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奇谈 (1)

  • 我还是觉得不安。迷魂阵的问题点,在于你若不走到尽头,就不会知道那选择是正确还是错误。而当你走到底,发现是错的时候,却已经太迟了。这就是迷魂阵的问题点。

谁杀了她 (1)

  • 第四章 5
    尽管杀人案在现实中的确常有,但真实的案件里既不会有时间上的疑问,也没有什么密室,更谈不上什么死前留言。至于那些杀人现场,也不会是什么孤岛或者幻想中的洋楼,案件往往就是发生在充满现实感的廉价公寓或路...

撒哈拉的故事 (1)

  • 白手成家
    “异乡人,走吧!” 荷西在多年前就叫我这个名字,那不是因为当时卡缪的小说正在流行,那是因为“异乡人”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确切的称呼。 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向来不觉得是芸芸众生里的一份子,我常常要跑出一...

波多贝罗女巫 (28) 更多

  • 第240页
    “爱不是习惯,不是承诺,也不是负债。不是爱情歌曲教会我们的东西——爱就是爱。
  • 第240页
    “我想接着谈谈爱情这个问题。” “我们正在谈着。这是我一生孜孜以求的目标。任凭着爱毫无阻碍地显现,任凭它填满我的空白,任凭它让我跳舞、欢笑,证明了生命的正确,保护了我的儿子,与天,与男人和女人,与被...
  • 第229页
    我们想的不是怎样生活得更好,而是继续负重前行。
  • 第187页
    “我会教给你所有我不会的东西。在我和你接触的过程里,我会渐渐学会的,就像第一次见面时我告诉你的一样,我现在再说一遍。等你学会了我需要学的东西,我们的路便分开了。”
  • 第185页
    任何相信自己已经失败的人,将永远失败下去;任何决定不作改变的人,将会被湮没在庸常之中;任何阻止变化发生的人,将会变成尘埃。那些自己不跳舞,也阻止其他人跳舞的人真该死!”
  • 第158页
    社会负责将这些典范贯彻于真实的生活。比如,今天美的典范是消瘦,而在几千年前,女神的形象却都很丰腴。同样,幸福也是如此,世间存在着一系列的规则,如果你不遵守某些规则,那么你的意识便不会认为你是幸福的。
  • 第144页
    “我不能害怕。” “你当然可以,雅典娜。很多时候我也觉得害怕。即便如此,在需要的时候,我还会面对一切,一往无前。”
  • 第138页
    你要清醒。 你要重新计划生命中的每一分钟,因为你希望将它们拉长。当你发怒、当你困惑的时候,那就去嘲笑自己吧。大声地笑,使劲地笑,笑这个心事重重、万分痛苦的女人,她居然认为自己的麻烦是世界上最重要的。...
  • 第137页
    开始的时候,你会有些迷惑,有些不自信。然后,你会认为所有的人都将有上当受骗的感觉。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你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需要自己感悟得到而已。在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人都更容易相信不好的暗示,他们害...
  • 第137页
    你要相信自己无所不能。
  • 第128页
    我很希望自己成为乐观主义者,人类必会找到通往精神世界的道路,我也很希望能够这样认为。
  • 第124页
    “你指的方向不对呀。” “没有关系。他们会迷路,但正好可以发现有趣的地方。
  • 第122页
    这就是快乐。幸福是满足已拥有的东西:爱、工作、孩子。但是雅典娜,就像我一样,生来便不能过这样的生活。
  • 第120页
    信仰不是愿望。信仰是意愿。愿望是可以被满足的东西。意愿则是一种力量。
  • 第112页
    “你会学到更多的东西,因为尽管我们今天被家庭、城市和工作绑住了手脚,但是从前那些颠沛流离的日子,那些篷车经过的风景,那些母亲的殷殷教诲已经融入到我们的血液,这样我们才能够生存下去。在这场寻找中,你...
  • 第99页
    “在我死后,请将我站立着掩埋,因为我跪着活完了一生。”
  • 第74页
    “你已经学会了想学的东西,”我说,“你的书法越来越个人,越来越自然。再不是对美的重复,而是个人创造。你明白了大画家才明白的道理:若要忘掉规则,需要先了解并重复规则。
  • 第73页
    “练习很久之后,我们不会再去考虑那些必要的动作:它们成为了我们自身存在的一部分。不过,在达到这种境界之前,你需要不断练习,不断重复。而且,学无止境,你需要永远重复,永远练习。
  • 第71页
    优雅不是肤浅的东西,而是人们尊重生命、尊重工作的方式。因此,如果你感觉到这个姿势让你难受,千万不要觉得它虚假或者矫情:它是真实的,因为它很艰难。无论是纸还是笔,都会为你的努力感到骄傲。纸不再是那个...
  • 第70页
    我告诉她,在词语之前存在着思想。思想之前,则存在着灵光,是它将思想摆放在了那个位置。在这个世上,一切的所有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细微之物也应该被深思熟虑。
  • 第50页
    这样,我宁愿接受自己的孤独,如果我现在逃避了孤独,那么将来我再也不可能遇上相依相守的人。但如果我不同它作战而是接受了它,那么也许反而会有转机。我发现当我们越与孤独针锋相对之时,孤独的感觉就会越发强...
  • 第36页
    我讲完自己的故事之后,隐约了解了自己的处境:我自己选择了这种生活,我认为爱可以拯救一切。但这不是事实:有的时候,爱会把我们引向深渊,更糟糕的是,我们总是背负着我们所爱的人。这样,我踏上的这条路,不...
  • 第29页
    爱却不是这样——它到来,驻扎,转而控制一切。
  • 第13页
    或者我们也可以这样说,由于她对生活没有期望,或者没有什么可失去的,因此,她敢做他人不敢做的事情,并最终拥有了她自认为可以控制的力量。
  • 第10页
    找到超能力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但是这种能力永远远离那些推卸责任的人。我们活在地球上的时间是神圣的,我们应该赞美每一分每一秒。
  • 第6页
    “没人摆布得了别人。在一种关系中,双方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即便后来其中一人抱怨自己被利用了。”
  • 第1页
    没有人肯奉献他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亦即爱情,而不计回报。 没有人会把自己的梦想放在那些会毁灭这一切的人的手里。
  • 第1页
    没有人点亮一盏灯,然后把它放在门后:光明的用途是带给人更多的光明,让人们睁开双眼,向他们展示周遭的神奇。

青蛇 (6) 更多

  • 第340页 诱僧
    当其他和尚和小沙弥进进出出地搬抬杂物,静一孤寂地在大殿中,孑然一身,无亲无故。 他一直是个好和尚,他的心池如琉璃平滑/ 伤感和颓丧突袭而来,人从没如此软弱过——原来他也经过生离死别。谁说爱恨不可怕?
  • 第291页
    方丈惟有庄严说法: “所谓'无',并非简单否定,并非一无所有,而是超脱于'有','无'之'真空',亦即'真空不空,妙有非有'……” 众僧苦思不明。又不敢提问。唯唯诺诺。 太艰涩了。太高深和睿智了。
  • 第123页
    对于世情,我太明白——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地,相间地,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
  • 第115页
    一夜夫妻百夜恩,任凭他反复地变卦,她又反复地原谅——无论她多口硬:“不要他不要他!”到头来,她还是原谅他。一切都是枉然。我枉作小人。 这就是缘。 太玄了,缘来,不相干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她当初不过碰到...
  • 第114页
    她含泪道:“是,你还是走吧。” 许仙手足无措:“娘子,别这样。千差万错,都是我不好。但说实话,我不再三心二意了,我会像最初最初那样爱你——” 最初最初?可以吗?谁可以旋身就回到最初,把错失莠败都一笔...
  • 第103页
    爱一个人,就是如此容忍包涵。不信他变心,怜惜他失察。他不好,是呀,但她舍得承认他不好? 心灵空虚的女人有这般可怕!全神贯注于一个男人身上。上穷碧落下黄泉。 我佩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