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秋千 (4)

  • 第229页 人要生活,人只活一回。
    在皮包骨头的日子里,我的头脑空空如也,除了永远嗡嗡作响的手摇风琴,日日夜夜反复奏响着:寒冷刀一般割着,饥饿欺骗着,疲惫重压着,乡愁耗损着,跳蚤虱子叮咬着。我想跟那些没有生命也就不会死亡的物体做个交...
  • 第274页 关于宝贝
    我那引以为豪的不如人。 我那在暗暗抱怨的恐惧。 我那并非自愿的匆忙,总是从零跃到整。 我那为了抵抗才做的让步,我赞同所有人的看法,为的是再来谴责他们。 我那被绊了脚的机会主义。 我那礼貌周到的贪吝。 我...
  • 第70页 手帕和老鼠
    已经是来劳动营的第二个冬天了。我们不准往家里写信,家人无从得知我们的生死。俄国人的村落里立着光秃秃的桦树,树下是白雪覆盖的屋顶,像空中搭建的工棚里被压弯了的床铺。在早合的暮色中,桦树皮不同于日间的...
  • 第30页 水泥
    要节约水泥,不过,搬水泥时更要当心自己。即使是小心翼翼地搬着袋子,水泥还是会越来越少。他们骂我们是经济建设的害虫,法西斯,破坏分子和偷水泥的贼。我们跌跌撞撞地在辱骂声中穿行,装聋作哑,把装满了灰浆...

Selected Short Stories (2)

  • 第94页 Youth: A Narrative
    By all that's wonderful it is the sea, I believe, the sea itself -- or is it youth alone? Who can tell? But you here -- you all had something out of life: money, love -- whatever one gets on shore-...
  • 第118页 amy foster
    He was muddy. I covered him up and stood waiting in silence, catching a painfully gasped word now and then. They were no longer in his own language. The fever had left him, taking with it the heat ...

金阁寺 (1)

  • 第135页
    金阁总是出现在女人和我之间、人生和我之间。于是,我的手一触及我想抓住的东西,那东西就立即变成灰,展望也完全化成沙漠了。 有一回我的庙厨后面的旱地里干农活,闲时我曾观察蜜蜂造访小朵黄夏菊的情形。一只鸣...

宰阿法拉尼区奇案 (1)

  • 第54页
    读这本书之前,对伊斯兰世界的了解只有穿着白色长袍戴着头箍的男人,蒙着黑纱全身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女人,禁欲,恐怖主义,还有不吃猪肉。 这本书用亲切温柔的文字,直接把我带去了宰阿法拉尼,这个普通伊斯兰小区...

巴黎伦敦落魄记 (1)

  • 第123页
    问题出在那些具有才智和修养的人身上。本来指望这些人思想开明,他们却从来不和穷人打成一片。受过教育的人对贫困又了解多少呢?……受过教育的人想象这一大群下人渴望能得到哪怕一天的自由,一旦得逞,就会去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