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白对《玻璃鞋(上下)》的笔记(1)

玻璃鞋(上下)
  • 书名: 玻璃鞋(上下)
  • 作者: 郑媛
  • 页数: 614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5-5
  • 某一章节

    当马国程接到司机从机场打来的电话后,他如实回报:「利先生,我派去机场的司机说,他没接到朱小姐。」马国程按掉手机,困惑地道。   台北那边打过电话通知,朱小姐将搭乘今天下午四点多的班机,预定一个多小时后,从台北飞抵香港机场,于是他早先已派了一名司机到机场接人。   马国程才刚说完话,手机又响起来--   怕是派到机场的司机已接到人,他赶紧接起电话:「喂?我Vincent--」   马国程听着电话,脸色转为凝肃。   利曜南沉着脸,等马国程把电话说完。   「接不到人就叫司机回来,我只给她一次机会!」马国程刚讲完电话,利曜南冷着声道。   事实上,他已经给过她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是那女人不知好歹,等到他的耐性用尽,他发誓,绝对不会再给她任何一次机会了!   即使他牵挂着她--   他承认他的牵挂,所以他一再违背自己的原则,一再给她机会。   但她绝不可能一直利用他的牵挂,来牵制他,让他心软!   「不是的,利先生……」马国程握着手机,还来不及按掉通话,他脸色异样地抬头对利曜南道:「朱家打来的电话说,三个小时前朱小姐搭车到机场时,突然开始流血不止……现在已经送进医院。」   利曜南面无表情地瞪着马国程。   「医生说,是血崩。到现在为止,血一直无法止住……很可能有生命危险。」马国程惨白着脸把话说完。   然后他看到,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利曜南,生平第一次--   脸上出现恐惧的表情。   txt  txt  txt  txt  txt  txt  txt  txt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在医院里,欣桐的身边除了玉嫂,没有任何人陪伴她。   玉嫂一直不能停止哭泣,欣桐想安慰她,身体却抽不出一丝力气……   就在她决定放弃、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看到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地冲进病房……   「孙少爷!」看到利曜南,玉嫂哭的更凶。   本来是要求孙少爷回来看老爷的,但现在却变成……玉嫂的心在绞痛。   「为什么会这样?」利曜南面无表情地问。   他瞪着躺在病床上,薄弱得像一抹白色影子的她。   她就像累了一样闭眼休息,那张苍白透明的脸孔看起来很平静……   利曜南两条腿就像生了根,胶着在病房门口。   「孙小姐搭车到机场的时候还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才刚排到位子知道当天可以上飞机的时候,孙小姐忽然站起来,然后就-她突然就--」玉嫂哽咽的厉害,无法完整描述当时的情况。   「曜南……」   病床上,欣桐慢慢张开双眼,终于挤出一丝力气,微弱地呼唤他。   利曜南震了一下,然后他生根的双脚终于能移动。他一步一步,如临深渊地走近她的病床边,蹲踞在她的床畔……   瞪着她惨白如薄纸的脸孔,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她薄弱的呼吸已经断断续续,似乎随时会与这个世界的气息失去连系……   这一瞬间,他胸口深处尖锐的痛楚,渐渐扩散,成为湖海般的汪洋。   看到他,笑容慢慢在欣桐苍白的脸上绽放,即使憔悴,仍然有着温柔的甘甜。   利曜南不知道自己正在跟着微笑,但他的笑容却干涩,然而他的笑容尽管再情不自禁,她也已不能辨识其中的分别。   「我……要先走了。」她微笑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轻诉。   「不会!妳不会走的!」他紧握她的手,牢牢的紧握着她。   终于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他眼中那深浓的依恋。   她心满意足地笑了。   然后渐渐的,他感觉到她正在松手……   他用力握紧着、握紧着!他不肯放手,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根本是他不肯放手--   但她微薄的力气已经耗尽,终于要化为烟尘消失在他存在的世界……   利曜南看到她最后一眼。   那一眼没有怨对、没有遗憾、只有深深浓浓的爱、还有依依不舍的情……   那是最后一眼了。   她始终微笑看着他,然后咽下了这一生的最后一口气。   利曜南僵化在病床边。   这一刻,彻头彻脚,他全身的血液凝结成了寒冰。   等到马国程气喘吁吁跑进病房的时候……   他看到欣桐平静地躺在病床上,就像睡着了一般安详,她的嘴角甚至还留有淡淡的笑容……   但她已经不再呼吸了。   马国程扭动僵硬的颈子,慢慢转过头去看利曜南……   他看到利曜南没有表情的脸孔上,正在迅速地、漫流不止地,爬满泪水。   总有一天,你也一定会找到一个你真心深爱的女人。   而如果真有那个时候,一定会让我感到很伤心、很伤心……   我一定会伤心的,连心都碎掉。   利曜南一直记得她的话。   她的话撼动了他沉睡的感情,震动了他的灵魂!   然而她却在他清醒的这个时候离开--   永远的离开他!   「醒过来……」他起先是喃喃自语。然后,他突然像发疯了一般,疯狂地摇撼着欣桐慢慢冰凉的身体--   「醒过来!我叫妳醒过来--妳听到了没有?!妳醒过来--」   「孙少爷!」   「利先生!」   玉嫂跟马国程同时抓住激动的他,两个人的力气却无法制止利曜南的疯狂-   医师和护士冲过来,几个人也抓不住他,直到他被打了一针麻醉剂……   利曜南的脸上布满泪水,他的冷静已经荡然无存……   其实这个问题应该改成:每一个人在这一生中,是否都合。遇到一个自己深爱的人?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个人,却不一定是会与自己相爱的人……   直到现在,他终于相信在这世间,一定会有一个他深爱的女人……   然而,现在她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忏悔……   再也听不见他从内心嘶喊而出的那一句--   我爱妳。   真正的心痛已经结束。   但到底谁才会真正的心痛呢?是还生存在这世间上的爱人吧!   已死亡的人,就算心痛,那痛楚也已随死亡而湮没。   然而一个从女人死亡后,才开始觉醒的男人--   永恒的心痛,将从她死亡这刻开始,伴随着永远无法开口的爱……   跟随他一辈子。

    2014-03-11 17:29:20 回应

梁小白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