁入厅堂的墙壁,特意涂抹成浅淡柔和的砂壁。库房、厨下、回廊等场所,使用发光的涂料,厅堂的墙壁几乎都是砂壁,很少使之发光。否则,那微弱光线所形成的阴柔之美就会消失。随处可见的无法提摸的外光映照着昏暗的墙壁,艰难地保持着一点儿残余,我等便以这纤细的光明为乐。对于我们来说,这墙壁上的光明或晦暗强过任何装饰,看都看不够。因此,为了不打乱这砂壁上的亮度,当然要涂成一色。每间厅堂的底色虽然稍有差异,但这差异何其微小!这要说是颜色之差,不如说是浓淡之别,或者只能说是观者心情的不同罢了。而且,墙壁颜色的些微差异,又给各房间的阴翳带来不同的色调。尤其是我们客里有壁龛这种设置,悬着挂轴,摆着插花,这些挂轴和插花虽然也起着装饰的作用,但主要是增添阴翳的深度。我们悬上一幅挂轴,其用意在于挂轴与壁龛墙壁的调和一致,即首先注重所谓“映村”的效果。我们重视构成挂轴内容的书画的巧抽,同样也重视裱装的好坏,实际上,这是因为假若“映衬”效果不佳,不论书画多么有名,这幅挂轴也变得毫无价值。相反,有时一幅独立的书画作品,虽然不属于大家手笔,但一挂上客斤的壁寔,同房间非常协调使挂轴和客厅立即变得引人注目。那么这种本没有什么特色的书画挂轴,究竟在何处达到协调一致呢?这主要在于纸张、墨色和裱装的断片所具有的古色古香方面。此种古色和壁龛以及客厅的黯淡保持了适当的平衡。我们经常参拜京都和奈良的名刹,看到寺里被称为珍宝的挂轴,悬在幽深的大书院的壁龛里。这些壁龛大都白天也是黯然无光,看不清花纹图形。只能一边听向导的解说,一边追寻着渐次消泯的墨色,大致想象着那幅绘画的精美。那朦胧的古画和黯淡的壁龛是那般和谐一致,使得图案不鲜明非但不成为什么问题,反而让人感觉这种不鲜明恰到好处。就是说在这种场合,那绘画只不过是承受虚弱光线的幽雅“面”,只能起着和砂壁完全相同的作用。我们选择挂轴时十分讲究时代和“闲寂”,其理由就在于此。所以,新画,即使是水墨或淡彩,一不小心,就会破坏壁龛的阴翳。
    引自第20页
    2020-05-15 23:10:12 回应
  • 第35页 阴翳礼赞
    夜明珠置于暗处方能放出光彩,宝石曝露于阳光之下则失去魅力,离开阴翳的作用,也就没有美。
    引自第35页
    2020-05-15 23:12:55 回应
  • 第36页 阴翳礼赞
    在建造庭园上,我们种植幽深的树木,他们扩展平坦的草坪。这种不同的癖好是缘何而生的呢?窃以为我们东方人常于自己已有的境遇中求满足,有甘于现状之风气,虽云黯淡,亦不感到不平,却能沉潜于黑暗之中,发现自我之美。然而富于进取的西方人,总是祈望更好的状态,由蜡烛到油灯,由油灯到汽灯,由汽灯到电灯,不断追求光明,苦心孤诣驱除些微的阴暗。恐怕就是因为有这种气质上的不同吧。
    引自第36页
    2020-05-15 23:15:26 回应
  • 第140页 旅行杂话
    故而山贵不在高,而贵在没有人间烟火气和市井庸俗气。
    引自第140页
    2020-05-15 23:16:50 回应
  • 第142页 旅行杂话
    赏花不仅限于风景胜地的樱花,只要有一棵灿烂盛开的樱树,就可以在花荫里张起幕幔,打开饭盒,心性陶然地享受一番。只要是有心人,就能避免乘坐火车、电车的麻烦。
    引自第142页
    2020-05-15 23:27:0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