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赫斯谈话录 (38) 更多

  • 第384页
    散步时,餐桌上,闲谈中,这位失明者的声音始终如一,清醒或者恍惚若梦,就像卡尔德隆·德·拉·巴尔卡在《人生如梦》(La vida es sueño)中那样。他的声音以一词等同于宇宙,这个词的中心无所不在,无处为其边...
  • 第381页
    博尔赫斯口述的十四行诗,描述他能感知到的黄色光晕,描述他的渴望——渴望看到他的书,看到苍穹,看到一张脸。一个傍晚他来到了我的公寓,问我玛丽亚·儿玉的面容是什么样的,“因为她总是说,她的脸是丑陋的”...
  • 第379页
    那是1976年,就在那一年,《悲歌》作为卷首诗被收入博尔赫斯的新诗选《铁币》( La moneda de hierro)。诗人想要的“不可能的记忆”,是他母亲在她圣伊雷内的庄园瞩望清晨景色的记忆(那时她并不知道自己将以博...
  • 第376页
    博尔赫斯在他的失明深处是孤独的。他常对我说,尽管有许多朋友,他的命运还是回到几个常做的梦这些梦之间细节略有不同——然后在白天不完全地醒来。虽然对奉承者不耐烦,他在交谈中还是兴高采烈的。当一个陌生的...
  • 第374页
    在其作品和谈话中那位自相矛盾的博尔赫斯,实乃源出一人。印刷的书页和口头的表达,复合为一个实体在其自讽的绝妙寓言《博尔赫斯与我》(“ Borges y Yo")中,书本和传记辞典中呈现的博尔赫斯的公众形象,截然...
  • 第371页
    早在1877年佩特便断言:一切艺术都渴求着音乐之境,即纯粹的形式。“音乐展现了幸福、神话、饱经沧桑的面孔、一些霞光、一些地域;它努力向我们述说,它说到我们不该忽略的事物,或者它有些事物欲向我们倾吐;这不...
  • 第369页
    科法 (维特根斯坦)他声称哲学所面对的最大矛盾在于,一方面是与所想相符的所说,另一方面是一个人想说却不能说哲学家们在其职业困惑中努力说却说不成,于是只好展示。差别就存在于说与展示之间。 博尔赫斯 我认...
  • 第332页
    艺术一如科学,从崩溃的社会秩序中创造出一个有意义的、合乎自然法则的宇宙。
  • 第324页
    我记忆中满是古英语诗歌。古英语诗歌给我们的印象是:它们由勇敢而又单纯的人们创作和歌唱,或者更应该说是那些勇敢而又单纯的人们接受了这些诗歌。
  • 第318页
    希腊文中有一个好词 ephialtēs,意指“夜的精灵”。瞧,我每隔一夜就做一回噩梦。我时常为噩梦所困扰。我感到,如果我是位神学家——幸亏我不是——我就会找到赞美地狱的理由。悲伤是很常见的事,但是在我们悲伤...
  • 第311页
    还有一个由十七世纪的威尔金斯主教发明的好词,它太好,还从未有诗人敢于使用它: evenness(永远)。我曾经冒冒失失地用它作了我一首十四行诗的题目,因为evenness要比 eternity(永恒)好。它与德语中的 Ewigke...
  • 第263页
    里德 我很奇怪一比如你最近这段时间—你开始没完没了地出门旅行。而大多数人认为在生命的这个阶段,他们应该待在家里。 博尔赫斯 倘若我待在家里,我就得一遍遍地重复同一天的生活:而当我旅行时,一天就与另一天...
  • 第247页
    我们拿不准任何事。我们何必要对那些特殊的问题拿出肯定的看法?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神秘的宇宙里,每一件事都是一个谜。
  • 第241页
    也许你之所以这样理解这个词是由于当你说到 asombro时,你想到的是 sombra(阴影),这就像你说到 amazement(诧异)时你想到的是mae(迷宫)。但是 asombro会让你同时想到阴影和某种不可知的东西。
  • 第236页
    人们应该把读书当做幸福的事、快乐的事,我想强制性阅读是错误的。你们也许还可以说强制性爱情或强制性幸福也是错误的。人们应该为乐在其中而读书。我教了二十多年英国文学我总是对我的学生们说,如果一本书使你...
  • 第230页
    我想时间的间题是一个真正的问题。时间间题把自我间题包含在其中,因为说到底,何谓自我?自我即过去、现在,还有对于即将来临的时间、对于未来的预期。所以这两个不解之谜,正是哲学的基本内容,而我们很高兴它...
  • 第229页
    比如,我对匈牙利诗歌一无所知,但我肯定在匈牙利诗歌中我当然能够发现一个莎士比亚,一个但丁,一个修士路易斯·德·莱昂,因为美是普遍的。人们无时不在创造着美。我写了一首有关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诗,我把它题...
  • 第211页
    我信仰世界的神秘。当人们使用“神”这个词时,我就想起了萧伯纳的话。我不知我记得对不对,他说:“神在创造之中。”而我们就是创造者。神由我们而出。每当我们造就美,我们便创造着神。
  • 第209页
    我想,对一个诗人来说(有时我也这样自诩),万事万物呈现于他都是为了转化为诗歌。所以不幸并非真正的不幸。不幸是我们被賦予的一件工具,正如一把刀是一件工具一样,一切经验都应变为诗歌,而假如我们的确是诗...
  • 第198页
    读者 诗歌是“对生活的甜蜜的报复”吗? 博尔赫斯 我很难同意这种观点。我把诗歌看做生活最本质的部分。它怎么能与生活相对立?诗歌或许是生活最本质的部分。我并不觉得生活,或现实,在我之上或在我之外。我即是...
  • 第189页
    我以为当一位青年诗人第一次发现一位诗人时,他视这位诗人为诗歌面不是诗人,视这诗歌为一门需要至少经过数世纪的摸索才会被某人发现的艺术。这就是惠特曼给我的印象。我是说所有的人都曾一度是笨伯。如今我当然...
  • 第172页
    我命中注定要思考一切事物,一切经验,好像这一切的出现就是为了让我去运用它们来制造美。我知道我失败了,我还要一直失败下去,但这依然是我生存的惟一正当理由。继续体验事物,继续快乐,悲伤,茫然,困惑—一...
  • 第166页
    如果有的话,我把世界看作一个谜,这个谜之所以美丽就在于它的不可解。但是我当然认为世界需要一个谜。我对世界始终感到诧异。
  • 第148页
    我总是梦见我自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街角上,或在一间房子里,间颇为普通的房子,然后我就试着走向另一个街角或另一间房子,它们都和以前的一模一样。梦就这样做下去。于是我就会自言自语道:哦,这是一个迷...
  • 第146页
    我对美也有恐惧感。有时在阅读斯温伯恩、罗塞蒂、叶芝或华兹华斯的作品时,我会想到,哦,这太美了。我不配读我手上的这些诗。但我也感到恐惧。在动笔写作之前我总是想:我算什么呢?居然要写作?我对写作能知道...
  • 第92页
    卡维特 你书中的迷宫曲径和你所运用的奇特形式,这些东西的存在是出于艺术夸饰的需要呢,还是因为它们本身就具有生命? 博尔赫斯 都不对。我把它们看做是一些基本的符号、基本的象征。并不是我选择了它们,我只是...
  • 第87页
    卡维特 一个人在你的作品中能够马上发现的特点之一,就是你的作品里到处是迷宫、难题,甚至圈套。 博尔赫斯 哦,圈套。但是迷宫可以用一个事实来解释,即我生活在一个奇妙的世界上。我的意思是说,我始终被各种事...
  • 第84页
    我发现我是在逐渐失明,所以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沮丧的时刻。它像夏日的黄昏徐徐降临。那时我是国家图书馆馆长,我开始发现我被包围在没有文字的书籍之中。然后我朋友们的面孔消失了。然后我发现镜子里已空无一人。
  • 第49页
    但是我生活在记忆里。依我看一个诗人应该活在记忆里,因为说到底,何谓想象呢?我要说想象是由记忆和遗忘构成,它是这二者的交融。
  • 第42页
    一当我醒来,我总是觉得失望,因为我还活着,还是同一个愚蠢而又古老的游戏没完没了。我不得不做某个人,我不得不做得惟妙惟肖。我有某些义务,其中之一就是活过这一整天。这样,我就看到了伸展在我面前的整条道...
  • 第35页
    每一次我们重读一本书,这本书就与从前稍有不同,而我们自己也与从前稍有不同。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踏踏实实地依靠“过去”那个巨大的集市。我希望我能够继续寻找通向那个集市的道路,并将我对生命的切身体验投入...
  • 第34页
    每当我们想起什么,我们都稍微改变了我们的记忆。我想我们应该感谢整个过去,感谢人类历史,感谢所有的书籍,感谢所有的记忆,因为说到底,我们所拥有的只有过去,而过去则是一种信念。
  • 第30页
    我们可以用岛屿来打个比方。我看到岛屿的两端,这两端就是一首诗、一篇寓言的开头和结尾。仅此而已。而我不得不创造、制造两端之间的东西。这得由我来做。诗神缪斯——或者用一种更好、更幽暗的称呼,圣灵一所给...
  • 第25页
    布拉德雷认为时间从未流向我们。我们总是溯流而上。而未来转变或溶解为过去的时刻,就是此刻。目前只是未来变成过去的时刻。
  • 第25页
    所有航程中最艰难的航程,是那即将到来的航程;预感到这一点也是最艰难的事。
  • 第25页
    我读过一位英国牧师写的一本书,书中说天堂里有更多的愁苦。我相信这一点。我也希望如此。因为快乐毕竟是无法忍受的。我们会有片刻的快乐,但一种水恒的快乐却是无法想象的。不过我个人并不相信来世。我希望我有...
  • 第18页
    我的记忆主要是关于书籍的。事实上,我几乎记不清我自己的生活。我不记日子。尽管我知道我旅行过十七八个国家,可我说不清我先到过哪儿,后到过哪儿,我也没法告诉你们我在一个地方呆过多久。整个这一切就是地区...
  • 第15页
    一个诗人应当把所有的东西,甚至包括不幸,视为对他的馈赠。不幸、挫折、耻辱、失败,这都是我们的工具。我想你不会在高高兴兴的时候写出任何东西。幸福以其自身为目的。但是我们会犯错误,我们几乎每天夜里都要...

灰马酒店 (1)

  • 第135页
    “别胡说,”金吉儿信心十足地说道,“当你开始要谈论博大精深或者附庸风雅的话题时,那些最不可思议的理论都是由那些看上去最不可能的人,以极其严肃认真的态度提出并写下来的。我可以引述连篇累牍的这种废话给...

纯真博物馆 (13) 更多

  • 第397页
    我在心里感到的幸福还有一层意思是:从我痴迷地爱着却“无法得到”的人身上,掰下来即便是一个很小部分的幸福。
  • 第397页
    从我痴迷地爱着却“无法得到”的人身上,掰下来即便是一个很小部分的幸福。
  • 第267页
    但每走一步,我都感到自己在远离芙颂,心里有块东西在剥离。
  • 第213页
    我对她说,这些糟糕的日子总会过去的,除了两个儿子,我还想要三个长得像她的女儿。我们会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大家庭,我们会说笑着度过一生。我还告诉她,看见她神采奕奕的脸庞,听她说妙趣横生的话语,听见她...
  • 第194页
    “你也睡不着吗?”父亲轻声说。黑暗中我竟然没发现他躺在旁边的躺椅上。 我内疚地轻声回答道:“这阵子有些夜里睡不着。” 他和蔼地说:“别担心,会过去的。你还年轻。因为痛苦而失眠还太早,不用怕。但到了我...
  • 第167页
    流逝的时间,并没有像我向真主祈求的那样削弱我的记忆,减轻我的痛苦。每天我都希望第二天会更好,我能忘记她一点点,但到了第二天,我发现腹部的疼痛一点没改变,疼痛就像一盏长明的黑灯那样在继续让我的内心黯...
  • 第50页
    我喜欢电影院的阴凉和敬发着霉味的厚重氛围;喜欢听一两个电影爱好者的轻声交谈;喜欢看着厚重的天鹅绒幕布边上的阴影和黑暗角落沉浸在幻想里。马上就要见到芙颂的意识变成一种幸福从脑子的一角蔓延到我的整个灵魂。
  • 第154页
    有时我会一动不动地站在一个角落,倾听内心痛苦的涟漪。当房间里的钟表嘀嗒作响时,我的脑子会和分秒游戏来试图减轻自己的痛苦。
  • 第147页
    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将她拥入怀中时感到的安宁呢?人群里发出的不断在我脑海里萦绕的嘈杂声、乐曲的喧闹声、我以为是城市呻吟的无情噪音,原来只是远离她而产生的不安。就像只能在一个人的怀里才会停止啼哭的婴...
  • 第103页
    在这样的情况下,重要的不是我们的语言、态度、悲痛的真实和深切,而是我们和周围环境保持和诸的能力。有时我会想,人们之所以那么喜欢香烟,不是因为尼古丁的力量,面是在这个虚空和毫无意义的世界里,它能轻易...
  • 第76页
    其实任何人,在经历时,都不会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也许一些人在某些欣喜若狂的时刻能够真诚地想到或者说,此刻”他们正在经历一生中那个金色的时刻,但是他们依然会相信,他们将在以后经历比这...
  • 第75页
    “以后会怎么样?” 她看着我,她的眼神告诉我,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我的那些关于爱情和美丽的言语是无法搪塞她的,我现在的回答才是最重要的。 我无言以对。但现在,多年后当我回忆起那个时刻时我想起,那时感觉...
  • 第74页
    因为我是在芙颂之后说的,所以我那真实的爱情表白里渗透着一种安慰、礼貌和模仿。不仅如此,那个时刻,即使我爱她胜过她爱我(有可能这也是对的),但因为是芙颂先承认了爱情所发展到的这种可怕程度,所以是她输...

漫步东京 (5)

  • 第273页
    一张摄影作品的好坏,不在于使用多高级的镜头,或光影表现技术多好,重要的是摄影师与被摄体双方的关系如何。比起“计算机影像处理”,当然是“人脑影像处理”压倒性获胜,因为啊,若只是为了单纯的拍照,没必要...
  • 第271页
    说得骄傲一点,并不是摄影师拍下时代,而是时代催促着摄影师按下快门。
  • 第271页
    不必勉强通过摄影试图表达什么,因为城镇与巷道都清楚地说明了一切。况且照片这种东西,就是要拍得平凡无奇才有韵味。
  • 第245页
    太阳逐渐西沉了。有了你的陪伴,似乎能够继续散步下去直到终点吧。
  • 第197页
    安静而濡湿的柏油路面,好美,我不禁想踩上这条被雨淋湿的道路。散步时,还是与身边人共撑一把伞,感觉最好了。

第二性(合卷本) (3)

  • 第420页
    相反,女孩的性生活始终是在暗地里的;当她的性欲改变了,侵入到全身时,它的神秘就变得令人不安,她忍受骚动,像忍受可耻的疾病一样;骚动不是积极的,这是一种状态,甚至在想象中她也不能通过任何自主的决定,...
  • 第408页
    母亲更愿意向她们的女儿透露怀孕、分娩,甚至性关系的秘密,而不是月经的秘密;这是因为她们也害怕这种女性奴役,这种害怕反映了男性古老的神秘恐惧,她们又转移到后代。
  • 第388页
    在普里瓦,我相继爱过我父亲办公室里的所有头头。他们离开时,我从来没有极其难受,因为他们只是一个依托,用来确定我的爱情梦想罢了……晚上我唾觉时,我报复自已太年轻、太胆小。我细心地准备一切,毫不费力就...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5 26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