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演繹法对《红楼梦》的笔记(3)

红楼梦
  • 书名: 红楼梦
  • 作者: [清] 曹雪芹 著/高鹗 续
  • 页数: 1606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1996-12
  • 第4页 第一回

    補天濟世之材,利物濟人之德

    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空空道人遂易名為情僧,改《石頭記》為《情僧錄》。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可知世上萬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須是了。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說什么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今宵紅燈帳底臥鴛鴦。金滿箱,銀滿箱,展眼乞丐人皆謗。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訓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強梁。擇膏梁,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一局輸贏料不真,香銷茶盡尚逡巡。欲知目下興衰兆,須問旁觀冷眼人。

    身后有余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

    當日寧國公與榮國公是一母同胞弟兄兩個。寧公居長,生了四個兒子。寧公死后,賈代化襲了官,也養了兩個兒子:長名賈敷,至八九歲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賈敬襲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愛燒丹煉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喚賈珍,因他父親一心想作神仙,把官倒讓他襲了。他父親又不肯回原籍來,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們胡羼。這位珍爺也倒生了一個兒子,今年才十六歲,名叫賈蓉。

    自榮公死后,長子賈代善襲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勛史侯家的小姐為妻,生了兩個兒子:長子賈赦,次子賈政。如今代善早已去世,太夫人尚在,長子賈赦襲著官,次子賈政

    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頭胎生的公子,名喚賈珠,十四歲進學,不到二十歲就娶了妻,生了子,一病死了。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這就奇了,不想后來又生了一位公子,說來更奇,一落胎胞,嘴里便銜下一塊五彩晶瑩的玉來,上面還有許多字跡,就取名叫作寶玉。

    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惡兩種,余者皆無大異。若大仁者,則應運而生﹔大惡者,則應劫而生。運生世治,劫生世危。

    天然一段風騷,全在眉梢﹔平生萬種情思,悉堆眼角。

    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怕讀文章。

    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

    黃花滿地,白柳橫坡。小橋通若耶之溪,曲徑接天台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籬落飄香﹔樹頭紅葉翩翻,疏林如畫。西風乍緊,初罷鶯啼﹔暖日當暄,又添蛩語。遙望東南,建几處依山之榭﹔縱觀西北,結三間臨水之軒。笙簧盈耳。別有幽情﹔羅綺穿林,倍添韻致。

    三春去后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

    “薛姨媽、寶釵、黛玉因何不見?”王夫人啟曰:“外眷無職,未敢擅入。”賈妃聽了,忙命快請。一時,薛姨媽等進來,欲行國禮,亦命免過,上前各敘闊別寒溫。

    (注:職稱很重要!職稱很重要!!職稱很重要!!!)

    賈妃垂帘行參等事。又隔帘含淚,謂其父曰:“田舍之家,雖齏鹽布帛,終能聚天倫之樂﹔今雖富貴已極,骨肉各方,然終無意趣!”

    漫搵英雄淚,相離處士家。謝慈悲,剃度在蓮台下。沒緣法,轉眼分離乍。赤條條,來去無牽挂。哪里討,煙蓑雨笠卷單行?一任俺,芒鞋破缽隨緣化!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扑繡帘。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手把花鋤出繡閨,忍踏落花來復去。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妍能几時,一朝飄泊難尋覓。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獨倚花鋤淚暗洒,洒上空枝見血痕。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愿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淨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2019-10-29 16:19:03 回应
  • 第977页 第二十八回

    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后,忘不了新愁與舊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滿喉,照不見菱花鏡里形容瘦。展不開的眉頭,捱不明的更漏。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

    憶菊蘅蕪君悵望西風抱悶思,蓼紅葦白斷腸時。空籬舊圃秋無跡,瘦月清霜夢有知。念念心隨歸雁遠,寥寥坐聽晚砧痴,誰憐為我黃花病?慰語重陽會有期。

    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淒涼!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綠。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淚燭。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連宵脈脈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不知風雨几時休,已教淚洒窗紗濕。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綠蓑江上秋聞笛,紅袖樓頭夜倚欄。博得嫦蛾應借問,緣何不使永團圓!

    勛業有光昭日月,功名無間及兒孫。

    只恐夜深花睡去。

    開到荼縻花事了。

    莫怨東風當自嗟。

    桃桃紅又是一年春。

    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賓服,八方寧靜,千載百載,不用武備。咱們雖一戲一笑,也該稱頌,方不負坐享升平了。(注:太平盛世代言人)

    深閨有奇女,絕世空珠翠。情痴苦淚多,未習顏憔悴。哀哉千秋魂,薄命無二致。嗟彼桑間人,好丑非其類。

    揉碎桃花紅滿地,玉山傾倒再難扶。

    花解憐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風吹透。風透湘帘花滿庭,庭前春色倍傷情。閑苔院落門空掩,斜日欄杆人自憑。憑欄人向東風泣,茜裙偷傍桃花立。桃花桃葉亂紛紛,花綻新紅葉凝碧。

    花之顏色人之淚,若將人淚比桃花,淚自長流花自媚。淚眼觀花淚易干,淚干春盡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飛人倦易黃昏。一聲杜宇春歸盡,寂寞帘櫳空月痕!

    黛玉的《唐多令》:

    粉墮百花州,香殘燕子樓。一團團逐對成球。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拾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臨江仙》道是: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卷得均勻。蜂團蝶陣亂紛紛。几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頻借力,送我上青云!

    空剩雪霜痕。階露團朝菌,

    庭煙斂夕棔。秋湍瀉石髓,

    窗燈焰已昏。寒塘渡鶴影,

    寶玉又恐她們去告舌,恨得只瞪著她們,看已去遠,方指著恨道:“奇怪,奇怪!怎么這些人,只一嫁了漢子,染了男人的氣味,就這樣混賬起來,比男人更可殺了!”

    繡鞍有淚春愁重,鐵甲無聲夜氣涼。

    眉黛煙青,昨猶我畫﹔指環玉冷,今倩誰溫?鼎爐之剩藥猶存,襟淚之余痕尚漬。鏡分鸞別,愁開麝月之奩﹔梳化龍飛,哀折檀云之齒。委金鈿于草莽,拾翠匐于塵埃。樓空鳷鵲,徒懸七夕之針﹔帶斷鴛鴦,誰續五絲之縷?

    況乃金天屬節,白帝司時,孤衾有夢,空室無人。桐階月暗,芳魂與倩影同銷﹔蓉帳香殘,嬌喘共細言皆絕。連天衰草,豈獨蒹葭﹔ 匝地悲聲,無非蟋蟀。露苔晚砌,穿帘不度寒砧﹔雨荔秋垣,隔院希聞怨笛。芳名未泯,檐前鸚鵡猶呼﹔艷質將亡,檻外海棠預老。捉迷屏后,蓮瓣無聲﹔斗草庭前,蘭芽枉待。

    愛自己,尊若菩薩,窺他人,穢如糞土﹔外具花柳之姿,內秉風雷之性。

    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譬如好木,太要做玲瓏剔透,本質就不堅了

    黛玉道:“琴者,禁也。古人制下,原以治身,涵養性情,抑其淫蕩,去其奢侈。若要撫琴,必擇靜室高齋,或在層樓的上頭,在林石的里面,或是山巔上,或是水涯上。再遇著那天地清和的時候,風清月朗,焚香靜坐,心不外想,氣血和平,才能與神合靈,與道合妙。所以古人說‘知音難遇’,若無知音,寧可獨對著那清風明月,蒼松怪石,野猿老鶴,撫弄一番,以寄興趣,方為不負了這琴。

    風蕭蕭兮秋氣深,美人千里兮獨沉吟。望故鄉兮何處,倚欄杆兮涕沾襟。山迢迢兮水長,照軒窗兮明月光。耿耿不寐兮銀河渺茫,羅衫怯怯兮風露涼。

    人生斯世兮如輕塵,天上人間兮感夙因。感夙因兮不可惙,素心如何天上月。

    大造本無方,云何是應住。既從空中來,應向空中去。

    亭亭玉樹臨風立,冉冉香蓮帶露開。

    2019-10-29 16:39:18 回应
  • 第3526页 第九十二回

    “《樂記》上說的是:‘情動于中,故形于聲。聲成文,謂之音。’所以知聲、知音、知樂,有許多講究。聲音之原,不可不察。詩詞一道,但能傳情,不能入骨,自后想要講究講究音律。”

    寶玉是從來沒有經過這大風浪的,心下只知安樂、不知憂患的人,如今碰來碰去都是哭泣的事,所以他竟比傻子尤甚,見人哭他就哭。

    賈政最循規矩,在倫常上也講究的,執手分別后,自己先騎馬趕至城外,舉酒送行,又叮嚀了好些國家軫恤勛臣,力圖報稱的話。賈赦等揮淚分頭而別。

    大凡一個人,有也罷,沒也罷,總要受得富貴,耐得貧賤才好。你寶姐姐生來是個大方的人。頭里她家這樣好,她也一點兒不驕傲,后來她家壞了事,她也是舒舒坦坦的。

    世人都把那淫欲之事當作‘情’字,所以作出傷風敗化的事來,還自謂風月多情,無關緊要。不知‘情’之一字,喜怒哀樂未發之時,便是個性﹔喜怒哀樂已發,便是情了。至于你我這個情,正是未發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樣。欲待發泄出來,這情就不為真情了。

    據你說人品根柢,又是什么古聖賢,你可知古聖賢說過‘不失其赤子之心’。那赤子有什么好處?不過是無知、無識、無貪、無忌。我們生來已陷溺在貪、嗔、痴、愛中,猶如污泥一般,怎么能跳出這般塵網?如今才曉得‘聚散浮生’四字...

    看官聽說:雖然事有前定,無可奈何。但孽子孤臣,義夫節婦,這“不得已”三字也不是一概推委得的。

    千古艱難惟一死,傷心豈獨息夫人!

    凡是情思纏綿的,那結果就不可問了。

    “果然是敷衍荒唐!不但作者不知,抄者不知,并閱者也不知。不過游戲筆墨,陶情適性而已!”

    說到辛酸處,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笑世人痴!

    2019-10-29 16:46:03 回应

冷漠演繹法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911条 )

人间失格
2
冷暴力
4
非暴力沟通
2
邮差总按两遍铃
2
罪与罚
1
雕塑的语言
9
我爱你,你却只爱自己
5
梦的解析
5
错不在我
3
排版的风格
3
隋唐演义
5
郁达夫散文集
5
翡冷翠的一夜
1
家庭的故事
2
追忆逝水年华(精华本)
4
斯宾诺莎书信集
3
玫瑰的名字
2
自由的文化
9
古韵
1
原來,古羅馬人這樣過日子
6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6
繁花
2
Meditation
1
乡村医生
1
忧郁的热带
14
倫理學
8
园冶图说
9
文化不是味精
3
文化不是味精
1
里尔克散文
6
不妥
2
冰雪紀行
2
济慈诗选
20
遍地风流
1
聶魯達雙情詩
26
希克梅特诗选
25
我的名字叫红
4
红发女人
2
纯真博物馆
6
伊斯坦布尔
10
回望
3
够一梦
13
面纱
1
为何一切尚未消失?
7
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
1
福柯 / 布朗肖
5
香水
2
常识与通识
5
现代雕塑的变迁
5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3
水印
3
脱腔
9
闲话闲说
4
棋王·树王·孩子王
4
威尼斯日记
3
Winds Howl Through the Mansions
2
紙夢
2
迷失者的寓言
3
語義和營養
5
致D
4
日軍慰安婦內幕
5
夜間飛行
5
红高粱家族
3
電影美學
8
技术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
3
门萨的娼妓
1
守夜
18
漫游者寄宿所
13
爱你就像爱生命
2
伪美骗局
3
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
8
图像与花朵
16
勃朗宁夫妇爱情诗选
14
巴托比症候群
6
我有一個戀愛
2
生如夏花
5
美学与性别冲突
4
谈美
5
无聊的魅力
10
蒙田哲言錄
8
自我的追尋
13
1984
3
看不見的城市
9
暗店街
3
呼兰河传
2
巨大的謎語
8
庆祝无意义
2
3
罗生门
4
乌合之众
14
碧娜 鮑許 - 舞蹈 劇場 新美學
6
愛的藝術
9
陈寅恪的最后20年
7
尼采遗稿选
20
女宾
7
紀伯倫的詩
22
恋人絮语
39
記憶看見我
3
里尔克抒情诗选
26
生来如此
32
动物庄园
4
過於喧囂的孤獨
10
阿尼阿拉号
13
搭车去柏林
2
老舍之死
2
聶魯達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16
中国文化的命运
1
廣場
5
情人
4
異鄉人
5
鼠疫
12
诗人在纽约
1
旅行的艺术
8
论诱惑
19
白鹿原
1
美国
5
我的脑中有个洞
5
在华五十年
15
蒙古帝国
11
俳句的魅力
13
钓大鱼
1
柳如是
9
巴黎的忧郁
11
前车可鉴
2
诗人生活
17
波希米亚
13
访问历史
2
哀悼日記
12