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一棵树啾对《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的笔记(32)

想成一棵树啾
想成一棵树啾 (“自然生远心,何必见千里。)

读过 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

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
  • 书名: 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
  • 作者: [英] 特蕾·伊格尔顿
  • 页数: 272
  • 出版社: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1987-8
  • 第4页 导言:文学是什么

    批评应该使艺术脱离神秘,关心文学作品的实际活动情况:文学不是伪宗教,不是心理学,不是社会学,而是一种特殊的语言组织。它有自己的组织规律、结构和手段(devices),应该研究这些事物本身,而不应该把它简化为其他事物。文学不是传达观念的媒介,不是社会现实的反映,也不是某种超越真理的体现;它是一种物质现实,我们可以像检查一部机器一样检查它的活动,文学不是由事物或者感情而是由词语制造的,因此将其视为作者的心灵表现是一种错误。

    2019-08-01 15:36:39 回应
  • 第4页

    形式主义关心语言结构而不关心一个人实际上说什么,忽视“内容”,将其视为形式的“动因”。

    《唐吉可德》与以之命名的人物无关,这个人物紧紧是集拢不同叙事技巧的手段。...手段包括声音、意象、节奏、句法、音步、韵脚、叙述技巧等。实际上它包含了文学的全部形式元素,这些元素的共同之处是,它们具有“疏离”(estranging)或“陌生”(defamilliarizing)效果。
    引自第4页

    它使普通语言“陌生化”,通过各种手段使之变形

    2019-08-01 15:57:33 回应
  • 第6页 导言
    形式主义者把文学语言视为对一种语言标准的一组偏离,即一种语言的扭曲;与我们一般使用的语言相比,文学是一种“特殊”语言。
    引自 导言
    2019-08-01 16:09:49 回应
  • 第7页

    对于形式主义者来说,“文学性”是由一种话语与另一种话语之间的区别性关系所产生的一种功能,他们一心想要定义的不是“文学”,而是“文学性”。——即语言的某些特殊用法

    2019-08-01 16:37:15 回应
  • 第9页
    文学是一种指涉自我的语言(self-referential language),即一种谈论自身的语言。
    引自第9页

    这一定义的问题是把文学定义为如何阅读的问题,而不是判定所写事物之本质的问题。

    2019-08-01 18:44:27 回应
  • 第14页
    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总是从自己的利害关系角度解释文学作品
    引自第14页

    一切文学作品都会别阅读他的时代社会所改写,不同的作品在不同的时代会被赋予不同的价值或者意义

    事实是公开的和无可怀疑的,价值则是一己的和无缘无故的。
    引自第14页
    2019-08-01 20:17:20 回应
  • 第15页
    酒店交谈当然也可以传递信息,但是在这类对话中突出的现象是一种语言学家称之为“纯粹交际性”的有利因素,即对交际行为本身的关心。 认为知识应该“免于价值判断”这种主张本身就是一个价值判断。 事实陈述毕竟还是陈述,它以一些可以怀疑的判断为其假定的前提……完全无为的陈述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的一切描述性陈述都在一个经常是隐形的价值范畴(valuecategories)网络中活动,没有这些范畴,我们彼此之间就会完全无话可说……利害关系并非只是危害我们知识的偏见,它构成我们知识的一部分。
    引自第15页
    2019-08-01 20:26:17 回应
  • 第16页 文学是什么
    我们可以不同意这一或那一看法,但是我们能那样做仅仅是因为我们分享某些“深层”的认识方式和评价方式。
    引自 文学是什么

    对其本质的判断上,我们遵循着同一套逻辑。

    给我们的事实陈述提供信息和基础的潜在价值观念结构是所谓“意识形态”的一部分。用“意识形态”约略地意谓我们所说的东西与我们居于其中的社会的权利结构和权力关系相联系的那些方面。
    引自 文学是什么

    我所说的‘意识形态’,并不是简单地指人们所具有的根深蒂固的、常常是无意识的信仰,我主要指那些感觉、评价、认识和信仰模式,它们与社会权利的维持和再生产有某种关系。
    引自 文学是什么

    没有“纯”文学批判解释这么一回事,难免和自己的价值判断、利害关系等相关。

    2019-08-01 20:36:28 回应
  • 第18页
    ...文学并不在昆虫存在的意义上存在,以及构成文学的价值判断具有历史可变性,而且揭示了这些价值判断本身与社会意识形态之间的联系密切。它们最终不仅涉及个人趣味,而且涉及某些社会集团赖以行使和维持其统治权力的假定。
    引自第18页
    2019-08-01 20:38:42 回应
  • 第22页 英国文学的兴起
    文学已经成为一种可以代替其他意识形态的完整的意识形态,而“想象”本身则成为一种政治力量... 然而,在这种文学激进主义之中,我们还可以察觉另一个我们更加熟悉的重音:对于想象所具有的独立自主性的强调... 如果想象的超越性成为对贫血的理性主义的挑战,那么它也可以为作者提供一个能够代替历史本身的舒适的绝对之物。这样一种与历史的分离的确体现了浪漫主义作家的实际处境。艺术像任何一样东西一样正在成为商品,而浪漫主义艺术家不过是一个渺小的商品生产者...
    引自 英国文学的兴起
    2019-08-02 15:50:14 回应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