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 (14) 更多

  • 第十一章
    木月死时,我从他的死中学到一个道理,并将其作为大彻大悟的人生真谛铭刻或力图铭刻在心。那便是: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死潜伏在我们的生之中。” 实际也是如此。我们通过生而同时培育了死,但这仅仅是我们必须...
  • 第十章
    你穿的我都喜欢,你做的说的,你的走路姿势,你的醉态我统统喜欢。” “这样下去真的可以?” “也不知道让你怎么改好,索性就这样好了。” “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绿子问。 “整个世界森林里的老虎全都融化...
  • 第十章
    “你把人生当做饼干罐就可以了。” 我摇了几下头,看着绿子的脸说:“可能是我脑筋迟钝的关系,有时捉摸不透你说的什么。” “饼干罐不是装有各种各样的饼干,喜欢的和不大喜欢的都在里面吗?如果先一个劲儿挑你...
  • 第九章
    “喂,喂喂,说点什么呀!”绿子把脸埋在我胸前说。 “说什么?” “什么都行,只要我听着心里舒坦的。” “可爱极了!” “绿子她说,“要加上名字。” “可爱极了,绿子。”我补充道。 “极了是怎么个程度?” ...
  • 第七章
    “大概是不能适应这个世界吧。”我沉吟一下说,“总觉得这并不像是现实中的世界,男男女女也罢,周围景致也罢,都似乎脱离了现实。” 绿子一只胳膊拄在台面上,看着我的脸说:“吉姆•莫里森的歌里好像有这么一...
  • 第六章
    事情不过发生在半年前,我却觉得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或许是因为我对此不知反复考虑了多少次的缘故。由于考虑的次数太多了,对时间的感觉便被拉长,变得异乎寻常了。 所以他死了以后,我就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同别...
  • 第五章
    但玩到兴头上,我便分辨不清谁是患者谁是工作人员了。这么说有些荒诞,但虽说荒诞,一旦玩起来,看周围却又的确觉得任何人都有些反常。” “一天,我把这话讲给主治医生听,他说在某种意义上我的说法是正确的。他...
  • 第四章
    “那是由于:在别人眼里,你是个不被人喜爱也觉得无所谓的角色。或许有些人对你这点感到棘手也未可知。”她手捧两腮,自言自语似的小声说,“不过我喜欢同你说话,你说话方式真是别具一格:‘我不情愿被某种东西...
  • 第三章
    TAT 我合上眼帘,久久沉浸在记忆的暗影里。风声比平时更为真切地传来耳畔。风并不大,却在从我身旁吹过时留下了鲜明得不可思议的轨迹。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夏夜已有些深了。 我打开瓶盖,拈出萤火虫,放在向外侧...
  • 第三章
    一到周末晚间,我就坐在有电话的门厅的椅子上,等待直子打来电话。大家差不多都已外出游玩,因此门厅里比平日要多少寂静一些。我一边注视沉默的空间里闪闪浮动的光粒子,一边力图确定心的坐标。我到底在追求什么...
  • 第二章
    “表达不好。”直子说,“这些日子总是这样。一想表达什么,想出的只是对不上号的字眼。有时对不上号,有时还完全相反。可要改口的时候,头脑又混乱得找不出词来,甚至自己最初想说什么都糊涂了。好像身体被分成...
  • 第一章
    “嗳,渡边君,真喜欢我?” “那还用说。”我回答。 “那么,可依得我两件事?” “三件也依得。” 直子笑着摇摇头:“两件就可以,两件就足够了。第一件,希望你能明白:对你这样前来看我,我非常感激,非常高...
  • 第一章
    直子停住脚,我也停住。她双手搭在我肩上,目不转睛地凝视我的眼睛。那瞳仁的深处,黑漆漆、浓重重的液体旋转出不可思议的图形。这对如此美丽动人的眸子久久地、定定地注视着我。随后,她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一下...
  • 第一章
    记忆这东西总有些不可思议。实际身临其境的时候,几乎未曾意识到那片风景,未曾觉得它有什么撩人情怀之处,更没想到十八年后仍历历在目。对那时的我来说,风景那玩艺儿是无所谓的。坦率地说,那时心里想的,只是...

少年们想从侧面看烟花 (2)

  • 第十章
    上幼儿园之前,青梅竹马的小千搬家时我也很难过很难过,好几天都郁郁寡欢。爸爸妈妈总开玩笑说那是我的初恋,其实并非如此。对小孩子来说,那简直是生离死别的痛苦。捡来的小猫死掉时我也哭个不停。无论是夏荠还...
  • 第一章
    一想到坐在后面的是及川夏荠,我的睡意一下子烟消云散,后背上还紧张得出了一层汗,解说也完全听不进去。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提到夏荠我就紧张得不行。那种感觉,就好比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突然蹿出一条青蛇,你...

不然你搬去火星啊 (1)

  • 第二部
    “是的,S极和S极在一起会更强。所以,要制作强力磁铁,就要把材料粉碎并对齐方向。但是,方向不齐的那种更稳定。” “稳定?” “虽然磁力会减弱,但更容易扎起来,能量也稳定。所以在自然界里,磁力是以稳定状...

眠空 (9) 更多

  • 肆 人沓双忘
    航行经过一片白茫茫冰雪覆盖的山岭。忘记了在身边沉睡过的人,梦中只见到麋鹿的犄角划过深绿灌木。你赠予我的宝石项链,一掉入湖水就化成了水滴。过去已去,未来还没有来。现在我在这里。 一个人若注重自我的存在...
  • 叁 心如秋月
    所谓的关系,重要的不是在情感本身得到的愉悦,而是在彼此的思维深度里获得愉悦。只有这样的交会,才会有可能获得途径渗入对方生命。当我们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不会想去控制和支配对方,也未必要在时间的限度里...
  • 贰 荷亭听雨
    对M说,在我的关系中,能够拥有深度的朋友一般只是恋爱中的或者恋爱过的男子。我与他们如此贴近和亲密,这种情感的强度恐怕连自己都无法感知。他们因此以为对我无所不知。分手之后,又通常觉得对我一无所知。事实...
  • 贰 荷亭听雨
    走于刀刃上,一侧是叛逆之心,一侧是屈服和牺牲。
  • 贰 荷亭听雨
    “如果要做到不伤害他人,前提是不要对他人抱有期待。” “同时也不让他人抱有对你的期待。做到后一条更为困难。这意味在某些时刻,你必须显示自己真实的立场,而没有一丝自私的隐藏或者造作。” 他说,让我看看...
  • 壹 电露泡影
    白色连衣裙则只能是属于青春的信物。只有清瘦而封闭的少女才可以衬得起它。 始乱终弃。以满足欲望为前提,不管这欲望是虚荣、寂寞、爱欲、证明还是其他。这何尝不是一种乏味而肤浅的恋爱方式。无法视对方为独特个...
  • 壹 电露泡影
    命运一再给予安排和设定,人却无法预知自己的生活中会发生什么。我习惯在生活中随波逐流,把身心交付给流淌中的河流。现实按照秩序逐样发生应该发生的一切。不容想象,不容拒绝。对此,我未曾有过畏怖或退却。 “...
  • 壹 电露泡影
    想到的问题是,曾经那么多的人,喜欢过,被喜欢过,爱过,被爱过,告终之后,他们的行为和语言如潮水退却,在肉身表面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只有彼此相遇和相处的时刻所累叠起来的意识和记忆,如同空旷山谷一道隐约...
  • 自序
    不同的心路,导致对事物的感受和理解有差异。 认知的隔阂也会产生阅读中的障碍或者偏差。我们在各自的疆域生活。像花朵盛开在阴面或者阳面的山谷,盛开在海边或者草丛之中,但都是在自己的本性里盛开。这是人与人...

最好金龟换酒 (8) 更多

  • 后记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曾说:对于现代的世俗化个人来说,要在世界里理解一种更深刻、更渊博的意义,方法之一就是阅读伟大的文学小说。我们在阅读它们时将理解,世界以及我们的心灵拥有不止一个中心。我...
  • part 20 阿根廷为谁哭泣
    我久久注视着舞池中的人们。他们仍在不知疲倦地跳着,性感而又冷酷,激越却又无情,仿佛一场自愿投入其中的战争。天哪,我忽然打了个冷颤,如果探戈真的表达了阿根廷人的灵魂,那么这灵魂该是个多么黑暗而又孤独...
  • part 19 此中有真意
    各种旅行杂志总是用蛊惑人心的文字煽动我们上路:都市人压力巨大,蝼蚁竞血,拼命咬紧牙关往上爬。不如走出城市,与大自然打成一片,即可其乐融融。清风明月镜湖阳光,均可免费享用,何用太过辛苦?可是真正上路...
  • part10 寻找边缘的人
    因为只有边缘才能界定。只有感知到边缘,我们对一件事物的了解和定义才有可能完整。
  • part 6 反正现在是夏天嘛
    有时我明白为什么人们常把大海比作故乡,又或者在大海面前放下心防湿了眼眶。作家史铁生曾经写道:“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
  • part 5 这么近那么远
    我更意识到,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所看到的世界都只是极小极小的一部分,真正的世界更宽广,更隐秘,更幽深。我得时时提醒自己不要把这一点忘了,我得学会用这方面得到的知识证明那方面的疑问,我得避免将残缺...
  • part 1 归零
    两年前刚生出辞职旅行的念头时,有位很了解我的朋友汤姆曾经对我说: “我只是不希望你是为了逃避什么才上路的……你知道,逃避工作,逃避社会责任,逃避现实生活,逃避whatever……如果是那样的话,你结束旅行之...
  • part 1 归零
    我之前的人生中有两次重要的转折,一次是去西藏,一次是去英国。可是那些都是后知后觉的,出发时的我年轻而懵懂,根本不知道命运之神正于此处埋下伏笔。然而这次不同,机舱内昏暗的灯光下,我甚至能够看到我们的...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2 1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