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罗米突对《管錐編(全四冊)》的笔记(6)

启罗米突
启罗米突 (艳照古称多慷慨悲歌之士)

读过 管錐編(全四冊)

管錐編(全四冊)
  • 书名: 管錐編(全四冊)
  • 作者: 钱锺书
  • 页数: 2425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07-12
  • 第四册 全晉文卷一六四
    吾國釋子闡明彼法,義理密察而文詞雅馴,當自肇始;慧遠《明報應論》(輯入卷一六二)、《鳩摩羅什法師大乘大義》(未收)等尚舉止生澀,後來如智顗、宗密,所撰亦未章妥句適。僧號能詩,代不乏人,僧文而工,余僅覩惠洪《石門文字禪》與圓至《牧潛集》;契嵩《鐔津集》雖負盛名,殊苦獷率,强與洪、至成三參離耳。然此皆俗間世法文字,非宣析教義之作,《憨山老人夢遊集》頗能横説竪説,顧又筆舌傖沓,不足以言文事。清辯滔滔,質文彬彬,遠嗣僧肇者,《宗鏡録》撰人釋延壽其殆庶乎?《太平御覽》卷六五五引《洛陽伽藍記》:“僧肇法師制四論合爲一卷,曾呈廬山遠大師,大師歎仰不已。又呈劉遺民,歎曰:‘不意方袍,復有叔平!’‘方袍’之語,出遺民也”;今本《伽藍記》佚此文,“叔平”當是“平叔”,擬肇於何晏也。
    引自 第四册 全晉文卷一六四

    钱老认为能喝僧肇在文笔上有一拼的,也就是永明延寿了。。话说今年契嵩《鐔津集》出了整理本。。《管锥编 李斯列傳 》引釋契嵩《鐔津文集》卷一《原教》:“苟以其人所出於夷而然也,若舜東夷之人、文王西夷之人,而其道相接紹,行於中國。可夷其人而拒其道乎?”夷字双关。

    2014-12-29 02:05:36 1人喜欢 回应
  • 第907页 第二册 楚辞洪兴祖补注

    light verse即谐趣诗的意思

    W H Auden对belloc的谐趣诗赞赏有加

    2014-12-30 16:59:06 回应
  • 第2142页 第四册 全梁文卷一
    ;有如寡婦雖不嫁,偏從淡雅矜素粧,……吾知其心未必淨,招之仍可入洞
    引自 第四册 全梁文卷一

    《容安馆札记》(祝德麟止堂《悅親樓集》三十卷): 卷十八《和夢樓素食歌》。按歐北《素食歌》調夢樓,詞最尖刻,至云:“有如寡婦雖不嫁,偏從淡雅矜素粧”,“吾知其心未必淨,招之仍可入洞房。”夢樓《素食歌答甌北》(見《夢樓詩集》卷十六)則氣詘語枝,未足關甌北之口,如曰:“我治素食務潔精,”則轉不如鷄魚豬肉逢著即吃之為無揀擇、得自在矣。止堂此篇頗右甌北,如云:“貞淫誠不在妍醜,嫠婦豈合描蛾眉。氷霜自矢柏舟節,人間伉儷容雙棲。倘令處子都不嫁,潔身亂倫毋乃譏。”謂葷素各從所好也,而語拙甚。 东方早报《钱锺书喜欢什么样的清代诗人》: 对王文治(号梦楼),钱先生断言“梦楼必好男色”,理由是:“集中无狎妓诗也。卷十一《无锡钱瑾岩工为诗歌,兼精音律,……顷余携瑶生及钿郎奉过,弹丝品竹,略展闲情》。”(《中文笔记》第12册)他还引用赵翼调侃王文治的《素食歌》:“有如寡妇虽不嫁,偏从淡雅矜素妆。吾知其心未必净,招之仍可入洞房”,嘲笑王文治学佛而心不净,“归依释氏,而讲求声色之奉,口腹之养”。

    2015-01-05 03:47:17 回应
  • 第1419页
    日本齋藤謙《拙堂文話》卷六稱此篇“以二‘今’字、二‘必’字、一‘夫’字斡旋三段,意不覺重複;後柳子厚論鍾乳、王錫爵論南人不可爲相,蓋模仿之,終不能得其奇也。”殊有入處,勝於劉壎《隱居通議》卷一八論此篇之“五用‘今’字貫串,七用‘不’字”也。齋藤論文,每中肯綮。李元度《天岳山館文鈔》卷二六《〈古文話〉序》:“日本國人所撰《拙堂文話》、《漁村文話》,反流傳於中國”;是同、光古文家已覩其書。隨機標舉,俾談藝者知有鄰壁之明焉。
    引自第1419页

    “钱钟书对日本的看法” 钱钟书在《围城》中借董斜川的口说:“这是普通留学生所能欣赏的二毛子旧诗。东洋留雪生捧苏曼殊,西洋留学生捧黄公度。留学生不知道苏东坡,黄山谷,心目间只有这一对苏黄。我没说错罢?还是黄公度好些,苏曼殊诗里的日本味儿,浓得就像日本女人头发上的油气。” 《猫》中的陆伯麟就是讽刺喜欢日本文化的周作人,“这许多背后讲他刻薄话的人里,有和他互相吹捧的朋友陆伯麟,就是那个留一小撮日本胡子的老头儿。他虽没讲起抽板烟,但他的脸色只有假定他抽烟来解释。他两眼下的黑圈不但颜色象烟熏出来的,并且线形也象缭绕弯曲、引人思绪的烟篆。至于他鼻尖上黯淡的红色,只譬如虾蟹烘到热气的结果。除掉向日葵以外,天下怕没有象陆伯麟那样亲日的人或东西。一向中国人对日本文明的态度是不得已而求其次,因为西洋太远,只能把日本偷工减料的文明来将就。陆伯麟深知这种态度妨碍着自己的前程,悟出一条妙法。中国人买了日本货来代替西洋货,心上还鄙夷不屑,而西洋人常买了日本古玩当中国珍品,在伦敦和巴黎旧货店里就陈列着日本丝织的女人睡衣,上面绣条蟠龙,标明慈禧太后御用。只有宣传西洋人的这种观点,才会博得西洋留学生对自己另眼相看。中国人抱了偏见,瞧不起模仿西洋的近代日本,他就提倡模仿中国的古代日本。日本文明学西洋象了,人家说它欠缺创造力;学中国没有象,他偏说这别有风味,自成风格,值得中国人学习,好比说酸酒兼有酽醋之妙一样。更进一步,他竟把醋作为标准酒。中国文物不带盆景、俳句、茶道的气息的,都给他骂得一文不值。他主张作人作文都该有风趣。可惜他写的又象中文又象日文的“大东亚文”,达不出他的风趣来,因此有名地‘耐人寻味’。袁友春在背后曾说,读他的东西,只觉得他千方百计要有风趣,可是风趣出不来,好比割去了尾巴的狗,把尾巴骨乱转乱动,办不到摇尾巴讨好。”钱钟书还借书中一位人物陈侠君之口对陆伯麟作了这样的评价:“这地道是‘日本通’的话。平时的日本通,到战事发生,好些该把名称倒过来,变成‘通日本’。”钱钟书还说这位陆伯麟“是沪杭宁铁路线上的土著,他的故乡叫不响;只有旁人背后借他的籍贯来骂他,来解释或原谅他的习性”。钱先生在《与黄裳书》中称赞黄的文章,曾拿知堂文字来作比,说:“深得苦茶法脉,而无其骨董、葛藤、酸馅诸病,可谓智过其师矣。”对周作人的评价近乎唐宋诗僧。对于日本空海大师所著《文镜秘府论》,“《秘府论》晚近始传人中国,好奇无识典夫谈诗而不辨作诗之士,以其多裁唐人遗说,翕然称道。书实兔园册子,粗足供塾师之启童蒙,宁有当于杜甫所谓‘诗律细’哉?”。在《管锥编》中,钱又批评了空海的“八病”说法:“言四声及后来唐人申说之“八病”,即遍照金刚《文镜秘府论·西》卷《文二十八病》之首八事。《全唐文》卷一六六卢照邻《南阳公集序》:‘八病爰起,沈隐侯永作拘囚;四声未分,梁武帝长为聋俗’;语非泛设,谓四声自当区分而八病毋庸讲究。盖四声之辨,本诸天然音吐,不容抹搬;若八病之戒,原属人为禁忌,殊苦苛碎,每如多事自扰,作法自毙。调声属对,法如牛毛,格如印板,徒乱人意:其于吟事,真类趣令无病而不问死活者。苟服膺奉持,把笔时局促战竞,误以诗胆之小为诗心之细,幸得成章,亦只非之无举、刺之无刺(faultily faultless,stupidly good),奄奄无气之文字乡愿尔。”钱钟书唯一赞赏的日本著作为《拙堂文话》。。谭家健《祝<历代文话>出版》中说:“日本的《拙堂文话》国内可以见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有藏本。”钱先生大概就是利用了社科院文学所的藏书。《管锥编》全秦文卷一:李斯《上书谏逐客》。按别见《史记》卷论《李斯列传》。日本斋藤谦《拙堂文话》卷六称此篇“以二‘今’字、二‘必,字、一‘夫,字斡旋三段,意不觉重复;后柳子厚论钟乳、王锡爵论南人不可为相,盖模仿之,终不能得其奇也。”殊有入处,胜于刘埙《隐居通议》卷一八论此篇之“五用‘今,字贯串,七用‘不’字”也。斋藤论文,每中肯綮。李元度《喀天岳山馆文钞》卷二六《<古文话,序》:“日本国人所撰《拙堂文话》、《渔村文话》,反流传于中国”:是同光古文家已睹其书。随机标举,俾谈艺者知有邻壁之明焉。在谈到日本人眼中的中国时,钱钟书也引用斋藤谦《拙堂文话》卷一:“先师精里先生曰:‘大抵世儒不能自立脚跟,常依傍西入之新样而画葫芦;……袁子才以诗文鸣于西土,但其言颇淫靡,伤风教者不少”,卷八:“精里先生《题观弈图》,孰谓东人之文不若西土哉?“可见在斋藤谦眼中我们算西土,他们是东土。《拙堂文话》卷七又云:“我邦神圣继统,别戍一天下,其曰‘中国’,谓我邦中土也。近人稍知‘倭奴’、‘大东’之非,改曰‘皇和’,是亦效西土,未尽善也”显然,在江户文人心中,他们才是正朔所在。钱钟书先后两次在日本大学演讲,在早稻田大学演讲即为名篇《诗可以怨》,开头讲了一个意大利的土包子自以为发明雨伞的故事,以示谦虚,如王勃《滕王阁序》所说“喜托龙门”。第二次在东京大学的演讲,根据王水照的记录,“……先生们出的题目是《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国的文学情况》,这是一个好题目,好题目应当产生好文章;但是这篇好文章应当由日本学者来写。中国老话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又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西洋人说: ‘A spectator ees most of the game’,贵国一定也有相似的话。……我个人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利条件。我对日本语文是瞎子、聋子兼哑巴,因此今天全靠我这位新朋友荒川清秀先生来做我的救苦救难的天使。而诸位先生都是精通中国语文的。所以我对中国文学现状的无知,诸位一目了然;而诸位对中国文学现状的熟悉,我两眼漆黑。用19世纪英国大诗人兼批评家S.T.柯勒律治的话来说,各位有knowledge of my ignorance,而我只是有ignorance of your knowledge,诸位对我的无所知有所知,而我对诸位的所知一无所知……”其实两种讲法类似,都有故作谦虚以示骄傲之意。

    2015-01-09 10:42:44 1人喜欢 回应
  • 第1396页

    竺沙雅章的《陈垣与桑原骘藏》记录了陈垣给桑原骘藏了一本《心泉学诗稿》

    2015-04-03 15:56:39 回应
  • 第1143页

    这段引文出自《容安馆札记》798条 批本红楼梦

    黛玉笑湘雲道:“偏是咬舌子愛說話。”按脂硯齋評:“真正美人方有一陋處,如太真之肥、飛燕之瘦、西子之病,若施於別個,不美矣。今見‘咬舌’二字……不獨不見陋,且更學[覺]輕倩嬌媚。”按王子年《拾遺記》卷七云:“孫和月下舞水精如意,悞傷鄧夫人頰。太醫曰:‘得白獺髓雜玉與琥珀屑,當滅痕。’乃合此膏,琥珀太多,及差有赤點,更益其妍,諸嬖人更以丹脂點頰以要寵。”(《太平廣記》“吳太醫”條引作《酉陽雜俎》。)以至西方舊日婦女飾面及胸之 “Lamosca”(“la moucha”, “die Mücke”, “beauty patch”)皆此謂也。John Lyly,Euphues: “Venus had hir Mole in hir Cheeke which made hir more amiable: Helen hir Scarre on hir chinne which Paris calledCos amoris, the Whetstone of loue” (The Complete Works, ed. R. W. Bond, I, 184; cf. Oliver Herford & J.C. Clay, Cupid’s Cyclopedia, p. 44: “Male: The exception that proves the rule”)

    T S Eliot的《 The Sacred Wood: Essays on Poetry and Criticism》是这么评价Lyly的:

    Our own Elizabethan and Jacobean poetry—in so nice a problem it is much safer to stick to one's own language—is repeatedly called "rhetorical." It had this and that notable quality, but, when we wish to admit that it had defects, it is rhetorical. It had serious defects, even gross faults, but we cannot be considered to have erased them from our language when we are so unclear in our perception of what they are. The fact is that both Elizabethan prose and Elizabethan poetry are written in a variety of styles with a variety of vices. Is the style of Lyly, is Euphuism, rhetorical? In contrast to the elder style of Ascham and Elyot which it assaults, it is a clear, flowing, orderly and relatively pure style, with a systematic if monotonous formula of antitheses and similes. Is the style of Nashe? A tumid, flatulent, vigorous style very different from Lyly's. Or it is perhaps the strained and the mixed figures of speech in which Shakespeare indulged himself. Or it is perhaps the careful declamation of Jonson. The word simply cannot be used as synonymous with bad writing. The meanings which it has been obliged to shoulder have been mostly opprobrious; but if a precise meaning can be found for it this meaning may occasionally represent a virtue. It is one of those words which it is the business of criticism to dissect and reassemble. Let us avoid the assumption that rhetoric is a vice of manner, and endeavour to find a rhetoric of substance also, which is right because it issues from what it has to express.

    Lyly的Euphues,Euphuism,也称绮丽体,是英文中类似我国骈文的一种文体。比如这句

    Venus had her mole in her cheek which made her more amiable:

    Helen her scar on her chin which Paris called cos amoris, the whetstone of love.

    Aristippus his wart,

    Lycurgus his wen:……

    Alexander valiant in war, yet given to wine.

    Tully eloquent in his glozes, yet vainglorious:

    Solomon wise, yet too wanton:

    David holy but yet an homicide”

    Venus、Helen、Paris、Aristippus、Lycurgus 均来自希腊神话,而Alexander、Tully、Solomon、David 则来自《圣经》故事。

    华盛顿欧文评价道“ Even Lyly, though his writings were once the delight of a court, and apparently perpetuated by a proverb, is now scarcely known even by name.”

    美国学者康戴维在《汉代宫廷文学与文化之探微》中引用韦利(Arthur Waley)论及司马相如的话:“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作家能够写出如此精美、华丽的语言。和他比起来,尤弗伊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作家黎里笔下的主人公,以华丽文风着称)显得羞赧无自信,阿普列乌斯显得冰冷无情。相如戏弄文字,犹如海豚与大海嬉戏。”

    陈寅恪与刘叔雅论学,也提到外文的对仗:“昔罗马西塞罗Cicero辩论之文,为拉丁文中之冠。西土文士自古迄今,读之者何限,最近时德人始发见其文含有对偶。拉丁非单音语言,文有对偶,不易察知。故时历千载,犹有待发之覆。今言及此者,非欲助骈骊之文,增高其地位。”

    余光中说:“凡熟悉英国文学史的人,都知道16世纪的英国散文有一种“优浮绩思体”(Euphuism),句法浮华而对称,讲究双声等等效果,又好使事用典,并炫草木虫鱼之学。照说这种文体有点近于中国的骈文与汉赋,但因西文文法繁复,虚字太多,语尾不断变换,字的音节又长短参差,所以比起中国骈文的圆美对仗来,实在笨拙不灵,难怪要为文豪史考特所笑。”

    王佐良《英国散文的流变》:“黎里的《尤弗伊斯》(John Lyly: Euphues)讲究对仗、用典和音韵上的和谐,则雕琢更过于西塞罗风格,创立了类似中国骈文的“尤弗伊体”,略举一例如下:

    No, no, it is the disposition of the thought, that altereth the nature of the thing. The Sunne shineth vpon the dounghill, and is not corrupted: the Diamond lyeth in the fire, and it is not consumed: the Christall toucheth the Toade and is not poysoned: the birde Trochilus lyueth by the mouth of the Crocodile and is not spoyled: a perfect wit is neuer bewitched with lewdnesse, neither enticed with lasciuousnesse. Is it not common that the Holme Tree springeth amidst the Beech? That the Iuie spreadeth vpon the hard stones? That the soft fetherbed breaketh the hard blade?曰:否,此大不然也,盖唯心所指则变物之性。日照粪壤,不损其明;钻石入火,不损其坚;水有蟾蜍,不染其毒;鹪鹩棲鳄吻,不为所吞;贤者不涉遐想,不动绮思。冬青耸出掬林;薜荔召笼磐石;柔茵能当利刃,此非物之常乎?(周珏良译文)”

    钱钟书《谈艺录》:“英国古小说言埃及妇女足不出户,‘有如蜗牛顶屋,不须臾离’。(woemen should be euerlike yt Snaile,which hath euer his house on his head)见 Lyly,Euphues,in Complete works,ed. R.W. Bond,I,223-4。”

    程巍的《光与影:文艺复兴时期文学》中,将lyly翻译成李雷,让我想起了韩梅梅——

    大约在1588年到1594年间,英国文坛上出现了一群号称“大学才子” (University Wits)的文人,他们在创作上比威廉·莎士比亚出名得早(那时,刚从斯特拉福镇这个小地方出走到伦敦的莎士比亚,为了挣口饭吃,正勉强担任着雇佣演员),因而理所当然地成了莎士比亚这个更伟大的后来者的先驱。

    正象“大学才子”这个绰号所指明的,这些才子都有正规的大学教育背景,毕业于牛津大学或剑桥大学。约翰·李雷(John Lyly)是“大学才子”中年纪最大的一个,曾一度担任过宫廷的娱乐总管。伊丽莎白一世一直没怎么留心他。他在郁郁不得志的沮丧中写下了这样的话:“千种希望,空无所有,万种允诺,仍是虚无。”足见他当时的失意。他最初是创作剧本,可是他的剧本没有宏大的结构,失之柔弱,这与伊丽莎白时代的自信精神以及向上热情很不谐调。这些剧本的可取之处仍是语言风格,空灵而又柔和。因为在写剧上的不才,他便改写小说。 《尤菲绮斯或智慧的剖析》及其续篇《尤菲绮斯和他的英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是描写理想绅士的教育小说。他的小说正如他的剧本一样,缺乏结构,而对一个天才的作家来说,结构才是根本。李雷小说的风格也和剧本一样,显示出过分的才气,这就是说,失去了对才气掌握的分寸,因而显得浮夸,矫柔造作,这种文体风格得到了“尤菲绮斯体”这样一个称号,可见它对当时的影响,甚至莎士比亚早期的作品也染上了这种风格的痕迹。当然,同一个问题的另一面却是:过分的修饰对于那时尚且粗糙的英语不无雅驯的好处。李雷死于1606年,享年五十三岁,是短命才子中寿命最长的一个。

    原来我在谈艺录的笔记里已经写过一遍了哈哈,想想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这么贯注精神去读书了,那种快乐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而那种快乐其实是自私的,现在想来

    https://book.douban.com/annotation/33965315/#comments

    2017-04-14 13:17:57 4人喜欢 回应

启罗米突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752条 )

语文论衡
2
Isaiah Berlin
1
中古文献语言论集
3
余英時與台灣學術貴族制四十年
5
著名中年语言学家自选集.项楚卷
6
敦煌文书的世界
1
敦煌文学丛考
7
金明馆丛稿二编
2
中国思想与宗教的奔流:宋朝
3
三国志的世界:后汉 三国时代
5
讲解莫高窟
1
敦煌考古漫记
1
民族与国家
1
杜甫全集校注
1
谈艺录
7
宋元明市语汇释
3
元白诗笺证稿
2
且借纸遁
1
猪人工授精技术图解
1
宋代類書之研究
2
中国文学批评 中国散文概论
2
伍叔傥集
1
袁枚全集
1
邓之诚文史札记(全2册)
3
养晴室笔记
4
历代文话(全十册)
3
蒙文通学记
1
冷庐杂识
5
顾颉刚读书笔记
7
探花风雅梦楼诗
1
敬畏传统
1
无声无光集
1
唐詩論學叢稿
4
异域之眼
2
著名中年语言学家自选集
2
忘山庐日记(下)
1
陈垣来往书信集
4
六朝文学论稿
3
論天人之際
3
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
8
苏鲁支语录
1
敦煌学五十年
4
想象与叙述
1
周一良集(第肆卷)
4
寒山诗注
6
近代散文抄
2
俄罗斯圣彼得堡藏石头记
1
周勋初文集(全七册)
6
蒲柏诗歌研究
1
姚鼐与乾嘉学派
12
越缦堂读书记
3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甲戌本
1
Modern China
2
性心理学
3
《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词汇研究
4
纪念陈寅恪先生诞辰百年学术论文集
1
地域文化与唐代诗歌
2
Contemplating the Ancients
1
中华的崩溃与扩大: 魏晋南北朝
1
中国古代文章学的成立与展开
2
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
1
注史斋丛稿(增订本)(全二册)
1
陈衍诗论合集(上下)
1
汪辟疆诗学论集(上、下册)
1
敦煌本《甘棠集》研究
1
珂雪齋集(全三冊)
1
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Amazing Sex
3
敦煌变文的口头传统研究
1
从文人之文到学者之文
1
古白话词汇研究论稿
4
疑惑
1
国语运动史纲
1
The Major Works
1
外国文艺百话
9
漫画世界系列12:漫画日本历史
2
敦煌吐鲁番文献
1
茶烟歇
3
Beyond the Pass
1
龙旗飘扬的舰队
1
隋唐史
2
樊南文集
1
Fu Ssu-nien
1
德川时代史论
2
颜习斋哲学思想述(精)
6
国史旧闻(全四册)
5
树新义室笔谈
2
见闻札记
2
五杂组
1
Philosophy Bites Back
1
越縵堂讀書簡端記
7
鴨池夢痕
1
訓詁叢稿
1
周珏良文集
3
文选平点
1
黄永年先生编年事辑
23
敦煌·民族·语言
1
绝域与绝学
1
中国中世语法史研究
2
宋元以來俗字譜
1
异域与新学
1
The Manchurian Myth
2
中国青春文学年选
2
教我如何不想她
1
宾退录
1
晚明文学思潮研究
2
蒙求注释
1
世载堂杂忆
1
金波涌处晓云开
1
满汉异域录校注
1
早期中华帝国的贵族家庭
2
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
7
郁达夫诗词笺注
1
Forgotten Ally
2
读曲小记
2
周汝昌红楼梦考证失误
1
揭开雍正皇帝隐秘的面纱
5
近代中国史学十论
1
读史的智慧
1
谈艺录(补订重排本)
1
阳湖文派研究
6
中国现代民俗学检讨
2
黄时鉴文集(全三册)
8
萇楚齋隨筆 續筆 三筆 四筆 五筆
11
Orientalism
1
金陵生小言
6
钱钟书 杨绛研究资料集
4
钱锺书英文文集
1
骨董琐记
6
学术的年轮
7
中国古代文体形态研究
10
语文学论集(增补本)
7
终南山的变容
5
The Red Thread
1
魏晋南北朝诗歌史述
3
学林漫录·二集
1
宋代志怪传奇叙录
1
啸亭杂录
10
They Never Said It
4
寓圃杂记 谷山笔麈
5
中国古代标点符号发展史
4
晚明小品研究
19
古诗文词义训释十四讲
19
蒲寿庚考
19
晚清西方地理学在中国
14
邯郸记
1
尼采思想传记
1
中国传奇小说
1
十驾斋养新录
3
武士与将军
2
墐户录
5
学林漫录(初集)
11
袁宏道集箋校(全三冊)
1
宫崎市定论文选集(两册)
15
访古学诗万里行
7
二战期间日本外交内幕
5
文史探微
10
米德尔马契
1
未盡的才情
5
近代学人与中西交通史研究
3
北京:城与人
3
毛澤東的中國及其後
9
清诗史(上下)
3
写在人生边上 写在人生边上的边上 石语
1
体国经野之道
7
吴宓日记-第5册(1930-1933)
2
韩非子评论与友人论张江陵
2
權力的毛細管作用
12
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史论著选译 第七卷 思想宗教
3
篱槿堂自叙
5
愉快的思
1
史传通说
2
近代中国的史家与史学
1
历史科学中两条道路的斗争
7
权势转移
6
裂变中的传承
1
夏济安日记
7
职方外纪校释
7
现代汉语词汇的形成
8
中国历史地理概述
3
励耘书屋问学记
7
蒿庐问学记
5
上学记
10
分析的时代
7
学苑零拾
8
我的留学记
12
师门问学录
16
东风与西风
1
东洋史说苑
14
子午山孩
2
香祖笔记
1
《读书》十年(三)
4
书斋闲话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