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peppermint (live dangerously)  评论: 长恨歌

(刚翻出来这篇五年前写的书评,稍作修改放上来) 王安忆笔下这样一位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上海淑女,王琦瑶,是在学生时代被小姐妹吴佩珍拖进了拍电影的片场之后,“开始了四十年的故事”的。   其实王琦瑶.........
柔软
peppermint (live dangerously)  评论: 柔软

在看这本书之前,我接触到了一些廖一梅的信息。起先我并不知道她是谁,直到别人告诉我她是恋爱的犀牛的编剧。恋爱的犀牛我那时也没看过,也不想去看。虽然它风靡全城,似乎所有会化妆的女生都看过。 ......... (1回应)
愤怒的葡萄
peppermint (live dangerously)  评论: 愤怒的葡萄

"这里有一种无处投诉的罪行。这里有一种眼泪不足以象征的悲哀。这里有一种绝大的失败,足以使我们一切的成就都垮台。……饥饿的人眼里闪着一股越来越强烈的怒火。愤怒的葡萄充塞着人们的心灵,在那里成长起来,结......... (4回应)
古炉
peppermint (live dangerously)  评论: 古炉

如今上下班全靠自行车了。每到人群拥挤处,车铃替我尖声大气地叫着“让一下!喂让一下呀!你!”我在车座上,左耳右耳灌满冰薄荷气味的叮叮铃声,像置身于一个清冽的异度空间,那里没有废气或灰尘,噪声或病.........
没有约束的现代性
peppermint (live dangerously)  评论: 没有约束的现代性

在我尚不知道哲学为何物的时候,就被灌输以马克思主义伟大正确的观念;在我尚不知道共产者和无产者区别的时候,我就被教以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多年后的今天,终于长了一双愿意不偏颇耐性......... (3回应)

用你的鼠标投票  · · · · · ·

如果你觉得一篇评论对你有帮助,请你点击“有用”。 你的投票直接决定哪些评论出现在豆瓣首页和“豆瓣最受欢迎的评论”里, 以及在书、电影和音乐介绍页里评论的排序。

所有“没用”的点击都是匿名的。

订阅peppermint的评论: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